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0的文章

生命這樣瑣碎4。

清晨自己一個人走到三總的急診室,周日的清晨,街道還恍恍惚惚沒有清醒。從我家到醫院的路上,曾經荒廢的大宅院建好一座灰色有著大片玻璃窗的房子,以前每次買早餐經過,我都會幻想自己如果在台北市有這樣一座圍牆內破敗的平房,和著綠蔭,多美好?

躺在病床上很難睡得著,打了第一管針,一個小時過去了抽痛還沒過去,於是醫生下令再一管。我看到旁邊病床上的病人都有陪,忽然就掉下眼淚,並且想到螞蟻。

親愛的螞蟻我真的很少跟妳說妳離開台灣以後我有多想念妳,像是生理期間多麼不舒服只好躺在床上一兩天、得一個人走到三總急診室吊點滴、或是情人節聖誕節時都乖乖待在家吃泡麵,沒有男人在台北這樣過日子對我而言並不難,可是我還是很想念有妳在旁邊,雖然大部分的時候我也很少聽妳的話好好保養自己的身體。

大概是從妳結婚後我就沒有意願參加女生朋友的婚禮,我覺得沒能在婚禮上祝福妳是一種人生的遺憾。但坦白說我也懷意過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很真心地的祝福,在妳結婚之初,沒有人看好妳們,在妳結婚之後,卻是我自己覺得任何幸福對我來說都有點刺眼,我真心為妳高興,可是我也為妳不能再陪我而難過。

但是人生莫約就是這樣,我們都在長大,再多有緣份充氣量也只能一起走上一段而已。如今妳已經完全全不同了,我覺得自己還在原地打轉,早就忘記當初留在德國的決定,那時候我以為自己才是飛出去的那個。

那天陪我去買背包,妳一路陪著我收拾各種旅程的行李,妳也覺得我變了許多,我也覺得自己的人生越來越出乎意料,但是究竟我想要變成甚麼樣子,我自己也不知道啊。

我很希望自己有勇氣做妳現在做的事情,如果這樣,也許我會快樂許多。


2010.03.21。

一個美好的選擇。

最新消息:

目前募款任務10000已經達成,感謝大家的支持,如果願意的話請把地址寄給我喔。另,雖然達成了目標還是可以繼續捐款,我也還是會寄明信片的。:)


爹最近開了一個部落格,叫做「願每一個孩子都被疼愛」,他說在小學教育路上30年,置身孩子的世界,冀求的是孩子每一天上學,他們的世界都向前走一步。

而我呢,我的世界很幸運地一直在往前走,所以我希望也可以藉由兒福聯盟的這個活動幫助至少一個孩子,讓他知道有很多人願意支持她/他往前走。我訂了10000元的目標,但其實有點擔心最近部落格十分潦倒,不知道能不能達成?不過反正就希望看到的大家能夠一起幫我達成目標,不一定要捐很多,100元也很好喔。捐款500元以上請來信告訴我,我會從尼泊爾或德國寄一張自製的明信片給你喔。

4.10之前捐款者可以得到下列明信片之一,這是用男人的照片做的,這次一組只有六張,背面有這樣的字樣:

後來我發現:沒有一趟旅途會是完美的,然我也不想再回頭修補了,因為新的召喚已經到來,而前方還有這麼多路要走。








也開放購買,想買的人連運費120元共六張。不過請在星期五晚上前告訴我。

5.5之前捐款者我則會從德國寄。之後就等我回台灣再說。

再次希望大家幫忙,大家不一定要把錢捐到已經很多有很多捐款的慈濟啊。


2010.03.17。

如果真有桃花源。

陽朔西街的遊客儘管多,邀妳去搭船、坐熱氣球和看劉三姐的女人們就更多了,於是從西街頭走到西街尾需要堅強的意志力,就是得吃了鐵秤了心的不被任何一個雙手揮舞照片的掮客們擋下來。

才剛從桂林搭車到陽朔的我們,一抵達就想走,從上海搭30小個小時的火車來這裡,可不是為了看更多人哪。於是我決心彌補這個錯誤,建議男人搭船逆流而上到古鎮興坪好了,「然後我們可以順著江走會這裡喔。」男人一臉茫然地問我那裏是興坪?我掏出人民幣翻到背面:「就是這裡,連美國總統柯林頓來中國時還特地來這裡呢!」

忽然間興坪就閃閃發光了。

於是我們費了一個小時又15分鐘殺價,把大約兩個小時的船程從一個人380元的特惠價殺到兩個人150元的流血價,搭著龍舟往興坪出發。




唐代詩人韓愈是這樣形容灕江:將做靑羅帶,山如碧玉簪。

無論順流逆流,灕江的桂林-陽朔一段,有百里畫廊之稱,途中會經過有著各種美麗名字的群峰側壁,本來前兩天陰雨綿綿,我想會有電影裡小喬獨自乘筏駛向赤壁的朦朧淒美,沒想到今個兒是大晴天,沒有霧氣顯不出浪漫,可是藍天白雲下青峰倒映水面,倒也很難讓人停下快門。

