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9-11-03

京城奇遇記。



結束西安的行程後,我就飛到北京和爹娘會合,大學畢業後第一次和他們在國外旅行,格外興奮/緊張。

但長大了總不可能再像從前和爹娘擠在同一間房,於是我住在胡同裡的一家國際青年旅舍,繼續多人間、下舖、和世界各地旅客用碎英文聊天的旅行生活,爹娘則住在巷口的豪華賓館裡。

過了分居的第二晚吧,爹隔天早上告訴我,他的被單上有血跡。

(好啦我知道這樣講大夥兒難免一笑,被單上有血跡聽起來像是新婚之夜才有的事情。)

於是我察看了一下,本來想就斷然告訴他可能是天氣太躁火氣太大流鼻血的關係,但這樣的安慰就沒說出口,因為是不是流鼻血,應該很容易測驗出來。可無論如何出來跑就是要風雨無阻的玩,於是這一天就在一滴血跡疑雲中過了,賓館的清潔人員也貼心,看到血跡自然就換了被單,潔白如新。

然後又一晚,隔天早上我去爹娘房間,娘向我使了個眼色,一開始我還不明究裡,然後爹就陰沉地說,今天又有。而且三大滴,位置不同昨天。哇哇哇,我們理所當然開始找爹身上該不會有什麼傷口吧?結果甚麼都沒有!

又過了一、兩晚,天天換了被單,天天起床都有幾滴血跡,搞得大夥兒人心惶惶:爹因為感覺到被鬼纏上而惶惶不安,心情惡劣;而我和娘則因為爹的心情惡劣而惶惶不安。

終於爹決定晚上不打算睡覺,要開燈抓鬼。

但根據隔天他們的敘述是這樣的:爹好像開燈等著,等呀等到了凌晨四點左右,看到被單床單就像剛換過得乾乾淨淨,想今天大概就這樣了,於是放心的熄燈睡覺。隔天早上醒來,被單果然乾淨,正開心著......轉頭一看:血跡竟然就滴在枕頭套上!還是他頭躺著的地方!(但頭上完全沒有血跡。)

這是怎麼回事啊?於是爹娘終於受不了的提起行李落荒而逃到另外一家賓館去,這家賓館分明鬧鬼,還住的下去嗎?

新的賓館不像第一家如此豪華,不過也寬敞舒適,隔天起床相安無事,可見得舊的那家賓館不太乾淨,身為小小小小知名部落客的我就想說回台灣一定要公布這賓館的名字,教大家小心千萬不要住到。

沒想到!我才剛這樣想,爹在新賓館的第二個早晨,又發現血跡了!啊啊啊!我說各位看倌,你們行走江湖這麼久,有聽說過旅館的女鬼還會跟著客人跑的嗎?(根據姑姑的說法當然是女鬼,可能是爹太帥了。)

爹趕緊把賓館管事的找來,女經理說:哎喲!哪會遇上這種事,咱這兒從來沒聽說過,言語之間透露著,在舊賓館就遇上了,可見得這根本是爹的問題。還直說這事兒只要不去想,就不會遇上。

但誰沒事情會想到自己的被單床單枕頭套上有甚麼不明血跡?而且早上醒來摸還是濕的呢!更何況遇上了就不可能不想啊。我和老妹隔海用msn討論著,這位阿飄到底想幹嘛?是愛上爹?還是在警告爹趕緊回台灣關懷在屏東受水災之苦的老朋友們?還是啥的。

我是信有鬼之人,就建議爹到雍和宮去求個符或甚麼的回來掛著,最後爹拿出在王府井大街十元商店裡買的粉紅色佛祖頭中國結吊飾出來掛在床旁邊, 並且蓋了塊藍布在被單上,終於沒有再發現血跡。

至於在出動佛祖的頭像之後,一家子每天苦思怎麼會有每天這樣幾滴血?也終於塵埃落定找到答案:真的就是撞鬼啊。


2009.11.02,撞鬼的日子度日如月,所以時間長短可能有所混淆。

5 則留言:

也是旅行的人 提到...

那~可以公怖那個豪華賓館的名字嗎?

Kathy 提到...

天啊,真可怕!

misaki 提到...

你害我今天睡不著覺了啦><"

蛋捲 提到...

那家豪華賓館叫作新燕都?在西城區,積水潭站附近,新街口南大街上,我很喜歡這一區,交通方便但遊客不像前門一樣擠。

Hadelei 提到...

實在是太神奇了!!
雖然有點毛毛的,但也挺好笑的XDDD
不知道算不算超自然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