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10-03

入圍時我對自己說:『妳應該無愧於這個時代。』



倘若說硬要有什麼紀念日的話,前兩天,是我來德國的第二個周年。

記得那個2006的紅色多事之秋,是帶著對凱達格蘭大道上未完成的懸念來到德國的,出發前還把部落格版面換成白底紅字,寫上切格瓦拉留給女兒的一句話:「妳呢,現在的條件很優越,生活在不同的時代裡,因此妳應該無愧於這個時代。」

離境前我說:我很遺憾無法親身參與到最後。然,我保證會盡力用自己的文字轉述我眼睛看到的一切。繼續地。何時何地。

可是人善忘善變。從零六年到零八年,島外,跨出步伐才知道自己被這個世界接受也拒絕,才看清楚這個世界無限美好也無限醜惡,才發現原來走進想像中的他方,親身體驗的親眼瀏覽的,都不是能夠用文字可以道盡的;島內,已經是現在的遠方,曾經經歷過的天災人禍,以為早已走到極端的壞,從此明天會更好,可是情況還可以更糟,直到沒有心力紀錄。

於是當我邊看帝國大審判,邊聽女主角用害怕堅定的聲音不斷闡述真理、價值會永遠被流傳,超越納粹口中的光榮偉大時,我還是掉下很多很多眼淚,並且氣憤自己沒有立場、沒有能力、沒有堅持寫下更多,去對抗這個時代所有的不公義。



看完帝國大審判的這個晚上,我徹底失眠,高中大學時看的那些黨外運動的紀錄片,像跑馬燈在腦袋裡轉呀轉。

影片中總有很多了不起的女孩,年輕的陳菊、年輕的呂秀蓮,她們用自己的身體去衝撞不容反抗的權威,和片中的女孩一樣無懼牢獄之災;還有一群優秀的律師,他們為公理辯護,(而不像女孩的指定辯護律師,竟然反過來指責她破壞國家體制,)在法院爭取台灣人的價值。

白玫瑰學生是一則夭折的寧靜革命,在近代德國的歷史上沒有改變任何事情,唯在終戰後的這幾十年,成了當時納粹德國唯一的知識份子良心罷了。可是台灣的黨外運動卻拓展了一個新的時代,把我們從為了追求不可能的國家光榮(例如反攻大陸統一中國)而有的恐怖政治氛圍中解救出來,於是當我走進世界,可以大聲地說我從台灣來,這是因為台灣的民主價值做後盾而有的驕傲和信心。

可是,看看現在,這個島變成什麼樣子了?



南方朔引用奧地利猶太詩人Erich Fried這樣一首詩,來注解納粹時期和慕尼黑的白玫瑰學生運動:

『它業已發生/而且正在發生/也將再次發生/如果沒有任何阻擋的事發生;無知者一無所知/因為他們太過無知/罪人也一無所知/因為他們都太有罪;窮人注意不到這些/因為他們太窮/而富人也不理會/只因為他們太富;笨人只是聳聳肩膀/因為他們太笨/聰明人一樣只是聳肩/他們太過聰明;年輕人不關心這種事/只因為他們太年輕/而老人也不關心/因為他們都已太老;這就是沒有任何事發生/來阻擋的原因/也是它過去發生/仍在發生,還會再發生的理由。』

而所有發生過的、正在發生的、還會再發生的一切,我有甚麼能力去阻擋?除了在部落格上發表文章,我對於自己出生的島嶼已經無能為力,一如我對這個世界不公平的事情一般。我該面的是自己未來,畢竟這是不斷迎面襲來的,最切身的。



這些年,中時部落格辦的這個比賽,逼著書寫的人年年分類自己的部落格,記得第一年我入圍的是「藝文類」,符合當時文藝青年的身分。後來我繼續寫,寫我最後的青春時光,感動了很多很多人,甚至給了一些人的人生更多勇氣,但是,連著兩年,並沒有感動過那些評審,讓這些文字入圍到「生命紀錄」去。

我在想,如果今年還有個獎項,我還是一樣選擇,即使仍然不會入圍,但我真的想不出來自己的文字除了是生命紀錄外,還能是什麼?

