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6-27

柏林,現場直播。



下午兩點,柏林的空氣漾著濕氣,氣象預告說晚上是晴,可是分明天空灰濛濛地,眼看就要下雨。人人心裡既焦躁又興奮,整天都不能專心,又要強迫自己專心,好不痛快。

和幾個大男生約好晚上七點半,六點之前,我正襟危坐的在圖書館念書,窗外已經傳來鳴笛聲;六點十分我搭電車回家,剛好下班的乘客一臉迫不急待,剛上車的人們臉上畫好一道黑黃紅,帶著三色手腕護套,把國旗當作披肩或圍裙;六點半家門旁邊的餐廳已經聚集了紅色上衣的土耳其人,向行經的德國車子叫囂。

天空的雲還沒有散,仍然一副山雨欲來之勢。

是的,就是今天晚上了。2008年歐洲國家盃的半準決賽,德國對上土耳其,今天晚上在瑞士的巴塞爾。而遠在天邊的柏林屏息以待。

本來沒甚麼來不起,既然柏林是首都,德國踢進四強整個城為之歡欣鼓舞是理所當然。然絕對不只這樣,柏林是世界第三大土耳其城市,為數眾多的土耳其人甚至占據柏林兩個城區,圈為城中之國,比起德國理當進入晉級,這可是土耳其隊史第一次進四強,他們更加為之瘋狂。

之前相安無事,大夥兒各自慶賀各自的勝利。今天卻不同,一個城市兩個國家要在足球上對決,緊張程度從全副武裝的警察如臨大敵之貌可見一般。

前晚和來自台灣的朋友討論,那麼對於土生土長於柏林的土耳其年輕人來說,該支持誰?

莫約七點,我搭車到柏林中央火車站時得到答案,上來一對情侶,左半邊的臉上畫上白色星月符號,右半邊的臉則是紅黃黑三色旗,男生笑得開心說不管哪邊贏,都是贏,都要慶祝。

七點四十分,距離球賽只剩一個小時,我和朋友卻被擋在布蘭登堡門的好幾百米之外,那兒三層電視牆前已經站滿四十萬球迷,遠遠都能聽到加油聲。只好悻悻然地再走一段路,直到八點二十分,才擠進附近的某個啤酒花園。

挑了一個有趣的位置坐下,面前全是穿紅色球衣的土耳其人,背後則是著白色上衣的德國球迷。八點四十五分,球賽正式開始,緊張萬分。

土耳其隊精力充沛,不斷強攻,於是前面不時報以熱烈掌聲和嘆息聲,後頭則是一片寂靜看德國隊一而再再而三的傳球失誤。九點零七分土耳其先馳得點,毫不留情的轉過身來對著目瞪口呆的德國球迷高唱「auf Wiedersehen! Deutschland!」(再見了德國隊!)弄得大夥兒不知道該哭該笑;還好四分鐘後德國隊再靠Schweinsteiger用對付葡萄牙的同一招扳平,這時德國球迷也不甘示弱的高喊 「auf Wiedersehen! die Türkei!」。

既然踢成平手,上半場幽默的結束,相約的巧遇的德國和土耳其朋友們還是能夠相互擁抱和寒喧的。

但下半場總要分出個勝負,十點過後,只見土耳其還是頻頻射門,德國隊還是屢屢失傳,眼看坐在電視牆下方的兩邊人馬火氣直升,忽然間,(據說是因為維也納的一場大雨,)訊號中斷,畫面空白。

這下可好,那還真是天澆一桶冷水下來,所有人都冷靜了,這時候只能專心聽著廣播,緊張地咬牙切齒,大氣也不敢喘。停播的這段時間說不上來有多久,但如年漫長。

等到球賽再度回到眼前,時間所剩無幾,十點四十分左右,溫吞的德國隊終於發動整場比賽的第二次真正攻擊,Klose把球頂進球門,二比一領先。這下連德國總理梅克爾女士都跳起來鼓掌了。

但土耳其不愧為本屆逆轉王,每一場比賽都奉行安西教練的名言:「如果放棄比賽就結束了。」五分鐘後他們也踢進一球,追平。前排的人站起來又唱又跳,後排的人也坐不住了,大家都好激動,眼看就要進入加時賽。

十點四十七分,那已經是正規賽的最後一分鐘,忽然間後衛Lahm衝進禁區,接著球來了,只聽到主播喊著「Tor!」比聲音慢了一秒鐘的畫面上,傳來進球的畫面。

三分鐘後裁判哨音響起,德國隊六度進入冠軍賽。

所有土耳其人過了午夜就像灰姑娘的南瓜車,一下子在城裡碰的消失了,只剩下德國人高聲唱歌,中央城站比來時更熱鬧,全是要慶祝的人,而柏林的天空煙火四起。連不是德國的人我都跟著興高采烈著、喊著、歡唱著。直到一點才踩著滿的啤酒罐碎片,搭著電車回家。

望著窗外,吵鬧依舊,嘿,那麼星期日晚上大家在一起看球吧。


2008.06.26。

1 則留言:

福熊 提到...

電視新聞有報導這一段德國和土耳其隊的球迷的緊張對峙,不過看天使蛋捲的第一手記錄正有真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