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9-19

如果紀錄一場旅行。二。



當我在羅馬尼亞的某一天,整整走了十公里的路,艷陽曬得我幾近脫水,邊走我邊問自己這是在幹嘛?許多車子停下來說要載我一程都被我拒絕。當時我相信自己是為了不讓別人有機會干預我自己想要親身驗證到底有多遠的路而拒絕。

可是現在,我是說此時此刻,當我在柏林在圖書館或在家在書桌前,羅馬尼亞好像已經變成一個輕描淡寫的故事,因為平安回家了,旅行再怎麼驚險刺激,都是過去,和誰誰誰擦身而過時,也預告將來的兩不相見,當然我可以排成鉛字方便緬懷,可是這輩子卻再也沒機會複習。

有時候我回質疑或著急自己再不開始寫去羅馬尼亞的遊記,寫那些瑣碎的,邊聽著喀爾巴仟山脈的風細微地呼吸,邊和小鎮的竊竊私語,很快就會像那場才在年初的環島之旅,被永遠遺忘在海的另一端。

直到最近,在我認識的女朋友們當中,有人去過澳洲、去過紐西蘭打工旅行;有人去了蒙古去了印度去了雲南;有人又遷移到新加坡到寮國到大陸工作;有人還在北美還在歐洲念書,這些不安於室的女生,像我,倘若回家了,心裡盤算的是下一次的啟程,地點從阿里,到阿拉伯世界或阿拉斯加、熱帶雨林撒哈拉沙漠到南極北極等等。

地點光怪陸離,這些女生想去的,我們想去的,好像都不再是正常女生想去的地點。為什麼?

就像後來我所讀到的那些旅遊故事,越來越多人去西藏,已經不稀奇,不夠危險不夠冒險,有人以為辭掉高薪工作選在嚴冬去繞一趟阿里是一種看似人生高不可攀的挑戰,可是顯然又略遜那些挑著較難走的滇藏線或川藏線騎單車進去的瘋子一籌。以致當我瀏覽每個女孩子的部落格,讀她們的經歷、讀她們的心情、讀她們在旅行中的長大,心底問:會不會呀她們也在暗自較量,誰走過的路比較稀罕?

而今天晚上我無意看到自己在去羅馬尼亞之前寫過的文章,我忽然有點懂了:因為旅行呀,永遠都一種自我滿足和虛榮。就算沒有被文字白紙黑字的紀錄下來,也一樣。


2008.09.17,還可以繼續看如果紀錄一場旅行

1 則留言:

兼善天下 提到...

每個人的旅行可以有各種目的:
可以是去冒險, 體會新的節奏與生活(有別於一成不變的工作); 或許只是為了逃離目前的環境; 可以去快樂拍照, 可以去大啖美食, 可以體驗宗教藝術, 或看看不同的臉孔; 可以與心愛的人一同分享心情; 或一個人在異鄉想念親人.......又或者只是想把多餘的假期或金錢用掉而已.

不必向別人解釋, 別人也不一定會理解........
高興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