在我到德國的第二個周年紀念日,知道自己入圍了今年的「訊息觀點」,對照第一年迫不急待的發表入圍宣言,總覺得這不過就是忙碌緊張的生活中,某個小驚喜罷了,對我而言入圍初選大概就是終點了,倘若不是莉莉桑說我應該寫點甚麼和大家分享,與有榮焉,恐怕這篇宣言也會流產。

我想這樣說:很多人稱讚我寫的遊記很特別,彷彿帶著不一樣的眼光在觀察所經過的國家,可是,無論寫什麼,我都覺得那不是時事報導、跨國見聞等等就可以包括的。我的確高興自己的文字在這麼多年後,總是進步到某個階段,在人生應該勇往直前這個抽象的感覺之外,還可以傳達給讀者更多算的上是「新知」的消息。可是這不是我之所以在部落格上寫作的最後目的。

我之所以成為一個部落客,是因為我總是告訴自己至少要能夠寫到無愧於這個時代──但這真的是很個人的情緒,是為了當自己只能置身於事外且心無旁鶩面對自己人生時,唯一心安理得的理由而已。



當然我已經不再像第一次入圍時那般渴望聽到讚美或恭喜的話語,不過不如,就趁這個所謂的宣言發表,來檢視和重新認識都是誰還在看我的文章吧。

通通都要留言喔。這篇底下我每個留言都會回應,因為偶爾聊聊天或創造個五六十篇留言也很好呀。




2008.10.03,這篇因為不講電影也不談書,所以介紹就略過了。

37 則留言:

bwPingu 提到...

好一句"無愧於這個時代"。

我看angleeggroll的文章也已經歷經好幾個平台了,很高興能夠這樣繼續讀著天使蛋捲的生活與想法。

原來這一篇是入圍文啊,恭喜囉。

龍隆 提到...

留言不知要多寫什麼
因為我已寫了一篇文章
妳來看看吧

毒舌的龍哥
破天荒的沒說壞話喔

Dennis 提到...

都是德文,我光要找出回應的這個按鈕,就花了一點時間,呵呵!!

我很喜歡你的文章,或許是因為我很羨慕你在德國吧。我是一位設計工作者,柏林現在是正紅的設計之都。我曾在今年春天有幸造訪,雖然只是一天的走路慢逛,但記憶卻無比深刻。

您好,我是Dennis丹尼斯,而我喜歡看你的文章,繼續加油!!

Gloria 提到...

恭喜恭喜,我也有看唷~ ^_^

對了,之前寄的名信片不知道收到了嗎?

Polar 提到...

你一定要入圍的啊, 這麼好的blog.
我每篇都看啊, 和妳一起分享在異地的心情, 也感受到妳年輕的理想. :)

Angeleggroll 提到...

拼穀大哥,

不知道這是不是出身中產階級窮學生的愧疚感,我是覺得自己越來越有愧於這個時代。所以才要喊口號啊。


dennis,

是說,看到你照的柏林我就有一種:唔,這是哪?是柏林嗎?怎麼我沒見過的?的感覺。看來我得搬個家體驗其他區的風景,一直躲在東北邊也不是辦法。

可是柏林真的很棒,不然我也不會千方百計要來了。

遠見雜誌這依其大辣辣的把柏林寫在封面上,應該是專文介紹,你可以買來回味一下。

謝謝你喜歡我的文章。


Gloria,

有有,謝謝妳。我還把他貼到牆上呢。

希望下次有機會也寄給妳。


Polpr,

其實我已經不年輕了呀,最後的青春已經過了。

謝謝妳這樣說,可是我也是去年前年連續兩年沒有入圍紀錄生命初選,可見得也沒這麼當然。


龍哥,

謝謝你在百忙當中還寫這麼一篇文章。我們私下說喔。


呼,趕緊回覆,以面越積越多。大家可以盡量喔,我難得回覆,所以把握機會問問題,要電子書等等,還可以玩老實說。 XD

新朋友在五個留言中佔三,很讓人開心。

菁芸 提到...

