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11-07

台灣人。



國小一年級的時候,所謂的國語課,跟著蔣介石逃難來台灣的國語老師已經快退休了,她總是把「如果有一天統一大陸了,你們就可以回去看祖國雄偉壯麗的山河」掛在嘴上;並且教導我們寫下作文如「我的志願」這類題目時,一定要以「反攻大陸,解救水深火熱的大陸同胞」作為結尾。

國小三年級的時候,中國發生了六四天安門事件,我寫了生平第一篇被刊在報紙上的文章,內容是追悼那些被共匪政權迫害的年輕生命。那是一九八九年,我很同情所謂的「大陸同胞」,十歲的我是真的相信:我是中國人,而且是比較好的那種中國人,應該要解救對岸血濃於水的同胞。

後來的幾年,我讀中國歷史、背古文背唐詩三百、千里迢迢從屏東北上去故宮看五千年中國文化的精髓。我強記中國三十六個省份的文物風情,知道如果一個人要從廣州到開封,該搭哪條線的火車轉乘哪條運河。

直到國中三年級的時候,迷上侯文詠的有聲書,聽他講本國地理課本上的其實都是歷史,而本國歷史課本上的根本是神話。我半信半疑,決定將來要唸歷史系,弄清楚自己到底是哪裡人?

高中的這三年,那時候的中國正要改革開放,而台灣媒體早已經百家爭鳴,民進黨已經爭有一席之地,所謂台灣文學當紅,我參加台灣文學營、寫鄉土史報告、熱衷台灣本土政治、讀李敖各種批判國民黨的書系和黨外時期各人物的自傳,還在大學甄試的口試上對著一干統派的教授,就台灣是獨立於中國之外這個議題大放厥詞。

第一次民選總統,年紀還太小,不然我大概會投民進黨一票,當時我信仰台灣是一個獨立主權的國家,崇拜美麗島時代的異議分子,再也不相信終有一天有需要或是有必要回大陸解救所謂血濃於水的中國同胞。

最重要的是,我相信我屬於的這個國家,中華民國,驕傲地擁有故宮五千年的歷史文物,是經過辛亥革命、八年抗仗和美麗島事件換來的自由民主,雖然我們現在只能呆在小小的台灣,但這個島嶼才是海外華人心之所繫。更何況中國也不是原來的中國,他們不過是一個野蠻的政黨打贏了一場勝仗,得到比較大片的土地罷了,全世界都不喜歡他們。

又過了幾年,台灣盼到政黨輪替,一位台灣之子宣稱要獨立建國,我不懂他的意思,我們不是本來就是一個國家嗎?真要獨立也無妨,我已經準備好在獨立公投時投上一票,即使和中國翻臉而戰也願意。可是他當了八年的中華民國總統,除了喊口號,什麼都沒做,他只是不斷地把我們分門別類,貼上標籤,說我們不愛台灣。

至於這八年,台灣以外的世界快速轉換,中國崛起了,百萬的台灣人去中國工作,全世界都想要學中文,應驗了上一個世紀的大人告訴孩子們的: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想當年這些孩子充滿願景,等長大以後才知道:中國人指的原來不是自己。

我們是台灣人。

是呀,我總是這樣跟外國人自我介紹:我講中文、讀中國歷史、喜歡中國文化、但是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這些年中國人越要說我們是一個國家一家人,我就越想跟他們分清楚:我是台灣人,和中國人不同。

即使如此,我還是和二十歲的時候一般地堅持,中華民國在台灣,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我拿著一本墨綠色的護照,雖然進不了中國,但可以走進全世界。走過這麼多地方,的確有不少人把台灣Taiwan和泰國Thailand弄混,但是從來沒有人把台灣和中國搞錯,不管情勢如何演變,他們還是會說,啊,台灣是自由民主的國家,不像中國。

我很想告訴某些台灣人,你們搞錯了:我們之所以成為台灣,他們之所以叫做中國,不是因為兩岸到底是不是同文同種?一邊一國還是一國兩制?也不僅僅是因為我們有自由和民主這個中國人永遠無法理解的價值而已;更重要的是台灣人不但擁抱西方的自由民主,還保存許多四書五經上寫著的善良文化。如果台灣人也效法文化大革命時期的紅衛兵,那台灣就不可能會是今天的台灣。

