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9-01-07

與我無關的嘆息。



邊欄上的全球之聲送來一篇文章:台灣:愛滋感染者 在部落格上愛自己,好奇之下也跟著點閱了幾篇HIV檢驗呈陽性的同志的部落格。

據說 HIV是一種病毒,檢驗呈陽性者會在未來的10到12年間發病成為愛滋病患者。

因為連結的部落格是從一位男同志開始,一路連下去的感染者多半也都是男同志。他們都說正試著努力生活在陽光下,很多人說檢驗後收起過去很亂的生活。「很亂的生活」,這個說法指的是什麼大家心知肚明。

身為同志的好友曾說過,在同志圈最難得到的是愛情,最簡單的是性。對照這些文章,這些願意分享心情的感染者接受了得病的事實,平靜而努力的生活,面對生命的惡意玩笑,似乎看得很淡,字裡行間透露這條路最後就是這樣的悲壯。

這讓我嘆息,性向的歸屬本天經地義,他們為了追求難得的愛罷了,到頭來會換得令人扼腕的結局。

最後我看到一個小男孩,今年只有18歲,從字裡行間拼湊的故事大約是,他和ㄧ對年紀稍長已經已知染病的男同志交往,不戴保險套,於是感染。感染後還繼續危險的性行為,又得了其他性病。

18歲。如果他能再活上十年,才28歲,不過跟現在的我一樣而已;發病之後再活十年,才38歲,這個年紀若有意外,誰會甘心?再拖十年,才48歲,正常的人生才剛過一半而已。而不敢讓家人知道的他要帶著這樣的秘密,這樣的缺乏免疫力的身子生活三十年嗎?那還是如果幸運的話。

於是我關掉網頁,不忍心再看。


2008.01.06。

1 則留言:

xlw 提到...

去年,因為工作的緣故,采訪了一些愛之病患者;還有醫療團隊;看見他們如此活著,痛苦活著,心痛。痛的是,卻有人認為他們活該。然而人就是人,不管什麽人都應該得到公平的對待,不是嗎?更何況他們又沒有作奸犯科,不過選擇了一條不同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