恭喜妳XD

最近好嗎?晃眼過去我大學生涯剩兩百多個日子,整個陷入畢業慌。
成日擔心著畢業後和再進修間的空檔該做什麼來充實自己,增加自己的經驗。
都知道出社會畢竟和當學生很不同,但是隨著時間越來越接近,我整個就不知道該如何跨越這界線。

這個下午遇上回北加州後久違的小雨,也算是宣告秋天終於來了,吹著涼爽的風,是個適合小歇的午後。

Una 提到...

好棒唷寶貝
恭喜入圍!!!!!!
這是你應得的
要繼續寫好文唷
大家都很期待呢

巫山 提到...

原來你是2006年到德國的呀!
2006年冬天我到德國流浪了兩個月
卻沒有遇上白色聖誕節,那年冬雪聽說在我離開後才就定位,真嘔呢!

喜歡你的文字,總能帶來點什麼〈還說不上來到底是什麼〉,呵呵!

LAUREL 提到...

Dear 蛋卷姑娘:

冬天的腳步應該已經來到德國了吧。多保重身體,不知道暑假期間寄給妳的明信片是否有安然地到達目的地?XD

恭喜妳入圍。但不論妳有無入圍,還是會閱讀妳的文字,並在當中聽得足可提醒自己不要活得太理所當然的警鐘。眼前的一切都是努力得來的。

chihyueh 提到...

蛋捲~
因為耀輝大哥/Peggy/bechild與妳家的網網相連,總是三不五時來逛逛,看妳的文字,換心情換腦袋,也希望可以沉澱一些什麼。
前一陣子去德國,不過只在南部和西部奔波,因為時間的考量就犧牲了一直想拜訪的柏林...
恭喜妳!也請繼續保持這股書寫不輟的力量喲^^

兼善天下 提到...

"通通都要留言喔"!
看到這一句, 趕快留下足跡.

無愧於這個時代-- 好心安理得卻又充滿著期許. 這讓我想到自己最早在奇摩取的暱稱, 不知道要叫什麼, 而後很隨興的叫了"兼善天下"這名.

多年以後, 儘管覺得這匿稱太長太難打, 跟朋友介紹部落格時甚至會感到尷尬-- 當時為何這樣取名ㄚ...別人是否會覺得太狂妄了呢??
不過畢竟取名的瞬間, 就是反映當時的態度與期許吧! 儘管並不是古代士大夫能有那樣大影響力.

寫部落格也是吧! 我是當作人生的記錄的. 多年以後再回首, 能真切看到自己的心境轉變與成長.
至於他人的共鳴, 就當是附加收穫吧.

ps.
無論妳是入圍那一類, 都不減我對妳思絮的喜愛.

fiatlux 提到...

恭喜,蛋捲。

看妳的blog這麼久,也忘了究竟05還是06年開始的,其實心裡明白的很,入圍這獎項對妳來說只是錦上添花罷了,有於沒有,無損於妳一字一句的價值;
但理所當然仍要來恭喜一下,畢竟也不是小事,自己喜愛的作家(沒錯沒錯,出過一本小書不管正不正式都算作家 :P)受到肯定,也會開心一下的,呵。
遙想當時妳的一句話,讓我難以忘懷,甚至最近在文章上引用了這句話,想了想,對於常造訪此地的朋友,妳真的是帶給我們很多吶。

加油吧!只要繼續寫,永遠都有人看的。恭喜。

莉莉桑 提到...