然幾年的本土化,他們說要徹底去中國化,卻把儒家的溫良恭儉通通都去掉了,好像以愛台灣為名,違法亂紀都無所謂。

我所認識的台灣人,是兩年前即使幾十萬上街,還能警民一片和樂融融,創造全世界民主國家都沒有過的理性和平遊行;是四川發生地震時,大家熱心捐款伸出援手幫助那些民進黨口中所謂的共匪敵人。可是今天看過新聞後我感到很悲哀,因為小時後自以為自己了解中國人,後來曉得原來我根本不可能了解中國人;直到此時此刻我才發覺:自己好像連台灣人都不太認識了。


2008.11.07。

11 則留言:

Yen 提到...

昨晚我一直看電視轉播看到最後(台灣時間約凌晨一點半)。一開電視時,真的整個人都傻了眼...

有人問我為什麼睡前要看這些會讓人失眠的畫面,我說,我要親眼看看,每一台新聞台,各種立場的畫面,實況的、錄影剪輯的,我都看了。用我自己的眼睛看,用自己的理智去判斷所謂的是非。

看到一個個警察帶著傷走到旁邊救護車的臨時救護站,包紮、止血,然後拐著腳,繼續回去值勤,無奈的低著頭穿上警衣,回到工作崗位,為的是什麼?? 真的,為的是什麼...

各位值勤的警察人員們,真的辛苦了!!!

芭樂米 提到...

要給妳拍拍手~ :)

匿名 提到...

同意, 台灣本來就是獨立國, 再弄一個虛名的獨立似乎沒必要. 但是沒有這個虛名的獨立, 我們還可以有外交空間嗎? 沒有外交空間, 我們還可以自稱是獨立國嗎?

台灣的政治是場羅生門, 我在藍綠裡面都找不到台灣的出口. 不是不絕望的.

執勤的員警受傷的有, 卻在兩三天前已經有人因為想要參加抗議, 在合法的情況下被員警弄傷, 也被拉上警車. 這爲的又是什麼? 更多知識份子也選擇譴責政府在暴力出現之前就限制言論自由的舉動.

說真的幾天下來, 我已不清楚誰是誰非了.

蛋捲 提到...

請不要在我的部落格上匿名留言。

khaihiok 提到...

我經歷的教育剛好是個分界點,
但我也有類似的認同轉換。
一直很想寫類似的文章,
但遲遲未動筆,
看了你的文章後讓我開始想敲鍵盤了。

Mamie 提到...

非常沉重的看完妳這篇文章,認同卻也跟著越發感到無力
曾幾何時我以為是文明平和的地方,我幾乎天天會開車經過的地方,成了電視上轉播如第三世界的戰場?所有的真理、公義,是行為暴力者說了便算,這是什麼樣的台灣?
我是臺灣人,不是中國人,這是身為民主國家國民的驕傲,但如今連我們曾經諷為鐵幕下不識民主的對岸人民,都無法不譏笑這荒腔走板變了調的民主社會,我只感到深深的悲哀...

junhsuan 提到...

helle
your msn might be "VIRUSED"
because it just sent me a virused URL to me.
just FYI.
junhsuan@hotmail.com

龍隆 提到...

記得一部由Robin Williams主演的電影"man of the year", Robin競選團隊裡的一位電視制作人說了一段話(大意如下):"電視最可怕的地方, 就是當一個瘋子和一個講話有憑有據的教授, 一起出現在電視上時, 兩個人的言論就顯得毫無差別".

真實已隱匿在語言中了, 我們眼中的正常, 在旁人眼裡則只是神經錯亂.

匿名 提到...

中共解體~!
三退6400萬...
詳情請見www.epochtimes.com

Thinkingape 提到...

我覺得這篇文章寫得真的很好!我可以轉載到我的博客嗎?

蛋捲兒 提到...

好啊,請引用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