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7-15

一 一。




決定去看這部電影時,我沒有預料到片長竟超過一百七十分鐘,開場前,我也不知道這部電影進行的同時,許多在台北的過往也跟著釋然。

電影裡穿插著類似如此的句子,『我發現我每天只能講同樣的事情,』『為什麼這個世界和我想的不一樣?』『如果事情再重來,也還是只能這樣,』『我們只能看到一半的世界,』『人總是害怕第一次,』『作自己不想作的事情當然不快樂』 等等,不特別,可是會在心裡輕聲說「對呀,因為這就是人生。」

電影裡穿過這樣的場景:大安區某個有警衛和電梯一層樓四戶的住宅大廈,家裡有一個老奶奶、建國高橋上川流不息的車潮和橋下路邊違章和住宅參雜的街景、情竇初開的年輕男女,靦腆的去廉價旅館偷嚐禁果、在卡拉OK談生意的中年男子,邊喝邊醉邊談生意邊摸旁邊的女人一把、圓山飯店的婚禮,鋪張豪華也俗氣、醫院裡剛出生的寶寶,爸爸拿著V8哭著拍攝、會議室內外大夥兒曾經在經濟景氣時大賺一筆,又因為科技日新月異而忙著籌錢、甚至家裡總會有一個好賺錢又不老實賺錢的小舅子,時常得向姐夫借債。

這是我記憶中最真實的台北,很平凡,每棟大樓每扇窗戶裡似乎都上演著類似劇碼的那種平凡。這個記憶不是來自於成長的過程,(我不是在台北長大的孩子,從踏進台北開始至今莫約九年多,)也不是後來我在部落格裡描述的戲劇張力十足的故事。這個記憶比較多來自於將近五年的初戀。

妙的是,「初戀」這樣的字眼,用在這部電影的觀後感想裡,剛剛好。透過這部電影裡也的兩段初戀,(也許三段?)導演提了兩個問題:人生能不能重來?或這個世界是不是想像中的美好?劇中的人後來有了答案,觀眾當然也有答案。

而電影在一場婚禮中開始、高潮在新生兒的彌月飯局上、伴隨一場喪禮結束。婚喪喜慶、生老病死,娓娓道來,那真的就只是一大家子家的故事,搞不好也就兩三個星期之內發生的事情,可竟也和我的初戀記憶不謀而合。我確實訝異,到頭來我曾以為多麼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不過也就是一個平凡的大家庭裡會發生的小插曲,只有這樣罷了。

於是我想,在獨自經過後來的台北,四五年後飛越過四分之三個地球,我終於可以漸漸地看到當初那另外一半本來看不見的事情,認清我在台北前面二分之一的歲月,其重量可大可小,倘若輕如羽毛,那飛走也好。

我說這是歷經過世事的坦然。是的,「我也覺得自己老了。」




電影『一一』是楊德昌生前的最後一部電影,發行時間是上個世紀末,在國外獲獎無數,包括坎城影展最佳導演。那時候我們都讀到這則新聞了,可是因為當時的我們還不願意像後來掏錢去看流浪曲或是不能說的秘密這樣掏錢去看國片,所以楊德昌不願意電影在台灣上映,沒有發行DVD,成了一部傳說中的電影。

我很慶幸,八年後在德國竟然可以看到。


2008.07.15。

2 則留言:

水瓶子 提到...

我幾年前也聽人講有這部戲,然後不知道在哪裡就買到了這部片,看完後覺得台灣顯有電影拍出"中產階級"的片子,不是學生電影就是邊緣題材。

我想這部片,是少數的一部講中產階級的故事吧!

Polarbear 提到...

我還在台北時,朋友借我這一部片子看,很喜歡它淡淡又真實的風格.的確很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