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12-02

花落知多少?



關於寫論文時,尤其到了最後那些日子,人是真的會變得容易憂鬱和感傷。

嘿,女孩,我想我們都是這樣。

十二月一日,我收到漂洋過海而來的第一封書信,竟是妳。看完之後我莞爾一笑,沒有不高興也不愧疚,倒是開始想像妳的年紀,並且回憶起在妳現在這個年紀時的我,是什麼模樣?

肯定和現在不同呀,因為寫碩士論文那些日子,其實是青春最盛的時候,妳會在以後發現,這個時期無論如何是可以任性而為的,因為年輕,做甚麼都可愛做甚麼都被吸引人做甚麼也都可以被原諒。

可是等到過了這個階段,許多生活中的挫折和人生的無奈會告訴妳:沒有什麼真的值得激動和覺得遺憾。到時候再回頭看寫碩士論文的這段時光,就會發現自己太傻氣了。

關於交換卡片,我想經過妳之後,會是最後一次。

我要對妳解釋,或者說對我所有真正但不會留言的朋友解釋:其實大多數的時候,當我寄明信片時,許多生活中的朋友是被忽略的,部落格上登記的人越多,我就越沒有餘力再多寄給她們。而妳負氣的寫著因為不能交換卡片所以當不成朋友,讓我想到那從沒收過卡片的咖啡店女朋友們似乎都該和我斷交了,更不用提其他交往多年的好友,我妹也可以登報把這姊姊做廢。

然這番話,其實我是講的不疾不徐沒有太多情緒的,畢竟事實如此:我真的無法兼顧每個環節、每個環節。

文字能夠表達的都不夠精準,但我相信妳總有一天會覺得雲淡風輕。


2008.12.02,我想,再也不會有明信片登記這件事情了吧。

3 則留言:

甄妮絲 提到...

親愛的蛋捲:

不知道你有沒有收到我地址的那封mail...
因為沒有收到妳確認的回音,很怕又再次被擋信...。

如果沒有,我再傳一次到妳網頁上的Gmail好了。

今天如以往買了AANGEL雜誌,再度看到你部落格被鉛字體敲上的痕跡,記得上一次是在數位時代呢。

一頭霧水的蛋捲 提到...

甚麼AANGEL雜誌?我自己完全不知道呀?

甄妮絲 提到...

是喔,只是一個簡短的介紹,也許是編輯私心推薦吧,但我想他或許應該也該告知妳一聲。

這期的雜誌封面:http://www.paopaws.com/pp/client/full.php?id=1089

雜誌網頁:http://www.paopaws.com/pp/index.php?title_id=461&catalog_id=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