是說,我都被提到了,當然還是要來簽到一下。

從認識到現在,我們一直讀著你的文字之中的成長,並且遙遙地看著你的背影,輕輕地晃盪在德國的街上,或是聽著你的聲音從skype那端傳過來。

在跨越文化與國界之下,你總是給了我們這些關在島嶼的人們,一點不同的思考方向。:)

小王子 提到...

恭喜囉~蛋捲~

還真是好久不見~
一晃眼已經兩年了!

這兩年發生好多事喔!

我們從花蓮回到南方了!
雪伶的弟弟結婚了!
還有她妹妹考上研究所。

現在的我們有點像在撞牆期,
不知道該把牆給撞破呢?
還是繼續在圍牆邊東繞繞西繞繞?

我們現在看起來工作忙碌,
卻很荒謬地被歸類為"失業族",
而且在十月1日被強迫加入國民年金。

很好笑!很奇怪的國家!
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總之恭喜你入圍啦!
雖然我一點也不驚訝!
好像這是每年都要發生的事一樣!

AngelEggroll 提到...

給菁芸,

XD,我也不能給啥意見,因為我還是學生。時間真的過的很快,轉眼間你從高中生變成大學畢業生,真的是不知不覺。

(就算有發覺也無能為力啦。)


給Una,

但恐怕還是寫不了一本書呀。


巫山,

我不喜歡雪,所以那年只下一場雪完全符合我對冬天的期待。今年的現在柏林已經爆冷,大概會有很多場雪,我很苦惱呢。


laurel,

同上,夏天在我從羅馬尼亞回來後就倉促結束了,今年是冷冬,在瓦斯費大漲之際,真的很讓我苦惱。

話說,我總覺得大家都比我看得見文字裡的正面力量,可是我不行。


chihyueh,

耀輝大哥真是幫我打了很多廣告哪。

至於寫作的動力,是越來越少了,生活有太多要面對的壓力,部落格只好被放到後面。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寫多久?

AngelEggroll 提到...

兼善大哥,

總比天使蛋捲這過於可愛也可笑的暱稱要跟著我一輩子好啦。

其實入圍這件事情,真的是無所謂,我還是比較在乎和介意自己始終申請不到獎學金,這才是真的傷痛呀。啊啊。


給fiatlux,

我得說,搞不好這本小書就真的是我人生唯一最後的一本了。因為我真的不是持之以恆的寫作之人。

在此也要再次謝謝你和其他始終支持我的人,真的是希望自己可以帶給你們一點什麼呀。


親愛的莉莉桑,

可是如果不是妳偶爾的簡訊和發功,我是真的撐不下去。

那真的是意義重大。每次想到妳給我的力量,都會想說還好那年我有為了刺探敵情而跑去認識妳。XDXD


小王子,

真的。那天我才和阿邦感嘆過時間的飛逝。

是說,其實這種事情也不會每年都發生,因為我也失敗了兩年呀。

希望你能衝破撞牆期。

電子羊 提到...

「妳呢,現在的條件很優越,生活在不同的時代裡,因此妳應該無愧於這個時代。」

謝謝妳寫出這句話,因為看到這句話讓我某個部分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就像是撥雲見物燃後忽然了解自己到底在堅持什麼一樣。
我的能力很微小,也不是全然的接受而且喜歡這個世界和社會的現況,但是長久一來我一直堅持著某種被人家稱作叛逆或反骨的言行和思想,因為我仍舊是想改變的。無數次覺得應該要放棄了,跟這個被我看來某部分壞死爛掉的世界和社會同化好了,認同原本不認同的事情,順應原本不順應的道理,如果盲目一點會不會比較輕鬆呢?但終究是沒這麼選擇。這是一言難盡的。

我想也許就如這句話罷:「妳呢,現在的條件很優越,生活在不同的時代裡,因此妳應該無愧於這個時代。」

謝謝妳的文字^ ^
還有恭喜,希望能持續看見妳的文字:)

跑兒 提到...

