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9-03-16

一個柏林,兩個國家。



「我最近想搬到Kreuzberg(十字山區),不過房子很難找。」「喔,那妳根本是搬到土耳其去了嘛。」

說完,多時不見的瑞士籍土耳其好友和我相視莞爾,因為這樣的說法真的不聳動。在柏林一共有15萬的土耳其居民,是伊斯坦堡、安卡拉之外,第三大土耳其城市。大多數的土耳其人聚居在德國東南邊的Kreuzberg和Neukölln兩區,土耳其人們暱稱Kreuzberg為Estanberg(伊斯坦山區),許多在柏林出生的土耳其年輕人一生沒去過伊斯坦堡,但在他們的心目中,Kreuzberg就是一個小伊斯坦堡,在這裡,走在街上幾乎聽不到德語。
台灣的留、遊學生剛來到柏林時,總會覺得土耳其人很親切,無論是土耳其開的超級市場或是小餐館都很便宜,尤其是在其他歐洲各大城市能買到的最實惠的餐點Döner Kepab,大多要3.5歐元,在柏林只要1.9歐。

但時隔多日後,能夠真正喜歡這些土耳其人的大概不多,土耳其人在柏林乍看之下就和中國人在加州差不多,也有自己的商店、物流管道、電視廣播、銀行、學校和清真寺,做生意時比之德國人身段柔軟、喜歡削價競爭。可是又有些不同,相較之下,他們又更堅守穆斯林傳統,不遵守德國法律、比較髒亂、家教不嚴且對女性極度不尊重。

例如搭上地鐵,行駛一段路程,不斷有查票員上來驗票;又或者,走路走著走著,看到地上瓜子殼、小垃圾遍地散亂的,就表示此區土耳其住戶很多。相較於德國其他城市或是柏林其他區域給許多東方女遊客的安全感,土耳其人的聚集地就讓人卻步,倒不是他們一定就會偷拐搶騙,但許多土裔男子喜歡吃東方女人的豆腐,有人以為土耳其人的宗教信仰是造成他們無法融入德國社會的原因,但誠如好友說的,穆斯林的信仰之於土裔男人,僅限於「上半身」。

至於德國人對於境內大量的土裔移民,和一般遊客的印象比起來,真是一種說不出來、強烈的恨。土耳其已成為歐盟的準會員國十多年,但是身為歐盟之首的德國至今仍然不願意讓土耳其正式加入。說起來今日德國會有將近三成的土裔移民,實則二戰之後,德國本身缺乏勞工而大量引進的,沒料到幾十年來,這些土裔客工不但不走,他們落地深根,且連一拉一,利用先來者的小商店或小餐館帶來更多的土耳其人。

偏偏土耳其人認為自己永遠都是土耳其人,許多人生老病死可不說一句德文就在柏林渡過終生。移民第二代的國家認同一點都沒問題:「我是土耳其人,不是德國人。」這些在柏林出生長大的土裔年輕人,已經是德國政府的新負擔。例如他們的德語,比其他如東歐、東南亞、俄羅斯等地的移民都糟的多,百分七十五的土裔中學生無法完成學業,不要提僅一成的中學生可以進入高等教育體系,連技職體系的學生很多都拿不到證照,這對社會福利的德國政府來說,意謂著大筆的失業救濟支出,自然而然也激起右派份子的反彈。然而在德國二戰期間背負的種族主義原罪下,一干政治家始終拿不出具體對策來。

土耳其人在柏林的問題到底有多大呢?只要一場德國對抗土耳其的足球賽,就可以看出端倪。去年六月的歐冠杯,柏林大量的移民和外來居民都有各自支持的球隊,但比起許多其他移民家庭裡有爸爸支持祖國球隊、小孩支持德國隊的景況,柏林的土耳其人們不論大人小孩都揮舞著紅色的新月旗,公然地在街上和德國球迷對峙,柏林居民分成兩個陣營就要打起來了。套具德媒的形容:「這時候土耳其的人狐狸尾巴就露出來了。」


2009.02.18,原文刊載於數位時代二月號。

2 則留言:

tzewu 提到...

好令人驚訝啊,「德國人對土裔移民...強烈的恨」,加上身為一個女性在土耳其男人間的經驗,和我在土耳其猶如人間仙境的一個月,真的是兩個世界。

很好奇的是,土裔德籍導演Fatih Akin在他片中屢屢呈現出土裔移民的傷痛,不知德國人對此的反應是?

藟 提到...

Dear
今天我去醫院看到寶寶
九周大了
醫生說大約2.5公分
也就是說只有一個指節大小呢!
已經開始有心跳了
在超音波show出來的感覺就像是一顆蛋
還沒有人形
不過醫生很厲害的還可以指出哪裡是什麼
至於手腳還看不出來
他說還在發育中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