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02-23

生命這樣瑣碎1。



離春天的腳步越近我的胃就越痛,雖然歐陸大雪紛飛,但四月的天氣誰也說不準,德國人總是說四月的天氣只有四月知道,也許一下飛機是白雪鋪地,也許就是百花齊綻,於是我又緊張起來,去年嚴重的過敏讓我意識到自己可以勇敢面對許多異想天開的未知困難,但假如經歷過了的死去活來就沒有勇氣再來一次。

甚麼時候再回柏林?差不多已經成為我最害怕的一個問題,比甚麼時候完成博士論文還要可怕的多。

第一次我開始認真考慮要解柏林那邊的租約。還記得當初搬過去的時候,自己精心布置的熱情,每天都期待天亮,想坐在撿來的躺椅上、坐在明亮的客廳裡,看太陽升起在落下。說來好笑,即使來自屏東,以前的女中還很三八地稱呼學生「陽光兒女」,但我從來沒有擁有過一間這樣陽光燦爛的房間。

這幾天我把在柏林的照片上傳到網路相簿,打從我到柏林就沒有甚麼柏林的照片,那是因為自己曾經很認真的把柏林當作是「我的城市」,我很老練的在這裡生活,在15人座的小戲院看電影、到跳蚤市場買家用品、生活在一條地鐵線上,還有,歐洲杯的時候我跟著德國人為足球過家隊哭哭笑笑的。

我是真的有很長一段時間一廂情願以為再怎樣的不順遂,柏林,總會是我第二個家。

然其實沒有,我怎樣也不能釋懷在這裡發生的所有不美好,我搬去的第一個月最常聽的曲子是艾薇兒的Nobody’s home,一、兩年後還是可以完美詮釋我在柏林生活的景況。

再過不久我就要滿30歲了,這個數字對而言不怎麼可怕,坦白說我對自己從20歲以來的人生也沒有遺憾,雖然無所成,但硬要說成轟轟烈烈倒也可以。可假如要說我還有甚麼不甘心之處,那大概就是沒辦法忘記自己20幾歲的青春、健康、自信,還有怎樣也不可能再回來的、對美好愛情的想望,竟然是在柏林一夕之間失掉的。




2010.02.21,最近我好喜歡這首歌,有種淡淡的無奈。

1 則留言:

ant 提到...

我一直好喜歡這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