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9-05-17

原來這才是自由。



剛和他認識時,因為德語英語都不好,所以我們都會說,「Eins Tags…」(將來的某一天) ,後來我學會怎樣用他的語言表達我對他的喜愛/想念/眷戀/感謝/難過/失望/ 生氣,於是越來越多當初不被明瞭的話語,在這兩年多的許多個某一天裡,都被了解了。

接著,Eins Tags不再表示我們的未來,卻諭示著我們的分開。然後我們真的有了第一個Eins Tags,有了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每一次我都會想,那這次,到底要不要和他說再見?我一直相信說再見的人們會永遠不會再見,而我最怕的就是自己每每有預感我們還會繼續牽扯,說不出再見。

這兩年我的計畫反反覆覆,不變的是和他牽扯。我以為無論分手前分手後,從來沒有因為他停下過腳步,但事實上這兩年多來我不斷地申請計畫、加強語言、考證照這個那個的,也只不過為了向他證明自己可以天涯海角的跟上去罷了。

但,在離開柏林的班機上看CSI裡,莎拉對葛瑞森說,她總算同意他說的:如果一段關係不能更進一步,就會走上衰亡。而莎拉在拉斯維加斯的最後一年,總覺得自己不能呼吸,直到她搭上環遊世界的郵輪,遠離葛瑞森,終於能夠思考,且感到真正的自由快樂。

原來那不只是戲,也是我的現實。而原來這才是自由,比想像中的還要多更多,尤其是,以後的任何決定,再也不涉於另一個人。

而我,也許比自己以為的更渴望自由,當我放棄已經申請到厄瓜多爾的工作,不打算在夏天追著要去巴西實習的他追到南美洲去後,我想其實自己就已經選好了我和他的從今以後。或者更早的時候就註定了,例如當我心平氣和從Freiburg送他到亞洲旅行的時候,心底早就有數了。

如果對彼此的非常非常喜歡和依賴,不能變成義無反顧的愛著和堅持下去,那麼怎樣美好的牽扯,Eins Tags還是會來的。

一口氣拉開這麼大的時空距離,許多人都說他們絕對不相信這代表我們再也沒有另一個Eins Tags,這話也許有幾分道理,但Eins Tags畢竟在未來。然,此時此刻,最起碼我終究是心甘情願地肯認了生命中的這個遺憾,那對我來說已經是在所有難過不捨中,最快樂自由的感受。


2009.05.16,顯示為一回台灣就不病了。

7 則留言:

莉莉桑 提到...

一回台灣就不病了, 這我就放心了。不管那是寫給誰的,我都會在這裡祝福你呀~

藟 提到...

不病了
心寬闊些
人也舒服

Enid 提到...

剛記綠完了自己的「句點」,就看到這篇文章。然而,我的穿著隱形斗篷,沒有打算大方給大家閱讀。我說:句點,是一個句點。然而,如果兩個人在彼此的生命裡還繼續出現著,不論是以著怎樣的形式,像從前,或者不像,都會再出現一個開始,而,有了開始,就有句點。之後,即使我們不知道下個句點何時出現。

Enid 提到...

我找不到引用文章的方式,在此留言,告知將以連結的方式,引用這篇文章。謝謝!

AngelEggroll 提到...

給Enid,

我覺得這頗怪,因為我並不知道自己的文章給誰引用了。當然如果你引用了我也沒辦法。

心怡 提到...

恭喜妳! 終於~!!!!

molly 提到...

妳說的那段話
在我心情最惡劣的上禮拜
剛好又再看到了一次

不得不逼自己去想些問題

或許我也始終在欺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