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9-02-04

很高興見到妳/你。(一如往常。)



昨天,我去參加第十三次的國中同學會。十三年,已經。

國中生活,對於像我這樣的年紀(或更大一點兒的人)又念了大學的人來說,多半是一捲失焦的底片,再回首,除了念書、考試、挨打,其他的印象就模模糊糊的。 教改人士會同情放牛班的學生,以為他們是被教育放棄了,可是其實升學班的孩子才可憐,他們放棄了童年,只為了成就將來所謂「有前途的人生」和進入一個變態升學主義的體制,往後只能光榮退役、或跌出來。

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那個時代全屏東唯一沒有能力分班的國中(只維持了兩屆又因為升學率下降而開始分班),就在我家隔壁。而我在的15班,按照S型的分班策略,剛好是最平均的,四分之一上高中、四分之一上五專、四分之一上高職,還有四分之一被老師列為「沒救了」。

幸運的是,成績在班上不重要,反正名次很固定,不念書的既不會突然用功,前十名的失常也不用擔心被後面追上,何況屏東的第一志願屏東女中錄取分數差上ㄧ百分,和台北那種好像差一分就有綠衫藍衫或黃衫大不同,是截然不同的氣氛。

不幸的是,我似乎是過早發現社會的現實。升學班的老師也許會大小眼,但是大家都是來提高老師的升學百分比的,成績落後的同學老師還是要為他加油,畢竟多一個少一個都是面子問題。放牛班,老師莫約就是以輕鬆不惹事的態度對待。可是我們這個三年十五班,老師的差別待遇相當明顯,她心中大概有分清單如下:

功課好家世好且人又帥的 >功課好又家世好>功課不好但裡有嚇死人的錢>帥哥但功課普通>小康家庭但功課還不錯>很窮但功課中上>功課不好但爸爸是黑道老大>功課普通或不好,而且家長是一般販夫走卒的。

我記得有次和一個後來去念高職的女生遲到進教室,老師竟然下課後把我留下來,語重心長的說,如果我和成績不好的同學過從甚密,會變壞。

是的,她使用了「變壞」這兩個字。指的不是成績,是品行。於是我跟她吵起來,教她少批評我的朋友,還在當天下午的模擬考卷上,填了個零分給她,(要考零分其實很難,要避開所有正確答案,)讓她氣得半死,直說我叛逆。

小康家庭但功課還不錯的我,還有妹妹,處在升學主義至上,卻又沒有能力分班的時空裡,簡直有如衛斯理一家之於佛地魔,是所謂的純種叛徒,老師們很容易就把我們歸類為最墮落的那群,比本來在她們心目中該呆在放牛班的學生還可惡。

這就是我的國中生活:老師們可以為所欲為,憑考試成績支配我們的價值。

我一直在想,如果這個女導師知道排在她心目中第一名的學生雖然也念了好學校有了好工作,卻對女友不夠忠誠;而最後一名的同學如今好幾張證照在手,比在場任何一個在科技業當工程師的男生都不怕失業,且談吐誠實穩重的時候,對於成績和品行的相關性,她要怎麼詮釋?

我們後來就各處四方,且有了各自這樣、那樣的種種不同際遇和改變,十三年來證明了沒有誰的人生和國中時的考試名次有任何關連。還好當時的導師畢竟沒有能力用她的價值觀一刀兩斷地切開這個班,儘管畢業後多數人已經散去,但還是有十幾個人,經過十三個年頭仍堅持每次舊曆年間要吃一次飯。十三年後,曾經班上的第一名和最後一名坐在一起,真的真的,一點也沒有什麼,不是嗎?

今年我在證凱的提示下帶了幾本刊有我的文章和照片的『數位雜誌』去。大家都露出一副欽佩的神情,很由衷那種,有人覺得很驕傲,因為自己有同學成了「作家」。我趕緊說自己還不是作家,何況這是兩個月才有一次的專欄、再寫一兩期就結束了。 可是我很感動,因為寫部落格這麼久,成書的夢做了多年,這兩年已經不再有人對於天使蛋捲的文字被出版,懷抱著期待,我自己都是。

儘管這是老生常談,但是無論我們變成什麼樣子,且不可能再單純,可是十二歲時認識的這一群人,還是願意用最單純的心情支持彼此。當年我們穿越牢不可破的升學主義同在一個教室上課,如今我們相信,人生這麼長,不管如何變化,只要回家,總有人願意一起再說上ㄧ下午的話。

真的,很高興很高興見到妳/你。


2009.01.27,為什麼我要拖一星期才發表?另,請不要對號入座。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那真是個可怕的年代,我還被妹妹的導師嗆:你先生當校長,你在大學教書,你們的小孩怎麼這樣?...怎樣?只不過是國三下還帶籃球到校利用所有空閒時間邀同學一起打球,

mayhew 提到...

小時候我真慘,都是吊車尾的..人緣又差,連成績差的都不願意跟我混一起,就默默畫圖混到畢業升國中也是一樣,高中大概讀美工科好很多了...不過想想小時候國小那段日子沒什麼朋友的好像也是一種生活吧...哈~~

tzuche 提到...

原來這就是你的部落格啊~我真的來過。哈。也蠻喜歡你的文筆,有新文就會來拜讀~

上頭的mayhew, 現在開心最重要囉~

tzuche

Jess and Mei 提到...

親愛的天使,雖然現在很晚了,卻忍不住的一篇接著一篇讀下去。我也想告訴你:很高興見到妳~!

Mei

sarra 提到...

哈哈
知道你來自屏東真有種說不出的親切感
喜歡你的文章跟態度
一直對柏林有種莫名的憧憬
希望有天也有機會在柏林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