最近很有上課上到不知今夕是何年的茫然感。我真誠希望這個碩士學位真的跟她傳說的同樣那麼值錢XDD

是說我想知道妳冬天的計畫。沒意外的話,這個冬天我會再一次出現在歐洲大陸上。(眨眼)

明信片到了再告訴我喔。

ISAAC 提到...

看妳的部落格也搞不清楚有幾年了,但從來沒有留過言,包括妳印書的時候。直到看見你最後一句「通通都要留言喔」,還真夠蠱惑人的……

要「寫到能夠無愧於這個時代」啊!那我看得一輩子寫下去了。也不賴!

Solo 提到...

哈哈,小弟不請自來,順道摸來你家,發現這裡真是個舒服的地方。
妳也入圍了,真好。
妳入圍的是訊息觀點類,更好 LOL
(這個讚美有一點私心啊)

那就預祝妳拼進決選拿獎盃啦!

Color 提到...

Indeed, your blog is unique and deserve this honor.

Very often, a blogger just express his/her feeling about something, somewhere or someone. It might be very personal, descriptive or superficial. You do express your inmost thoughts about what you've experienced. That's why readers, like me, are attracted to your articles and styles that reflect your thoughts.

Congrats! For all the readers who are lucky to enjoy your articles.

Bechild 提到...

Dear 蛋捲:

我很不死心地來妳的版試了好幾次,但我今天終於知道問題出在那了,原來我前幾次都沒有把驗證碼填出去,(昏倒。)

而這聲恭喜是一定要說的,我想妳分在「訊息觀點」這一組很好,因為就文字裡,我認為妳是非常有想法的作者,而且我相當喜歡妳的創作量,常常以為寫作和閱讀一樣,需要量變產生質變,這點我非常需要和妳學習呢!:)

請繼續寫,也再次向妳說聲恭喜!!

生活中的點滴 提到...

在妳的時空旅途中
所畫出的時間軸線 獨有且唯一
舉目所望
無論是公館的車潮、德國森林
只是點綴其上的花火
也只有妳
能夠扭曲時空改變重力
把屬於妳的歷史線轉向想望的世界

想像著
想像著
即使是一條封閉的時間線
未來的妳遇見現在的妳
也會大聲的說
蛋捲 妳好棒!

(ps.封閉的時間線在廣義相對論相關的解說裡,有可能是時空旅行的立論)

only 提到...

雖然我已經在別的地方(留言板)道賀過了,但是,看到這麼多人湊在同一篇下面,還是忍不住站了進來啊(這是什麼阿桑心態嗎?!)

親愛的,妳的文字(無論是哪個時期的)一直以來都是我重要的支柱,不管妳飄搖到哪裡,總是會以獨特的視角,帶給我最真誠的感動。(以上非推薦序還什麼的,雖然不錯像)

請原諒我最近對文字失控的駕馭,其實有很多想要說的,但還是就此打住吧。(其實是油盡燈枯)

但親愛的我想妳一定懂,那些在文字之外的在MSN之外的在見面之外的,對於妳入圍這件事(或對妳受到更多肯定這件事),純粹的喜悅與祝福:D

我非常非常非常想念妳。

雨漣 提到...

差一點兒,要因德文而卻步了。
但,總似乎應該說些什麼啊。
入圍恭喜,但更該拍手的是,不管怎樣,你總是走在自己的路上吧。:)

MEB 提到...

入圍了,恭喜呢
我向來對中時部落格獎項的分類覺得頭疼,因為,是也不是,總沒有三言兩語的分類項目,可以道盡寫部落格的初衷呢

不過蛋捲,請盡量創作吧,我也很喜歡妳的東西呢,是用一些我不願意使用的文字在講我認同的東西

AngelEggroll 提到...