只是灕江恐怕是中國最繁忙的幾個河道之一,江面上遊船來來往往,汽笛聲都沒停過呢。

船伕把我們載到興坪對岸的小碼頭就停住了,他說按規定這種小船不能靠興坪的岸,我們只好下了船。天色已經近黃昏,這岸除了幾間殘破的房子放眼望去盡是竹林,考慮了一下,想乾脆就地紮營算了。

我們背著背包往竹林走去想找個好地點,卻意外發現一幢台灣鄉下常見的「農舍」,籬笆圍牆下掛著牌子寫著綠沙洲,在中國旅行,成千上萬的農家樂真是在鄉間旅行最溫暖的去處啊。我們走進去,老闆小陳說還有間房。


嘩!這是我旅行這麼久以來看過最棒的房間,一個晚上只有六十元人民幣。而房間看出去是這樣的風景:



在興坪的第一晚,我們就在對岸這個不知名的村落悠哉的過了,男人還幫老闆修好了無線網路,老闆開心地弄了灕江最有名的啤酒魚給我們吃。



隔天中午我們搭船到興坪古鎮,有1730多的歷史,因為在丘陵地上,有點兒斜坡,古鎮的風華已經破敗,舖著石板路的老街就類似九份或是平溪老街,賣著懷舊的商品和桂林當地特產的點心,因為得搭船送來,所以比較貴。

下午遊客多了,我們開始不耐煩,逃避式的爬上岸邊的老寨山,一路爬到最頂端。山勢陡峭,石灰岩地形可沒甚麼山坡路好走,氣喘吁吁的爬到山頂,卻意外的發現山頂已經有幾組人馬架好腳架,原來這兒還是…

「蛋捲兒二手書市」。

之前說要賣書,剛好看到這個版面,就特地開一個部落格套上去。很是可愛啊,「蛋捲兒二手書市」於是就正式開張了,會不定期推出二手書訊息,請大家加入追蹤並且捧場。(跪求)

雖名為蛋捲兒二手書市,不過正考慮規劃也讓大家一起來賣書/換書,還在考慮中,意者可以寫信來討論。

現在就來去書市看看吧→


2010.03.09,不知道最後會不會變成施巴或德國世家的代購平台?

生命這樣瑣碎3。

最近我一直老是遇到想收東西時,櫃子打開不夠放的煩惱。

我記得剛搬到公寓第一天,30個鞋盒就佔掉兩個儲物櫃,(至於小鞋櫃早就擺滿了。)比較讓人吃驚的部分絕非鞋子太多,而是鞋子逐年減少。倒也不是不買鞋子了,可是沒理由大學時買的299粉紅色娃娃鞋都快30歲了還要硬留著,而且因為後來購買價格提高到平均2999左右後,就會考慮到,買哪一雙鞋才可以什麼衣服都配的上,而且一定要穿到覺得平均一天只有一塊錢才甘心。

也許是因為25歲以後我時常在丟舊鞋子,所以我才能夠越走越遠?

於是最近當我打開櫃子時,我總是在是不是應該要丟一些東西,例如初戀男友在北海道買回來披著紫色狐狸皮的Holly kitty,或是西藏買回來都沒有用過的藏箱盒,擺在窗台上都結蜘蛛網了。更不用說一些無用的包包。

不過這些東西都可以拿去給慈善單位義賣,唯獨讓我放心不下的,大概還是書。

我有將近一整套麥田歷史選書,買的時候一本多半超過350元,通常會是上下兩冊,碩士班的時候我總是毫不手軟的買,因為我覺得這樣才有歷史系教授的樣子。其實這些書圖書館都有,根本不需要花大錢,更何況中國人也都會跟著翻譯一套,售價可能才120元,還輕薄好攜帶。這些書只是證明妳曾經有這份真心罷了。

我還有許多絕版的誠品好讀。以前我覺得加入誠品會員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一年要買書一萬元,聽起來多有氣質。後來聽說學生只要3999加上學生證就可以辦卡了,後來誠品台大店只要你拿台大學生證就有九折。當然,更後來,有博客來七點九折還把書送府到家,誰還會在誠品買書?何況在誠品買書也不能證明有氣質,只能證明還沒有被經濟衰退打倒而已。

時報決定將克莉絲汀的偵探小說再度出版時,研究所同學邀我也買一套,價格超級便宜,書一次出版三本寄給你這樣。我想哪有這麼傻?既然妳都買一套我幹嘛還買,跟妳借就好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後來也陸陸續續買了十來本,算一算早就超過預售價格,還只有半套。

而這十來本,我已經鉅細靡遺的把犯罪細節和手法都背下來了,就像我熟知哈利波特所有的咒語一樣。

差不多跟我也曾經把張小嫻的愛情名言潛移默化全記在腦子裡,根本不用翻書抄裡面的句子就可以寫起來也有種抄襲的感覺。因為我一翻在翻。

不過,和最後一個台灣男孩談完戀愛後我就沒有在看過張小嫻的書,裡頭的句子我也淡忘了,雖然男孩不管從台灣德國俄羅斯來好像都是一樣,但我覺得環境變了,那些適合大部分華人男孩交往而來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