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11-24

關於一場演講的清談。



昨天去聽了一場演講,題目是:吠陀梵語是否為世界上最古老的書寫文字。演講的場地在一戶民宅中,主辦者為柏林一相當著名的瑜迦團體,演講者則是個看起來就很歷史學家的歷史學家。

聽完之後有幾點感想:

1.
整體來說頗讓人驚喜,因為我在事後和同去的德國朋友們確認了:我竟然聽懂這個複雜的演講九成左右。這個講題其實不容易,這位教授使用許多學科類型的單字,即使每天講德語一輩子也不一定或不必要用得上。

之前上德語高級班,我總有種莫名的挫折感,因為每次上到各種法律、生物、現代科技等等的學科型文章,單字對我並不友善,雖然當下查字典懂了意思,但下次我仍然講不出來、寫不出來、也認不出來。可是,學費總算沒白繳,好歹我是聽出來了。


2.
作為柏林第一瑜珈團體,團體的「指導老師」果然不是浪得虛名。明明應該可以是一場語言學、歷史學和考古學結合的學術演講,他在作引言時,硬是要把這個主題扯上信仰、瑜珈、天人合一或是宇宙繼起之生命這類的,弄一番宗教演說。

教授們會說學術不應該被政治利用,可是學術不只被政治利用,也時常不知不覺為宗教服務;反之,宗教家和政治家都是騙人和斷章取義的行業,喜歡利用學術來包裝自己。


3.
但所謂的歷史學者也不是什麼清高的行業。以前在學校上史學史,老師們說:有多少證據說多少話,可是這年頭誰(包括我)不是先定下一個目標,預設立場,先說服自己這就是真的,然後選擇史料,包裝整個歷史演進的過程去圓這個說法,再說服別人這才是真的歷史。

例如這位教授,他提出一個奇怪的理論:因為來自喜瑪拉雅山的冰河在公元前三千年左右曾經乾枯,隨後印度馬上就有高度的文明=印度必定在更早之前就有書寫的文字來紀錄和延續文化=印度古陀文比埃及或是蘇每人的文字都要早=是世界上最早的書寫文字。這是啥邏輯?


4.
接著這位指導老師就順水推舟的說,對呀,於是印度有一個節慶是五千年就有的,儀式和五千年前一模一樣,足以佐證這個說法,(完全是硬湊上去,)(還順手再發一張傳單,)邀請大家下個月來參加這個慶典。

這和之前招生時班主任那種在試聽之後,先宣傳再關門畫位的做法還真像。

以上。


※題外話

關於羅馬尼亞的講座,很多人選擇海邊的卡夫卡,大概是聽起來比較有氣質的關係,不過如果是去V1492聽是免費的,到海邊的卡夫卡最低消費卻要一百二十元。在這個連竹科新貴都被強迫休假的不景氣時候,我想了再想,還是去V1492好了。

如果有什麼消息我會再正式公佈,希望大家賞光囉。


2008.11.22,這篇真的頗難歸類。

1 則留言:

only 提到...

咦,我完全不知道台北還有免費的地方呀?!(XD)當時選卡夫卡是憑著去聽了幾次表演的記憶,還有溫馨的感覺這樣,不過我想不論在哪裡舉辦,有蛋捲在的地方當然脫不了溫馨二次囉:D
期待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