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9-10-30

「禁止上房」。




「禁止上房」。當我看到這四個大字時,忍不住大笑,怎麼兩個鐘頭前我就沒有看到這標語呢?走在前頭負責保護/監送我們回民宿的村幹事轉過來瞪了我一眼,意思莫約是:惹出這麼大的禍來好不容易我幫妳擺平了,還這麼不羞愧的大笑。

回到客棧後,老夫婦坐在四合院中間的石桌旁,隨意的問我們要吃甚麼,然後說下午好像有人爬上了屋頂。噗哧地我又忍不笑了,心想你倆老其實就是要問到底是不是我們上了屋頂?還是我們爬上屋頂要幹嘛吧?

不就這樣,這一路從村子最高點爬下來後,我們就聽到全村的人都在竊竊私語:就是她們兩個爬到屋頂上的,風把這陣陣耳語吹過來拂過去的,整晚都聽得到。入夜後,我在浴室裡洗澡,主人的訪客漸漸多了,左鄰右舍全找藉口來喝兩口茶,往我們房間探頭探腦,說,就是她們兩個啊?本來老夫婦起初還有點不好意思,但不知怎麼著,到後來竟有點得意起來的說:對啊對啊,一個從台灣來,一個從香港來,很能爬,穿裙子都能上房。

欸,我和香港女孩說,該不會以後這家民宿的招牌就會被寫成:台灣和香港上房女俠住過,這類的吧?(這個形容好怪。)


# 我很希望大家可以自行想像電影裡導演使用倒敘手法時,倒帶到五個或十個小時的畫面。#

假如要話說重頭,這一切都是因為八月的北京城已經大爆炸,為了趕暑假最後一波、為了來朝聖京奧之後、六十大慶之前的最後寧靜,來自中國大陸各地的旅遊團如潮水般湧進京城,我被攪的心浮氣躁,加上對於看到藍色天空的渴望,於是就和同房的香港小女孩約了一起到京郊走走。

選擇爨底下村,當然是因為投名狀的關係,五百多年的村寨被安置在京西的峽谷之間,就是渾然天成的電影場景。假如,我說假如這村寨在台灣,恐怕就是拍攝婚紗照的好地方。

從北京城村落有點兒難,光是地鐵得搭到最西,蘋果園站聽起來就有種鄉下人進京的感覺;一下蘋果園站,各類湊車的司機們又像八爪章魚般的攏上來,說到爨底下村大概要四五小時車程,還得幹嘛幹嘛,總之竭盡所能的嚇唬妳們絕對到不了。還好車總算來了,千萬不可以搭錯,是929支。

書上說那兒隨處可以住人,一到當地果真如此,大大小小院落房舍都掛著統一的招牌「XX客棧」,一個大炕上可以住兩到四個人,簡單的棉被桌子,牆上掛著些許字畫,很復古那一套,還好是繁體字,順眼兒,浴室就別奢求了,房間在八月的酷暑裡不可思議的涼快。

這客棧一家姓韓,其實也沒啥特別,因為這一整個村寨通通都姓韓!五百年沒有變過。我和香港女生整理好,就拿起相機到處看看去了。

村子的風光就不用詳細描述了。)

最後來到爨底下最高,順著一排階梯走上去,就是村子最高的屋頂了。於是我們兩個女孩不知道哪裡來的靈感,決定爬上去。飛簷走壁,向來是華人世界長大的孩子不可言說但都想偷練而成的絕招。



(有圖有真相。但莉莉桑說這張搞笑有餘,但會因為沒有露出乳溝而扣分。)


於是兩個人上了屋頂,迎風而立,自以為登高往遠,念天地之悠悠......,

然後村長就和屋主氣急敗壞的把我們兩個叫了下來,村長說這可是五百年的古蹟,怎能上去,屋主說這一踩搞不好下雨天會漏水,公安也來了,要查兩個人的身分證。我和香港女孩傻在那裏,忙用英文討論對策。黨的村幹事也來了,說村長那兒好說,屋主那兒不好說──就是說拿錢可以擺平,就一人給個五百塊吧。

我說這價錢要是屋頂這壞了也補不了,不如把我們送給公安算了。香港女生第一次出來自助旅行就遇上這種事,都急哭了,沒想到屋主也是佛心來著,一看心就軟了,又問既然從台灣來,認不認識清海無上師?我直覺得答了個認識,他就說,那道個歉就算了。

(很讓人錯愕的結局。)

(以至於我寫到這裡也不知道該怎麼收尾。)

為了怕我們又上房,村幹事決定親自送我們回山下的客棧。而這一路,兩個女孩子上了房頂,大概是小村寨近幾年來最刺激的一件大事,結果可以聽到所有的村民跑出來看我們並且竊竊私語的討論著。而禁止上房這四個字,赫然出現眼前。




2009.10.29,就隨便的結束在這裡吧。

5 則留言:

tzewu 提到...

扣分,扣分!

沒想到清海無上師在對岸這麼夯...

bwPingu 提到...

哎呀哎呀,美女踐踏古蹟啊XD

看來之前有人做過同樣的事,所以才有這標語啊^^

莉莉桑 提到...

欸,你一定每次都得把我的名字大剌剌寫出來就是。 (雙手一攤)

禁止上房....要我就會說:啊?上房是指上屋頂啊! (再加上你無辜的眼神) 應該就可以平安退場吧.

芭樂米 提到...

是說,關於那張照片,會讓我忍不住的想要換個角度看看
彷彿這樣就可以看到硬硬擠出來的乳溝啊! 一整個壓根忘記了這是個平面的世界! :P

silvia 提到...

好好笑>"<
不過我一直以為這張照片是蒙古的...
還是你常常爬屋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