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06-27

生命這樣瑣碎6。



1.
有時候我會覺得:揮霍健康也不過就是這一年的事情,雖然可能會付出要休養好幾年才會(或者不會)復原的代價,但有何不可呢?

有人說為了工作犧牲健康人生會遺憾,但反正人生遺憾的事情那麼多,我可以選擇不要去感覺遺憾。

從今天起我要在夜深人靜時書寫,請不要跟我嘮叨熬夜的壞處之類的,尤其是,如果大家對於時程都有相同的期待的話。


2.
即將出版的書,對我來說是一種對過去五年時光的紀念,因此我不會把自己人生的故事說成是一種創作。

那都是很瑣碎的細語罷了。

可是我知道對於絕大部分想要買書的讀者來說,我人生的某部分經歷和他們人生的某部分想望是交疊的。也就是說,那些讀者也許不會覺得我把一場旅行描寫的很好,文筆粗糙、內容不圓滿、沒有遼闊的格局和精緻的敘述等等,但他們可以在一篇篇很容易吞嚥的、喃喃自語式的短篇日記中找到自己對生命的熱情。

所以有很多人願意買書,而我的書只賣這樣的人。也因為這樣,書本的內容在某方面來說,就只有這樣的水準而已。

不然,我早就投給出版社了,何苦自己瞎忙呢?


3.
不算低調但也沒有鋪張慶祝,就送走了自己所謂的二十幾歲。當然那不過是數字上的差別而已,28歲時,我已經開始感嘆歲月流逝,也畏懼青春無敵,30歲這樣的感受不會減弱倒也不至增強。

唯一不同的是,生日那天早上我在半夢半醒間忽然得到一個靈感:這些年我對未來的害怕不在於世事無常而我不知道自己該往何處去,而是到底能不能成為自己想要的自己;這些年我在愛情的追求也不是找到一個人過兩個人的生活,而是心裡的那個人是不是也把自己當作心裡的那個人。

所以還是有所長大,至少不再害怕未知,也不會盲目的想擺脫孤獨。


4.
可是啊,長大只是一個說法,另一個說法是學會放下。


2010.06.27。

2 則留言:

hisnyu 提到...

...這些年我對未來的害怕不在於世事無常而我不知道自己該往何處去,而是到底能不能成為自己想要的自己;這些年我在愛情的追求也不是找到一個人過兩個人的生活,而是心裡的那個人是不是也把自己當作心裡的那個人...

同感......

碧珠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