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9-02-23

中印公路上的藏人。




從山南回來的隔天,偕一個東北漢子董梁,四個人又一路往後藏趕去。目的地是日喀則和珠峰,而中印公路是必經之路。

中印公路正在整修,沿途的風光就是滿地的泥濘,路途遙遠又顛簸,無論司機多吉大哥開車的技術有多好,也無可奈何的得時常把車子停下來。只要一停下車,那些遊蕩在自己生長的村落和小城間的遊民們,(大多數都是小孩,)就蜂擁而上,拿著工人修路時挖到的水晶或是古老的化石,向觀光客兜售,或者,乾脆直接伸手乞討,什麼東西都好。

坐在車子裡,看著他們東一句西一句,口裡說著拜託的糾纏著,難免要問:為什麼他們不能夠安於自己原有的生活,或是去找一份固定的工作,反而在這些山間路上或是小城裡晃盪?

還來不及問,車子又開動了,停在一些標示著超過五千公尺的山口,公路兩旁的草地間,散落著以犛牛毛編織而成的帳棚,多感動哪,這才是西藏高原應該有的風光不是麼?這時候,觀光客們多半見獵心喜的就要衝進帳篷裡,畢竟,這是在拉薩看不到的景致。



帳篷裡的那些藏人,穿著看起來像是傳統,又不是真的傳統的服裝,叮叮咚咚掛著從觀光客那裡得到的東西,例如手錶、太陽眼鏡和別的飾品等等,熱情的歡迎你到帳棚裡,他們請你喝酥油茶,示範如何磨糌粑,他們不排斥你的不斷按快門留下這難得的一刻。但是,當你要踏出帳篷的那一刻,他伸手向你要錢,喊價五十元。

這時候我通常會搖搖手表示我沒有這麼多錢。儘管,我幾乎從沒拒絕過任何一個對著我乞討的人,自認為對藏人一點都不小氣,然而我就是無法認同對這種把自己生活當做表演的舉動。

我覺得生活方式現代不現代,亦或者生活過的好不好?是完完全全的兩回事。這些藏人或許只能住在帳棚裡,可是生活未必就過的很差,每天有這麼多的觀光客經過,一天總能遇上一回給五十元人民幣的,(例如來自日本的登山者,幾乎是有求必應,)怎麼會窮困呢?

也許是我還不夠多同情和理解,但是我以為人和人之間應該是相互同情和理解的,難道這些山裡的藏人們,都不想對這些來自各地的人們多一點了解嗎?他們竟然如此習慣把自己看作展覽品,把觀光客看作提款機,語言不通都無所謂,只要能給錢就好了。

這樣一點都不好吶,儘管交集頻繁卻一點火花都沒有,金錢往來只會造成疏離。我很懷疑,如此一來,這樣盡力保留藏族原始的生活方式,目的為何?當生活態度都改變了,就不再是我們想見到的,以為是的傳統藏人了,不是麼?

瞧,通往後藏的路途是多麼的遙遠,我竟然有時間思考這些過於嚴肅的事情。聽說中印公路在過兩年就會全部修築好,希望如此。不過回前藏還得再走一次,光用想的就好累呢。


2005.08.15,照片來自阿又的傳統相機。

2 則留言:

sudhana 提到...

The latest program about Tibet: The Dalai Lama: 50 years after the fall, is broadcasting by BOS Netherland online.

http://www.buddhistmedia.com/uitzending.aspx?lIntEntityId=1058

http://player.omroep.nl/?aflID=9076939

大眼 提到...

不知筆者在帳棚內拍了多少張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