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9的文章

生活寫照。

距離我搭上通往外蒙的火車大約還有二十天,在出發前把跟著我兩年多的D50和小湯鏡頭賣掉了。很多人問不是要去蒙古,少了D50要怎麼紀錄?但我想呀,自己的文字還是比影像有更多的力量去描述,而且我終究不是個能從拍照中找到樂趣的人。

往島嶼外邊走,漸漸對我來說是正常的生活,但身為巨蟹,我盡責的在日常生活中扮演這個星座該有的特質:戀家。也許這會是一個遺憾:始終沒有辦法在台灣的美食/美景/美人間找到拍攝的樂趣,因此當身處異鄉時,老是少一張照片向那些必然擦身而過的旅人們說:無論如何,你一定要來我的故鄉,因為走遍全世界也找不到這麼可愛的地方。因為移居台北近十年,我沒有去過貓空喝茶、沒上陽明山看夜景、見識關渡大橋的日落、連到永和一段的河堤風光我都印象模糊,對我而言,即使在公館和師大路間,或是研究所期間常從泰山半夜騎車到敦南誠品,同一段路的相同風景,已經很足夠了。

在柏林,也是一樣的,如果不是搬家,我的生活就只會在一條街車線上;結果搬家後,我的生活成了只發生在一條小河沿岸。

這是個不必要的聲明:但其實,我真的不像你們大家以為的如此喜歡流浪,但很喜歡在一成不變的生活裡找自己的小快樂。


2009.06.27,今天呀,我要不著痕跡的和過去兩年多的生活說再見。

Wo ich nie gewesen bin.

Was ich habe, will ich nicht verlieren, aber
wo ich bin, will ich nicht bleiben, aber

die ich liebe, will ich nicht verlassen, aber
die ich kenne, will ich nicht mehr sehen, aber

wo ich lebe, will ich nicht sterben, aber
wo ich sterbe, da will ich nicht hin:

Bleiben will ich, wo ich nie gewesen bin.

Vom Thomas Brasch, ‘Kargo’, Frankfurt (Main), 1977.



米歇爾說這首詩再適合我不過,我同意。

中譯如下:

那些我所擁有的,我並不想失去,但是
那個我所在之地,我並不想停留,但是
那些我所深愛的,我並不想遺棄,但是
那些我所熟悉的,我不想再看見,但是
那個我活著之地,我不想要死亡,但是
那個我將死之地,我並不想前去;
我只想停留在,那個我未曾到達之境


P.S.有中文翻譯把Aber翻成然而,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但是。


2009.06.14,我用過這張照片了嗎?

夏天我會在蒙古會在北京,那妳/你呢?

(內含交換明信片和支援前線等小活動。)

雖然我說旅行並不必要,也還沒從去年八月那場累人的獨走羅馬尼亞恢復過來,但是呀,此時此刻,我理所當然的又開始準備在夏日上路。

經歷過西藏、寮國、和羅馬尼亞的旅行,在德國生活兩年多後,當我說要去蒙古和北京時,已經沒有甚麼人還會哇一聲了,我爹連眉頭都沒皺一下,要說他擔心,他擔心的是北京說不定治安不好,至於我要去蒙古鄉下那種沒水沒電的地方,那可是我自找的,我想我爹不心疼。

至於我自己,倒是倦了,雖說這個行程聽起來很壯闊,但我這次去蒙古恐怕不會超過首都烏蘭巴托方圓一百公里,去北京一個半月(截至目前為止)也沒有爬長城的計畫,七月在蒙古農場工作,八月在北京寫論文等教授。

千里迢迢一趟,本來就是個活在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的人如我,第一次,真的不去籌畫出發後會如何如何?我只是幫自己盡責的訂了飛機票和火車票、辦了蒙古簽證、和在北京的朋友們連絡好,如此而已。我到現在連本蒙古或北京的旅遊書都還沒有。

於是,今年夏天到底會怎麼樣呢?我也沒有任何一次比這次還要更期待。

但是我不打算在申論旅行的意義,那真的無關緊要,記得我和跑兒說過,這一題,答的好我們理所當然的上路,答不好我們還是要出發,只要心中起了頭,步伐就會毫不猶豫地邁開。對吧?

既然如此,和我一起期待火花吧。



最近雲門灑狗血的出了一本「趁著年輕去流浪」,讓我忍不住還是要大喊:旅行真的不必要。不過這句話我怎麼用心書寫或苦口婆心都沒用,僅管是一連串湊巧造成自己八十天的離家出走,但看在別人眼裡絕對不會是這樣。

今年夏天,認識的女孩男孩們也都已經/正要/即將出走,子午已經出發去土耳其開始他的五個月中東單車行、阿邦和南方也準備在六月騎單車橫越加拿大、路要三進新疆、 跑兒要去聯合國實習,等等等等。

然後呀,開始有人問起明信片的事情。

一如過去,倘若於2009年的六、七、八、九月份有計畫旅行的人,不管是島內還是國外,翻山越嶺遠渡重洋,都可以,請事先寫信告訴我時間地點,那我也會從北京(或其他我搞不好會去的中國城市)寄給你明信片。

至於從蒙古,只保留給知道自己不用多久做甚麼就可以收到的朋友,還有可以借我我頭燈、Nikon單眼原廠電池一枚、折起來超小型羽絨睡袋,和可以幫我弄到中南美洲或非洲明信片的好心人。


2009.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