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9-12-05

後來,是如何在愛情裡自處的?



我一直覺得這是個難解的申論題,而自己始終沒有資格作答。

每次想就這道題寫點甚麼,就是寫了又停,然後擱著,很久以後我會打開檔案,看了那些不成文的句子,笑了/哭了,關上。感情的事情老是很讓人心煩,而我懷疑自己能夠把哪一篇回答繼續下去。

然最近我老想著,在一段關係裡,到底我是個怎樣的女孩?那些後來再也不見面的男人們,要是想到我,是溫柔還是暴烈?這莫約是我始終沒有繼續完成申論的原因,畢竟一段關係結束就結束了,離開的人怎麼想,與我何干?又何必費心思量。

不少人問我到底覺得自己是怎樣的女孩?我總是沒有猶豫的說就是那種不特別漂亮,但會被誤以為特別,所以招致些許搭訕的女孩。假如要我為自己在任何感情裡的表驗下一段評語,那我會說:像水,溫柔而堅強。

只是溫柔時常被女友們評成軟弱,是養壞男人胃口的惡習;堅強很容易被男人解讀頑冥不靈,於是他們寧可找一個聽話的女孩。兩手一攤,以為自己表現得宜,卻甚麼也留不住。可我的確始終像水,遇上怎樣的情境變成怎樣的形狀,這也不容易,但要是知道磨合如何痛楚,真寧願像水。

要像水,其實不容易。後來我發現,經歷過一些感情後,有些人變得更尖銳,有些人變得更隨意,有些人變得更易脆,有些人變得更堅強,有些人變得更開放,有些人變得更封閉,等等。人們在愛情裡會越還越看清楚自己,但每次的愛情還是讓人迷失,能夠清醒著愛著並不容易,像宿醉之後會頭痛一樣,痛的時候你會說下次不會再喝這麼多,但下一次,只要愛著就不會保留。

然也不是這麼傻,隨著年歲的增加,自己會知道自己在一段關係裡到底想要甚麼?十幾歲的時候,只要男孩子高高瘦瘦會打籃球會騎機車接送自己,好像就可以和他手牽手到天荒地老;二十幾歲的時候選男人好像選股票,心中總有一把尺和算盤,第一次見面就要把對方看得一清二楚,只怕以後日子過的不好;

然後,總有一天會渡過這樣那樣的壓力和焦慮,三十歲接近了,那種非得趕在年歲之前把自己嫁出去的堅持也不知何所謂了,自己心裡愛自己始終多一點,喜歡誰好像都有些目的,多半是為了讓自己在走到更遠的地方去。

這次回到柏林,還是冷冽,白晝越來越短依舊扼殺我的好心情,原以為真會感覺到自由,卻很無力,結束一段三年的關係很讓人感傷,從二十六到二十九,轉眼間曾以為人生最好的時光,也不過就這樣。

在這段關係裡,我學會委屈求全,也學會堅強獨立,兩種相互背離的特質,簡言之就是溫柔而堅強。想來會懷抱這樣的情緒在下一段關係中繼續。

之後也許真的會越來越像水,我想那是很難得的境界,儘管水必須隨著環境改變,但是水始終很自由。


題外話:照片是男人在桂林照的。記得娘曾問我到底喜歡他,還是他的相機?也許可以說明一點點現在的我到底想要怎樣的男人?


2009.12.04,入圍訊息觀點類決選後的第一篇文章卻是如此風花雪月。XD

2 則留言:

don 提到...

也許是他有一對適合旅行的肩膀?(攤手)

不會又提到他被砍吧吧吧吧

molly 提到...

想要回些甚麼
卻不知從何回起


總之
這邊的文字總能撫慰我的心靈

儘管現在的我已經哭到頭痛欲裂阿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