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9-04-01

真心話。



今天我和莉莉桑說話,她說早婚不一定好,我卻回了這樣的話:「親愛的,我們這個年紀結婚已經不算早婚了,我們得認清事實,兩三年前才是。」然後她就下線了。

嘿,我也開始說些不拐彎抹角卻殘忍的話語了。

或許這是我停止書寫部落格的原因,女孩長大了,就很難在虛擬一個有刺的世界,以為妳得單獨和所有的不美好對抗,也很難捏造想望,寫勵志的話語給自己聽。畢竟真實的人生要靠自己爭取,等在部落格的文字裡不會有人看到妳的夢想而給妳個機會、當妳傷心難過時也不會有人伸手拉妳一把、更不會有人自告奮勇的說:嗨,我願意從今以後保護妳、讓妳寫出更美麗的文字。

因此呀,一兩年後,與其在這個虛擬世界裡張貼無用的訊息,我寧可回到書桌前,安靜的讀書。


回德國的這三、四十天裡,發生了一些事情,自己身上的、親人身上的、朋友身上的、還有陌生人身上的。我很想記下來,可是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第一個星期,行李都還沒規定位,我就收到教授的來信,通知我隔周有場博士生論文討論會,如果我願意,也可以報告。她說來不及準備就等下次,但有哪個腦筋清楚的學生膽敢等到下次?

一改以前報告前一天才準備的惡習,放下搬家的懸念,天天向圖書館報到。七天後,以一個第一次在兩位教授和十幾位博士生面前用德文演說十五分鐘的報告來說,指導教授給了肯定的評語。聽大家敲桌子為我鼓勵的聲響,來德國兩年半的我在這一刻總算覺得自己好像真的走在路上了。

但這條路是哪一條路,像是張惠菁說的,出國留學本身就是帶著想像,不只自己的想像,也包括周遭親朋好友的想像,於是很多沒有完成學業的人寧可去餐廳打工過一生,也不願意回國回家。關於想像,也許就如我的家人,一開始他們會想像即將有個博士女兒,接著就會想像將來我會有個很好的職業,例如教授甚麼的。

於是我又活回多年前那個活在部落格書寫裡的女孩,只不過這次是躲在德國罷了,而螢幕前瀏覽文字的觀眾換成大陸另一端的大家。

倘若用言語無法表達,也許我最終還是只能用文字表達:我是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夠拿到博士學位,雖然人生不會因此而完善,可這是一個願望,在這樣艱困的時代裡能實現願望的人不多,我有符合願望的機遇,就不想放棄,會全力以赴。

但是,還有但是。


一個也是在佛萊堡認識的德國朋友,二十七歲生日派對的前一個鐘頭,取消派隊並作了決定,要放棄他努力了五六年,不過再七個月就能夠全程走完法律學位。他說他沒有興趣了。

我想我也是,對於學術這條路。

大部分的人不知道,我是靠著面對六七個教授、莫約半小時的口試,就闖進中興大學歷史系的,十年來這一路,很多教授為著各自不同的理由,鼓勵我繼續走或勸退我放棄,那些話語,至今我都記得很清楚。中研院的陳正國老師說:如果有天妳對自己有所懷疑,就不要往上爬,沒有人規定爬山一定要不斷往上爬,累了,下山也好。而好歹妳盡力了、見識過了。也許他會這樣說是他親眼見過張惠菁放棄博士學業的掙扎,當然啦,我畢竟沒有張惠菁的好文筆,也就不會走到她的路上來。

其實這無關還有沒有力氣往上走,只是不想再以學術當作終生志業罷了。有人說那還有甚麼好念的,這樣是浪費時間,然,

生命沒有過渡。這段最後念書的時光我不相信會是浪費,如果我不願讓它浪費,它就會是有所完成的時光。

一如我所選擇的願望,僅管願望可以改變,但只要我想實現它的心情還很強烈,我就不至於放棄,但願望之後的人生,我要在部落格上的今天此刻記下來:如果可以請不要懷抱自身的期待,唯有少了這些幻想,我才能夠安心的實現願望。


這幾天我又寫了些明信片,莉莉桑很快會收到這樣的字句:「最近的我強烈的想要安定下來。」

同學們相繼結婚了,而幾個女朋友懷孕或又懷孕了,如我所說,這一切在我這樣的年紀真的都不算早了,坦白說,我很羨慕。也許有人羨慕我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國外唸書,可是從來獨自在異鄉念書就不是我的願望,這兩年我始終覺得不快樂,而且到哪裡都不對勁,所以想安定。

有人說,生個孩子就安定下來了。但我的人生,怎麼可能會剛好是我想像的樣子?

