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03-22

生命這樣瑣碎4。



清晨自己一個人走到三總的急診室,周日的清晨,街道還恍恍惚惚沒有清醒。從我家到醫院的路上,曾經荒廢的大宅院建好一座灰色有著大片玻璃窗的房子,以前每次買早餐經過,我都會幻想自己如果在台北市有這樣一座圍牆內破敗的平房,和著綠蔭,多美好?

躺在病床上很難睡得著,打了第一管針,一個小時過去了抽痛還沒過去,於是醫生下令再一管。我看到旁邊病床上的病人都有陪,忽然就掉下眼淚,並且想到螞蟻。

親愛的螞蟻我真的很少跟妳說妳離開台灣以後我有多想念妳,像是生理期間多麼不舒服只好躺在床上一兩天、得一個人走到三總急診室吊點滴、或是情人節聖誕節時都乖乖待在家吃泡麵,沒有男人在台北這樣過日子對我而言並不難,可是我還是很想念有妳在旁邊,雖然大部分的時候我也很少聽妳的話好好保養自己的身體。

大概是從妳結婚後我就沒有意願參加女生朋友的婚禮,我覺得沒能在婚禮上祝福妳是一種人生的遺憾。但坦白說我也懷意過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很真心地的祝福,在妳結婚之初,沒有人看好妳們,在妳結婚之後,卻是我自己覺得任何幸福對我來說都有點刺眼,我真心為妳高興,可是我也為妳不能再陪我而難過。

但是人生莫約就是這樣,我們都在長大,再多有緣份充氣量也只能一起走上一段而已。如今妳已經完全全不同了,我覺得自己還在原地打轉,早就忘記當初留在德國的決定,那時候我以為自己才是飛出去的那個。

那天陪我去買背包,妳一路陪著我收拾各種旅程的行李,妳也覺得我變了許多,我也覺得自己的人生越來越出乎意料,但是究竟我想要變成甚麼樣子,我自己也不知道啊。

我很希望自己有勇氣做妳現在做的事情,如果這樣,也許我會快樂許多。


2010.03.21。

2 則留言:

Arthur 提到...

記得妳提過五月會回台北, 有榮幸邀妳一起喝杯咖啡嗎?

等妳的消息囉:

arthurlee_960@yahoo.com.tw

ant 提到...

這是很久很久以後的回應...

這些年看著你收行李的樣子,
已經讓人不再那麼擔心了。

我一直都希望你能過很幸福,
不過,現在覺得安定也是很重要,
只要任何一段感情能讓你覺得心裡安定,
我都為你感到高興。

有時候,
很懷念以前在台灣在德國,
我們一起下廚的生活。
我記得有一次,
在你公館的家,我們各據一個房間上網,
突然msn出現,你問我晚餐要吃什麼...
然後,我們大笑的場景。

直到現在,
我每一想起在德國那三個月,
上課,旅行,下課趕回家煮飯,找房子,
能跟你一起在異國生活一段,
真的夠我懷念一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