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12-08

願妳們的歲月也一片靜好。



親愛的妳們,雖然還剩下一些日子,但我想我的2008年大概會按著現狀如此這般地過完吧。應該吧。

按著現狀,那什麼是我的現狀呢?坦白說這一年我沒有在文字上誠實過,快樂地不快樂地我都寫著反話,倒也不是為了欺瞞自己或別人,只是生活畢竟是自己的,又是如此獨自一人在外地生活,妳們說可以分享,可是隔著十萬八千里我的確接收不到訊號,就胡亂哼哼哈哈的。

但是我真的有很多話想跟妳們說。


趁我忘記前,我先說,前一陣子貝姬、芭樂米等了gra半天,寫了許多關乎自我完整追尋的文章,就為了把去年這時候我寄給妳們的卡片湊齊,找出個意義來。

其實也沒甚麼特別的意思,但這事兒本該也不該拖到現在,去年的早些時候妳們三人正延續夏天的熱血在共同書寫,所以我就想,那就這樣寄給妳們吧。只是才剛寄出去,當天晚上出了分手這件事情,亂了方寸,就什麼都忘了。

妳們說世事是不是多變?去年密集的合著寫作,今年要湊齊卻好不容易。


這事說完了,還有呢。上星期五德文課讀一篇文章,上面說柏林有超過百分之五十的公寓,是屬於單身公寓,還有,一個婚姻關係平均下來只有七年,很驚人的比率。我住在一個沒有承諾的城市裡,於是會發生去年這樣的事情,似乎就可以釋然。

但也彰顯了中國人說的緣分這事。我是說我和米歇爾。這一年我盡量不寫及他,可是他的確還在我的生活裡,還是有能力牽動我的喜怒哀樂,我們始終相互喜歡,只是不愛了。很多人勸著乾脆一刀兩斷,然倘若他們也像我們兩人生活在人際關係薄弱如柏林的城市,就不會說大話了。

沒有離散,是彼此的運氣,和緣分。

上星期他跟我說我們認識滿兩年了,我們的的確確是屬於「認識對方的人」;我倒是只記得昨天是我們分手一周年。時間怎麼會過得這麼快?


說真的今年時光流轉的格外迅速,日子有了自己的節奏:一月找教授申請博士班、二月回台灣過年和敘舊、三月環島、四月回柏林開學,早上學德文下午聽課,五月、六月、七月一路持續,中間還有幾十場歐洲杯足球賽、八月去了羅馬尼亞、九月和十月又回來上德文課,準備德文考試、十一月和教授擬了論文題目,開始找資料,還去上了英文課、然後就十二月了。

時間過的雖快,也沒白費。我甚至可以說出幾件具體的事情來:得到柏林自由大學漢學系的博士生身分、終於挑戰了單獨在島內和島外分別的自助旅行、考了生平第一張語言證明、得到固定在實體雜誌上發表文章的機會。

2008年,原來才是生命中比較安定且有所成有所跨越的年份,的確出乎意料之外。


那妳們呢?文字上的妳們也有很多看得見看不見的跨越,不是嗎?


今年走到這兒,很多看不見的淚水和聽不見的笑聲,最糟糕的時候我曾打算放棄這個學位回台灣,說真的如果沒有米歇爾大概是撐不下去;但既然撐過去了生命自然會有出路,新的目的地於是在前方等我向前走。

厭倦了柏林的過冷的冬天和過長的黑夜,於是2009年我打定主意無論如何要在下雪前離開,預計又會是變動的一年。所以我格外珍惜這一年。


其他的話呀,因為不到十二個小時龍哥就會抵達柏林,家裡還處在前一天做蛋糕的戰爭狀態,我得趕在之前把房間整理好,下次說。


2008.12.07,這首歌從口白到歌詞都可以代表我的各種心情。

3 則留言:

龍隆 提到...

昨天
在經過24個小時的折騰
終於見到了蛋捲
今天
米歇爾很NICE的接待

Enid 提到...

很喜歡這篇。或許道出自己最近的心境,和未來的?

xlw 提到...

can i li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