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11-15

燃燒的青春。



入秋時我和幾個立場相當左派的德國朋友相約去看一部剛剛甫上檔就備受各方矚目的電影《Der Baader Meinhof Komplex》。這部電影斥資6.5億歐元,集當今德國影壇幾個最耀眼的年輕明星共同演出,一上映就席捲德國票房。

電影之所以引起轟動,並非在於作品本身的優劣,而是導演以相當寫實的手法回顧一九七零年代在西德崛起的左翼激進恐怖組織赤軍團RAF第一代的興衰史:包括主要成員Andreas Baaders或Ulrike Meinhof等人從參與六八到其結果的失望、轉而採取激進手段,在德國各大城市謀殺和製造炸彈攻擊,及其第一代成員被捕入獄、審判到自殺的過程,成功喚起德國人對這個反動年代的回憶。

可是我認為這部電影如此引起熱烈討論,是因為它被選在一個巧妙的時間點上映,並且和時事相互呼應。

例如電影描述左翼學生領袖Rudi Dutschke在柏林工業大學舉辦的反越戰活動上發表反越戰和反資本主義的演說,該篇演說不止對當時在場的RAF成員發生深遠的影響,同時也掀起了西德所謂的六八學運。

而今年正是「六八學運」的四十週年紀念。在電影上映之前,德國各地大學,特別是作為首都和左派年輕人聚集地的柏林,自今年初就有一連串相關議題的演講、影展、研討會和紀念遊行。在所有相關活動中,其中就以德國每日報(Tageszeitung)提議將報社前的街名重新以Rudi Dutschke命名而來的公投為最為重要。這部電影在此氛圍中上映,自然引起許多年輕觀眾和他們父母(多半年輕時參與過這個風起雲湧的學運時代)的眼光。

除此之外,電影也延燒了去年德國社會輿論和柏林政界對於赤軍團第二代領袖Brigitte Mohnhaupt在服刑24年後毫無悔意卻獲得假釋的爭議。她和仍在牢獄中的Christian Klar自一九七七年起為了搭救被捕入獄的第一代成員,策劃了更多兇殘的謀殺和綁架。她的假釋案讓德國各大傳媒不約而同再次為RAF做了一系列的回顧報導,如今連不曾經歷此事的德東人都認識該片的故事背景。

一九七七當年被稱做「德意志之秋」,電影也結束在該年。由於片中避免評價又太過寫實,卻有塑造悲劇英雄之嫌,例如我的左派朋友看完後激動落淚,還說RAF絕對不是恐怖組織,也許選擇了錯誤的方式,但卻是為了一個更加美好和公正的世界,代表了一整代年輕人的理想;可是站在受害者的家屬,或是德國聯邦政府的立場,赤軍團卻是史戰後德國社會陷入中大危機的頭號敵人。

儘管本片原著作者前明鏡週刊主編Stefan Aust認為:「一本關於這個話題的電影或書的確能夠向人們展示過去,但也就如此而已。」卻平息不了兩方的質疑和不滿。

現在,《Der Baader Meinhof Komplex》即將代表德國角逐今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倘若這部電影得獎,加上當年被指控謀殺最高檢察總長的Christian Klar明年初即將獲得假釋,甚至以被誤判之名出獄,也許在德國輿論界又會掀起一番激烈的爭辯。




2008.10.18,原文刊載在數位時代十一月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