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11-06

通往城堡的森林小徑上。



她一口氣睡到中午,終於褪去因為在夜車上太過緊張而一夜無眠的疲憊。民宿裡靜悄悄的,據說其他的背包客們都參觀修道院去了。Suceava以修道院聞名於外,她就是為此乘著夜色趕搭夜車北行來到這裡的。

晚來的法國學生邀她一起去中餐,於是兩個人拿著民宿主人Monika留下的地圖,打算去吃一頓道地的羅馬尼亞菜。可是任憑兩人在這個小山城左彎右拐的,就是找不到一家餐廳,一個年輕的路人用法語問我們要不要幫忙?法國學生說:「附近有大家都去的特色餐廳嗎?」

「當然呀,」這男孩指著對面的麥當勞,「不就在那兒。」她皺著眉頭看著男孩子一副理所當然的神情,欸,事實上她在布加勒斯特的火車站已經吃過一次麥當勞了,剛下飛機時也是。後來法國學生翻譯說,其實這家麥當勞是今年剛開幕的,足以證明蘇雀法也是個現代化的城市了呢。

她漠然矯情地的笑了笑,好吧。



在吞下兩天之內的第三份麥香雞塊後,她婉拒了法國學生來一趟Monika建議的城市之旅,轉而走向一條森林小徑。走在小徑上她邊想,剛剛拒絕的有點兒突兀,可是呀,她想這是她自己的旅行,謝絕打擾是應該的。

書上指著這條小徑在爬上幾百層階梯之後會通向一座從14世紀留下的廢棄雕堡。遙望小徑,不知道這一路下去會遇上什麼呢?

拉起裝飾著碎花的印度長裙,踩過一地濕透了的落葉,她溫吞若有所思地走著。才剛走下坡,就看見路被擋住了,一輛馬車和一戶人家,顯然是為了撿拾昨夜風雨打下的樹枝而來。她都還沒拿起相機,婦人就開心的指著相機對她微笑,並且叫孩子來擺好姿勢。





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羅馬尼亞婦女對她的和善和熱情,有點兒受寵若驚,心情大好。

照完像,她揮手和一家子告別,小心翼翼的走過焦躁不安的兩匹馬,繼續往前走。連開始往上爬的階梯都不能阻斷她剛剛燃起的好奇心:不知道這小徑上,還會遇到什麼呢?

果然,為了不踩空和滑倒而始終低頭走路的她一下子就撞上剛剛下階梯的兩對情侶。四個人扮相怪異,她忍不住想該不會有化裝舞會在上頭吧?這時她已經聽到遠處傳來的歡樂的歌聲了。



「我們就是是劇團喔。」其中一個男生告訴我,四人來自波蘭,已經在南歐流浪好一陣子,邊表演邊走邊看。「哇!妳住在柏林呀?我們也會去柏林表演喔。」這是所有聽說她的城市名字的歐洲旅客千篇一律的嚮往語調。男生的女友頗不耐煩,但他還是硬是拖著大家和帶著「神秘的亞洲風情」的她寒喧和拍照留念。男生的表情滿滿的,嘿!妳可以再告訴我點什麼嗎?關於亞洲,關於柏林。她自己倒是畏懼了兩個女生冷漠的眼神,匆匆地許下無可置否的承諾,答應等他們到柏林,會去看表演,就說再見了。

她邊走邊想著,自己一個人出來旅行目的大概就是這樣:和一些人擦身而過,並從此擦身而過。因此她彷彿未被打斷地繼續往上走。


2008.11.06,因為再寫下去又寫到別件事情上,所以就此打住。

1 則留言:

水瓶子 提到...

我喜歡這樣的散步旅行,可以真的看到當地的生活,而不是到處看觀光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