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7-18

依靠BVG維生的人們。



BVG是柏林市大眾交通運輸系統的簡稱,在德國各城市,都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大眾交通運輸系統,最龐大的如柏林,由通勤電車、市內地鐵、行經本地的火車和輕軌電車、巴士組成。

初時我只覺得柏林的BVG乘載大多數柏林居民日常生活的移動,但生活的越久越發現,原來BVG和柏林市內許多不同族群的生計,有著密切的關聯。搭一趟地鐵,可以數出五六種行業。

首先當然是各站管理和駕駛列車的工作人員,這群人也是柏林最歇斯底里的上班族之一,長期的薪資成長跟不上物價波動,讓他們總是間歇性的喊罷工並且真正罷工,讓人們出門時總是帶著不知所措和焦慮,就怕自己不能準時到達目的地。

正式編制於BVG的還有查票員。他們是喬裝之王,往往兩人一組,扮相多變,有時候看似上班族、或嘻哈風格的年輕人、或情侶、或不相干的兩個路人,隨著眾人上車,然後迅雷不及掩耳的拿出證件,要大家把票拿出來,由於兩個查票員分別從車廂兩側夾擊,倘若有意搭黑車者,絕對來不及逃跑。

兩者都是專屬德國人的工作,他們算是在失業率極高的柏林市中,捧住一份鐵飯碗。柏林還有許多找不到工作的人,其中以外來移民為大宗,他們也以靠人潮眾多的BVG,找到屬於自己維生的方式。

在歐洲各大城市的大眾運輸工具上看到流浪樂手演奏已經不稀奇,柏林不例外,才剛剛在月台上經過一個拉小提琴的男人,上車又上來兩個小女孩,一個彈手風琴,另一個搖頭晃腦的唱起中南美洲的民謠,得鐵著心腸才不會把錢丟進被捏了又捏的紙杯裡。

賣藝的人剛下車,又上來一個扮相怪異的中年男子,拿著獨立發行的報紙,快速的解釋辦報理念,一份一歐元的叫賣著。這些人穿著通常破爛,叫人摸不清到底是為了獨立發刊的理念而貧窮,還是臨時打工的流浪漢?

終於車到站,擺脫車上賣藝賣報的,一下車又圍上幾個吉普賽女人,不是要錢,是要票。在柏林乘車買張單程票是二點一歐,很貴,但一張票可以坐兩個小時,很多人用不了這麼多時間,於是聰明的吉普賽人就等在出站樓梯口,蒐集乘客不要的票,再轉賣給貪小便宜的人。而我最近看到越來越多年輕人也加入這個無本生意的行列。

還有很多年輕的亞洲男子,不要票,就默默坐在月台上一整天,身旁放著一個黑色大塑膠袋,兩三個人一組,看似又一群無業遊民又不是。熟知門路的癮君子靠上來,原來他們在賣菸,德國稅高菸價也貴,很多東南亞的年輕人不會講德文,卻靠著賣走私菸生活得相當不錯。

這些都是依靠BVG維生的人們,他們展現了柏林勤勞、多元還有無限生機的一面。雖然柏林的BVG不似台北捷運或公車的乾淨俐落,但是卻給予了許多可能性:只要願意拉下臉,就絕對能靠著BVG討生活。


2008.06.15。原文刊載於數位時代七月號。

2 則留言:

national lottery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Arthur 提到...

確實是如此......

另外,

買便宜車票要小心檢查, 偶有塗抹痕跡,

但只要不滿意,

馬上轉身回去退票,

他們也是二話不說退錢給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