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6-07-09

海海人生路,如果弄錯邊的話。



「我們的生活方式要自己決定,雖然也沒有什麼選擇,但可以不必形同陌路」

這是我在台北電影節的最後一場電影,充滿黑色幽默的捷克片《海海人生路》。

這部電影的導演說:「你將發現自己和電影裡那些角色有著共同的分母:都要無可奈何但是盡力的設法和家人、上司或是夥伴相處,不管付出什麼代價,而且往往會失敗。」他還說「我發現所謂愉快的人,內心深處往往帶著悲傷,很少有例外。」

那麼,開始吧!這一部有著超現實的幽默和諷刺,令人拍案叫絕的電影。

「我們的生活方式要自己決定,雖然也沒有什麼選擇,但可以不必形同陌路」

這一句話,男主角Petr的爸爸用過去曾經評論共黨新聞的好聽聲音,分別在兩個恰到好處的場景中緩緩唸出來:一次是Petr發現爸爸竟然和年輕的雕塑家相戀還在當代藝術開幕展中表演念新聞;一次是Petr和爸爸去療養院看失去理智的媽媽時,爸爸對過去的婚姻下的注解。每一次爸爸唸出這句話,Petr就會驚奇的看著他。(觀眾也是。)

這部電影《Wrong Side Up》算是一個普通瘋狂的故事:(以下,請一氣呵成的看完。)

Petr的爸爸為了學會使用重播鍵特地把電話機帶到單行道上攔下他兒子,如此大費周章是為了找一個他無意中打錯電話的女人。Petr的母親喜歡學狗吠嚇自己的丈夫,以此判斷丈夫是否有老年癡呆症,她還為了「波士尼亞的難民不知道哪天會用到」而不斷的捐血。Petr的前女友因為失戀,記下家門前公共電話的號碼打給路過那些「看起來體面的男人」,然後邀請他們回家,多半上了床,(而那些男人們都相信這是命運的安排)。Petr的上司為一個寄錯了的女假人穿上老婆年輕時的衣服,視她為偶像,還把過去老婆曾經拿來丟他的物品列份清單。Petr新來的鄰居為了助興,則登堂入室並且付錢請他觀看性愛真實秀。

至於只想和前女友復合的Petr,除了在聽信謠言又喝醉酒的情況下,剪了一搓別人的頭髮(是剪錯的,)煞有其事的和了蘋果汁煮沸之外,似乎是在週遭越來越光怪陸離的情境下最理智的一個人。

喔,等等,其實他也不這麼理智。他為了回答前女友問鏟車能開多遠的問題,一路從機場開著鏟車上高速公路到前女友家門前。

Petr在鏟車終於開到前女友家門前時,前女友告訴他:「這些瘋狂的仁和瘋狂的事情之所以會找上你,是因為他們知道你是同一種人。」而他的前女友告訴自己正在交往的男人:Petr之所以特別,「就是因為他是這樣的特別。」或者這是事實:沒有人陪著自己瘋狂,一段感情就會變得索然無味。人生當然也是。

電影的結局是Petr為了求婚把自己裝到箱子裡,打算快遞運到前女友家,可是女友收到的卻是一整箱的雜物,而他則被送上了「名單上沒有紀錄」的貨機,如電影第一個鏡頭裡,飛機抵達時那個錯誤的箱子。

接下來Petr會被送到哪裡去?會不會因為箱子擺放顛倒腦充血死去?最後一個鏡頭裡飛機已經起飛了,誰也不知道答案,誰也改變不了答案。這就是看似歡樂、帶點悲傷、又充滿未知數的海海人生路呀。

附帶一提的是,如果後來沒有上網查,看完電影之後我記得每個瘋狂場景的微小細節,卻始終沒注意到男主角的名字叫做Petr。(和導演同名喔。)

2006.07.09,入選2006年台北電影節部落格,影展進行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