無論如何,能不能理解或懂得?這都是我的真心話。



很久沒有聽到楊宗緯唱歌了。

2009.03.31。

7 則留言:

莉莉桑 提到...

只是你還沒遇到那個你/他願意為他/你安定下來的人罷了,..
對我來說,好像沒有早或不早,只有確不確定。但該認清事實的這件事,倒也是真的。

(欸,我都要32了呢@@)

已無法得知台北的天氣 提到...

今年二月底好不容易從師大科技所碩士班畢業之後,就有一種好似念不下去的感受,
也覺得學術之路與我應該無緣,
也不想勉強自己繼續朝此路向前,
雖然,教授們均作有關博士班方面的詢問,
我都以家境不好,不許我再就讀,當作回答。
然而,在我心底,我知道就算我沒有經濟壓力,也暫時不會考慮此路途,說不算是什麼心
情或感覺,但總覺得學術是一項只有自己知道,似乎有點寂寞與空洞的過程,
拿到學位的瞬間喜悅,也真的只有瞬間,
過些時候,只有一種:『啊!終於結束了!』
不過,念碩士班是一項很難得的經驗,
我很高興我作了這番選擇,
也覺得成長了許多。

覺得你述說停止書寫部落格的原因,
描述的很貼切。有些時候,覺得說再多,
好像對自我的人生並沒有多大實質的幫助;
感傷的話語,也有一種好像只有自己的
生活最糟似的。有些現況自己知道,
鼓勵自己好像也無用,不過,
我在書寫的過程似乎可以對某些心情
作個交代,也提醒自己到此為止,
無論開心或難過的情緒,最好到此為止。

不管如何,你一定能作出自己滿意的決定,
也終有一天可以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安身之所。衷心的祝福你!希望你都好。

芭樂米 提到...

昨天, 讀完了這篇
其實有一段落落長的跳痛文想寫給妳。
不過, 其實一些連我自己都還沒有整理妥當的情感
要如何慢條斯理的說給妳聽?

於是, 這麼一猶豫
跳痛文就又被我給刪了。

最需要的, 不是整理、也不是出現想讓自己安定的人
最需要的或者只是一種領悟覺醒

幾年前問起算命的關於我的婚姻這件事
算命的說沒兩句就快速的轉移了話題。
現在想想, 或許, 有些關係是注定不屬於我的。

這樣說或許是很被動, 也很宿命
不過, 想想也是, 這些情愛 不過是我龐大人生藍圖中的
十二萬分之一。 缺一角是不是就得推翻整張圖稿?

關於這點, 老實說, 其實我還想不透。
等我參透了, 會辦個[單身俱樂部] 在鄉間裡買間小屋, 專
門用來提供給單身女性失戀逃婚獨處時用的民宿。

屬於啊?!
有陣子我相信心在哪裡, 就屬於哪裡。
後來, 我覺得, 或者, 我們從來都沒有屬於過哪裡
不過是空氣裡頭的漂浮物體, 隨著時間的河、四季的景
環境的因果循環, 匆忙的行經至此。

祝好!

ant 提到...

這幾年 我看你在感情世界裡起起浮浮
很心疼很心疼...
我真的希望
{這次會不同的啦}
這句為你打氣的話
有一天真的會不同...

匿名 提到...

Hi
很冒昧在此留言
您看過之後可以拿下來
我喜歡你之前放在"誰沒有故事"的魯迅文字
你能再貼一次在這裡嗎? 同時告訴我它的出處!

其實部落格的文字 不只是個人感懷
也會不經意給路過的人力量
像是你的這一篇 和現在放在"誰沒有故事"理的摘自風格練習的方塊文字! 謝謝!


~~也在歐洲~~

匿名 提到...

很喜歡你文章的照片
請問這些都是你照的嗎?

藟 提到...

人要定下來
還得先遇到個想讓自己定下來的人
而剛好對方也想定下來
才有辦法成立

最近一個好朋友跟我訴苦著現在的男友一定不會取她
但是偏偏她又只喜歡他
其他的男生說有感覺
卻不是沒有那種"就是你"的feeling

這個年紀結婚正是適婚年齡(現在的適婚年齡早就延後了)
說不上晚婚
不過我想我24歲就結婚應該算早的
當然我也覺得未必好
畢竟有很多夢想在結婚後得要捨棄

人越長大
就發現越多現實上的困境
不過就算會失望
最後還是會走到一條還算適合自己的道路上
或者中間的妥協是痛苦的
但是過了很久之後
又會覺得這樣子也沒什麼不好

親愛的
我們都在追求人生的幸福(也許形式上不同)
現在的不安或不快樂
都只是旅途的過程
希望妳能夠早點如妳所願地走到想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