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02-05

四合院裡一二事。



出了胡同,對我來說北京就是一片荒蕪。

在北京的日子除了陪爹娘蒐集各大景點兩星期和國家圖書館查資料的日子,大部分的時間我喜歡待在北京的老胡同裡,天天都到什煞海散步,吃同一家山西刀削麵館的麻醬麵,一點兒都不膩。

爹說自助旅行一趟,他發現年輕人所謂的自助旅行就是換個地方睡覺罷了,我在北京的時光的確有這麼點味道。畢竟在北京之前的蒙古和西安、在北京之後的青島、上海、桂林都很耗體力吶,何妨在北京稍做休息。

但選擇北京做棲息地的確有點怪,八月的北京熱又擠,圖個清淨的地方都挺難的,外邊的有來自大江南北各路人馬,有錢花錢的、沒錢討生活的、還有一群被北京的繁華現代的都市外貌嚇傻的外國觀光客。說唄,哪裡可以休息?



不巧北京還真有清幽的地方,老胡同裡的四合院,走進去就是世外桃源,這邊的廚房乾淨,價格貴上一點兒但是菜色漂亮;這兒的人高級些,大多是西方人嘛,百日維新五四運動文化大革命以來中國人老是覺得自個兒比不上洋人,所以還為了這些尊客們擋掉所有的「內地人」,因為怕吵怕偷怕髒怕亂,四合院的老闆是自個兒這樣形容內地人的。

四合院裡的住戶呢,台灣港澳的背包客在這裡大概最被討厭,我們佔個床位,連罐貴五元而已的啤酒都要從外邊帶,不過為了顯示祖國的寬容,客還是收了;一群北歐的年輕人在這兒可是賴了大半年,北京陽光普照,物價相對便宜,天天把酒言歡,好不快樂;一個英國男孩不時的出現,每次出現都打包人家吃不完的早點,原來他沒什麼錢還不想回家,教幾堂英文就回來住,否則就去睡免費的沙發,這般豁達還是讓人大開眼見。

還有哪,不知為何四合院裡十之八九住的始終是德國人,於是北京一個月下來我竟然講德語的時後比講中文多的多。但不免納悶:二十多個來學中文的學生,一星期上三堂課,一下課就回四合院窩著上網,這樣要怎麼學中文?

也不怪他們,北京城裡南腔北調,學了中原的漢語半把個月,賣車票的一連串安徽腔調,就把他們微薄的自信心打掉了。於是大夥兒還是待在四合院裡好,這裡看戲有人接送、去長城送到八達嶺入口、西安西寧西藏繳錢就有車票,連旅館都訂好了,這樣的貼心,讓人一到四合院就懶了。

不過即使住客們已經卯起來買啤酒喝,四合院的老闆還是說:「春節我和老婆去麗江一星期花了兩萬元,出來玩當然就是要吃最好的住最好的。但這些人雖然來自歐美,說多有錢,哼!街上隨便選個行人吃一餐都比吃的比他們一星期貴的多。」

欸,我忘了是誰說:中國人的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還資本主義,大概就是這回事吧。


2010.02.05。

4 則留言:

芭樂米 提到...

我計畫五月去。
這是比去羅馬尼亞還要確定的去。 :)

原來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福熊 提到...

蛋捲住在哪一間四合院民宿啊?
感覺挺有趣的,以後去可以參考一下:)

蛋捲 提到...

啊,米,妳一定會有很多感觸的。


然後我看不懂原來的留言。

這是北京最牛的青年旅館之一,住房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五,名叫紅燈籠,不過官方網站上只有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