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02-23

希望一個時代有很多這樣的人。



子午的書我看了三、五次,沒有一次從頭讀到尾,我總是先看描述邊境的部分,然後再看他想像中的愛情故事,看他在俄羅斯的遭遇,看他寫土耳其的美好經歷、看他在中國如何和中國人對話。我擅自把他的旅程分成好幾段,才不會老覺得他的旅程很偉大。

至於他是不是騎單車長征萬里這回事,倒不怎麼注意。

原先我想從波蘭戰地記者兼作家卡普欽斯基和其作品切入來介紹《直到路的盡頭》這本書,但子午自己寫好一篇,比我能夠寫出來的好太多,所以就算了。

19歲時我就看完希羅多德的《歷史》,沒有甚麼了不起,因為這是歷史系學生世界史書單上的第一本,聽說那時候張子午在單車環島;29歲時我在北京買下《帶著希羅多德去旅行》時,張子午又去中東騎腳踏車了。

我覺得重點不在於他的旅行,類似的旅程也許很罕見,但絕對還有更多人已經/正在或/即將完成過。可是子午是少數有能力把所見所聞記述下來的人。而一個時代裡總要有像希羅多德、卡普欽斯基或張子午這樣的作者,把自己的旅程記錄下來,很久以後就會變成某種文化交流的證據,否則身為歷史學者的我們就沒辦法證明不相干的兩種或好幾種世界之間,曾有過交集,有過微弱的火花。

至於在多的介紹我就不知道怎麼寫了。

然後附上我本來想給子午的回信。以下。


親愛的子午:

我好像曾經豪邁的答應你要寫一篇心得報告,但套句小眼說的,能幫你賣書有什麼了不起?(他說能幫他賣才了不起 XD)這是一本出版社願意砸大錢行銷的作品,封面上印有許多各類創作人的介紹,書還沒正式出道已經有許多知名部落客幫著推銷,倘若我還要寫什麼溢美之詞,那真的不過就是錦上添花罷了。

說來好笑,儘管我不看好自己,可是你卻莫名相信我能把這本書介紹到30歲的知性熟女市場,甚至你曾說過相當期待我的讀後感。你的信任讓我忍不住也想對你推心置腹:

要知道其實我這人很少看旅遊文學,而且不管哪個書種我從來不寫讀後感的啊。

很少看別人的旅行故事,是因為我老覺得這類書是給想去旅行卻遲遲沒有出發的人看的,已經上過幾次路的人,不會因為看了別人的旅程就去更改自己的行程表和路線圖;至於不寫讀後感,是因為對我而言閱讀是極為私密的事情,也許我為了其中的文字哭過笑過愛過恨過,卻絕對不想讓外人知道。

但最後我還是決定寫點什麼。因為呀,雖然我們認識的時間很短,見過幾次面而已,也不能跟你一起抽菸喝酒,但你,張子午,卻激勵我更有勇氣面對夢想。


2010.02.20,這樣大家都有打到廣告,照片是子午給我的。

2 則留言:

mia 提到...

我只是想說,雖然上過幾次路,但還是會因為美麗的照片而改變行程...^^"

Defo 提到...

我有點懷疑,妳真的有把這本書看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