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01-17

【歷史課】怎麼說中國近現代?



星期四早上在中研院近史所檔案館的演講,果然讓全所( 除了非常之大牌可以自己申請到大量中研院和國科會以外的研究經費 )的研究員和養的博士生們都齊聚一堂、甚至退休的國寶中國近代史研究專家張玉法先生都到了,大夥兒聚精會神,打算聆聽柏克萊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葉文心教授到底來幹嘛?暗忖不知道是甚麼重要的演講,讓中近史所黃克武所長連下五道金牌命令/懇求大家來。

這是一場與我無關的演說和討論。不過能夠爬到漢學世界的重鎮之一當到主管,葉文心教授果然不是省油的燈,以下先摘錄她演講的重點:

就中國近現代史的研究來說,西方漢學的研究重點或方式為:以史學方法入手,在歷史經歷和當代現象之間對話,以歷史詮釋做為表述方式,自北美及西方知識著手,詮釋中國歷史。

美國漢學基本上是以費正清的博士論文研究做為起點,( 然後從此就拿下漢學研究的半面江山,搞得大家研究中國現代史必須發表英文論文。) 費正清以鴉片戰爭做為起點,以中西交通為核心議題,旨在探討中國在世界扮演何種角色?以及中國文化和普世性文化的關聯。費正清以降的研究包括:

對十九世紀西歐政治所締造的世界秩序的考察:包括二戰時期東方之戰況、殖民力量在東南亞國家的退出、東南亞國家的民族運動等等;西方資本主義和東方社會主義之冷戰狀態。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之成立和中國共產黨在冷戰中的角色,且其時因為越戰的關係,使得西方人文主義開始尖銳反思現代秩序,左派和右派都有激烈的辯論;等東西冷戰結束後,蘇聯解體,中國轉型,研究轉向東亞國際組合變化,特別是中國和周邊國家的關係轉變。而由於美國和中東的對立,也使世界走向多元變化,使中國有新的可能性。

1960年代中國逐漸擺脫蘇聯控制,導致北美的左派失去理論基礎,卻促成北美的新左派和極右派合流。費正清的研究開使被徹底反省,他的「西方挑戰而中國回應之模式」遭到批判,認為這是為帝國主義粉飾。

新研究注重中西交通文化的交流。此學派將南京條約看做歐西近代國家和國際秩序在東亞取代明清朝貢體制的重要起點。兩造之所以有衝突,是源自兩個體系價值觀的不同。鴉片戰爭之後所有的改變,是中國被動走進國際組的第一步。(當然對中國人來說這還是一套掩飾是帝國主義入侵的說詞。)

有些學者則認為:滿人朝廷和儒家文化是一個高度內耗的組合:因為滿人朝廷是靠儒家系統統治漢人社會,故不敢西化,深怕此舉會削弱統治基礎;而漢人知識份子是依靠科舉制度進入統治體系,在害怕失去仕途情況下,多半不敢思變。

另一方面也從人口、社會、與生產力等新角度入手。怎麼說呢?人口成長和生產力之間的矛盾,是中國各王朝之所以有治與亂的循環,特別是明清人口的高度成長,導致中國政府無法應付西方的入侵。

這個角度把中國近現代史研究從通商口岸導引到對中國千年不變的內陸農村,包括家族秩序、宗教聚會、移民和剩餘勞動力等等。此角度開展了內地中國社會史的研究,並和中西通商之研究共同解釋近現代中國之問題。

而北美漢學界對於的三大農民宗教性群眾運動:早期祕密社會、太平天國、義和團格外有興趣,特別是義和團,被看作是對於中國農民的國家意識最具啟發性的運動。
上述研究基本上是為了解釋中國共產黨的特性?到底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的?還是國際的?前者必須認識傳統中國,後者則要和東歐和蘇聯作關聯比較。

但無論如何,知識的自主性和創造性,才是西方學者對於中國討論的關鍵問題。

不過自從九十年代以後,因為中國崛起和世局變化使得這些問題都喪失了時效性,至今,在過去五十年間,西方學院派的中國近代史,到底對後世研究有啥意義?如果西方研究中國史,是以過去參照對當前現象的理解或東西對話的話,西方人到底想知道甚麼?中國知識可以為西方知識界帶來怎樣的貢獻呢?

當然,對我們( 就是一群在近史所作中國近現代史研究的人) 更重要的是:在台灣進行中國近現代史研究,倘若要和英文研究對話,除了應當掌握西方人對於中國關注啥?更迫切的是了解自己又能夠有甚麼層次的自我表述?

九十年代以降,北美年輕的學者對於十八世紀的工業革命和現代化秩序進行批判,轉而對環保議題和人類永續發展有更多關注,反之則對於國家組織和現代文明開始懷疑,故研究重點在於從自然、平凡生活、無國界之角度,來談人文價值。

加上知識經濟隨著網路興起,於是對一個社會的評估,強調對軟實力的注意,例如一個社會的醫療、公益組織、教育等,取代傳統的經融貿易和富國強兵。

上述應用到史學上,指的是對於文明之間的互動、各社會內部的討論,如何安排人和人、和自然的關係,如何銜接過去經驗來展望世界,所以有更多細部研究,而非傳統的大一統、大國、大歷史的宏觀敘述。

北美的漢學界在這樣的趨勢,特別注意中國在全球化的格局中有何等特質?在全人類的未來生存中能夠扮演怎樣的角色?

最後,目前北美三、四十歲的學者已經大量使用數據化工具,習慣多媒體的使用,在力史學研究裡有更多圖像、音響,這和傳統的歷史相當不同。也更講究對空間之掌握,注意地圖,注意在空間裡頭能夠展示的人文圖像。而這類思維以逐漸帶動新一代漢學研究表述。

以上,是北美漢學界的發展和最新趨勢。



如果真的有人看到這邊,大概會好奇我怎麼會放上這一篇?因為我想說點關於漢學研究的事情,精確的說,是我想辯解在德國學習中國史的事情。但在這之前,我要藉這場小演說告訴各位不在漢學研究或歷史研究的各位,

在全球的漢學界,英文才是主要語言,而非中文。對台灣來說,最好的中國近現代史研究人員,都是從英美回來的,妳們不覺得這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情嗎?

諾,今天先到這邊,大家可以打個呵欠,改天繼續。(推眼鏡** )


2010.01.17。

2 則留言:

LAUREL 提到...

Dear 蛋卷姑娘,

妳說到我的疑問處了,因為是真的不明白這個現象。T_T所以就等妳明天解謎了。

Vicky 提到...

嗯....可不管是什麼界的研究主要語言幾乎都是英語啊....因為英語是國際語言也是最簡單的一種語言,要讓人知道你的研究在說什麼,讓最多人關注,好像沒有其他語言更有利於英語了,這是我最粗淺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