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9-27

不等。



「我希望今年可以去滑雪。」「好呀。什麼時候?」「我不知道,因為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就這樣等到下雪。」「妳還再等嗎?」「很久以前我就不等了。」「真的嗎?我以為妳還再等。」「大概吧。嗯,對呀,我的確正在等。」「我希望妳不要等。」「可是我等的是另外一個人。」「誰?」「我不知道,但總會有人來吧?」「妳幹嘛等一個不知道的人?等到的不一定更好。」「無所謂,總比等不需要被等的人好。」「誰說的?最好是誰都不要等。」「好,那從現在開始我不等了。」 「真的嗎?」「對呀。可是我還希望今年可以去滑雪。」「好呀。什麼時候?」

不等,就走囉。


2008.09.26。

1 則留言:

女巫 提到...

嘿,每次在你家看到跟我有關的,我都很害羞,就像要在你的書前面寫序一樣..

別人看來,也許我們都是那種在十字路口不會猶豫太久就往前走的,但其實我們只是不願意就這麼停下來,

因為我們會問自己,為什麼要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