電子羊,

因為一直在思索如何回覆妳的留言,就擱著了。

我記得自己第一次看到這句話時也很震撼,那時候我關注於樂生事件,以為自己有機會改變世界。可是後來私人生活的過多瑣事需要應付,拯救地球的任務接不下來,就忘記了。

我們在文字裡反省這個社會的不美好,可是到底是不是就能從此無愧於這個時代呢?我一直沒有答案。

所以我說這句話真的只是用來讓自己心安理得的口號而已。

也許我們都該謝謝說出這句話的人,但他的精神和他的時代,的確祇能是我們遙不可及的鄉愁而已。

希望妳懂我在說什麼。


親愛的跑兒,

冬天我會在歐洲大陸,我希望這是近幾年的最後一個在歐洲的冬天。

希望有見面的機會。另,我收到明信片了。


isaac,

每次我看到文欽的朋友的部落格,都會有種想認真讀書的感覺,你的也是。我真希望自己也可以用理性的文字寫出我的觀點,那可能會更有力量,(或者不然?)

AngelEggroll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AngelEggroll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AngelEggroll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AngelEggroll 提到...

solo,

噗,請不要自稱小弟,因為你還是虛長小妹我幾歲呀。

結果決選結果出爐,誰也沒有入圍決選。真是令人遺憾,也許我們都不夠輕鬆有趣吧。


Color,

部落格如此公開,可是內容卻如此私密。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像在辦蘋果日報,寫的都是當下灑狗血的情節,但過了就忘了。

可是蘋果日報的銷量很大,也許這是為什麼還是有讀者喜歡我的文字的原因?

如果你還有看到我的回應,可以再給我一次你的部落格網址嗎?上次我重灌電腦,遺失大部分的網址,已經很久不曾去那裡逛過了。


親愛的Bechid,

其實看到你的留言後我想了很久,就是你說的創作量這件事情,因為我感覺到自己的創作量越來越少,是因為這樣品質更好或更差呢?

但我想也許我太過雕琢了,我以為應該每篇都要寫好,可是最後往往變成沒寫。書寫的這些年,我改變真多。

AngelEggroll 提到...

生活中的點滴和Only,

以前我總是覺得自己可以出一本書,我想你/妳也會這樣相信。可是在這麼多年的閱讀後,你/妳還相信嗎?我自己已經不信了。

我很想念那個我們第一次見面的跨年夜,那時候我剛剛跨出腳步真的走向世界,而你們是我背後的力量,我以為我可以有一個漂亮的姿態或背影,讓你們能夠看著甚至跟著。

但後來我走的有點踉蹌,可是我私心的希望,等我有天摔倒了,回過頭,還是可以看到你/妳。

只是想說,自己的文字有讀者如你/妳,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真的。


雨漣,

謝謝妳的道賀。但我並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走在自己想要的路上,我想我永遠也不會確定。


meb,

我只感覺到,自己在訊息觀點這一欄就顯得很弱呀。

決選的結果公佈後,果然印證我的想法。

小趴 提到...

看到通通都要留言~就乖乖的留一下足跡了..
雖然已經沒像以前那樣很有空..不過我還是會默默的淺水觀看你的文字^^  

曾秋貞 提到...

恭喜妳入圍
因為人氣獎我有投妳一票
喜歡妳的文章
歸類於"訊息觀點"好像也蠻符合ㄋㄟ

卡拉貓 提到...

哈囉~
我是從你在Freiburg的文章一直找找找~
找到這裡來~
你寫的西藏給我很多的感動~
沒想到你也在柏林阿~
很喜歡你的文字唷!

我總是很苦惱
自己的文筆寫不出我想表達的思想
那一種疏離的、只有意識型態的~
或是談一些精神層面的~
到最後只能搞笑!
哈哈!

加油!

卡拉貓

黃大胖 提到...

你的文筆真的很好
入圍當之無愧!

我覺得一個好的文章真的會讓人感動
會touch到人心
你的文章就是

很羨慕你
我的文筆超差的
只能寫些沒營養的東西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