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5-25

打破一個盤子。



今天我打破了一個盤子。

這是一個很漂亮的盤子,藍色的傳統中國蘭花花紋爬滿盤面,是一整組餐具中的其中之一,在Freiburg的最後一天,我親手用報紙仔細包好疊在紙箱裡,帶到柏林來的盤子。

搬到小公寓時,他挑了其中三種大小各五個盤子給我,當時他說這是一組餐具,千萬不要打破了。但是,既然擺到我家來,他就有心理準備不可能完璧歸趙。

是呀,忘了從幾歲開始,爸爸總三不五時的問我「怎麼拿甚麼東西都會掉?」一開始是個疑問,後來變成一個預言。直到我長大了、一個人獨自生活很久以後,才恍然大悟這句話甚至是我生命最貼切的註解之一。

我不但時常把拿著捧著緊緊握在手心裡的東西不小心掉在地上,常常在自己身上碰出傷口、撞掉東西再砸上自個兒的腳掌,或是迷迷糊糊的就把不該忘記的東西忘在再也找不回來的地方。

也不是不想自覺而更小心,偶爾也懷疑這樣散漫不小心的人生態度,老天爺可以縱容我平平安安的過下去到幾時?

事實上,經過這麼久才打破第一個盤子讓我很訝異,就像獨居的這幾個月我都記得要帶鑰匙出門,比起從前像是不可能的任務。我以為我又離獨立生活,更進一步。

但該來的還是會來。今天下午,我邊把剛洗好的碗盤堆疊在瀝乾架上,忽然想到甚麼事情,大抵也無關緊要,迴身要走出廚房,才感覺到手肘撞到最外側的盤子,連幹字都來不及說出口,就聽到匡啷一聲。盤子砸在地板上的聲音很重,紮紮實實斷成三大塊,還有四散的碎片,而想要挽救的手才伸出去一半。

時間凝結在支離破碎的盤子上。這一組盤子恐怕再也不能完整,(也許在他決定送給我的那一瞬間就注定不可能再完整了。)要是沒有轉身,或伸手夠快,倘若我沒有在不對的時間又想去多做些什麼不必要的事情?我難免會這樣想,然我終究只能感受到墜落。

我總是想要辯解自己為什麼如此不小心,我也總是很小心翼翼不犯無心之過,可是,我始終沒有擺脫過這句「怎麼拿甚麼東西都會掉?」的魔咒。

為了以示負責我打電話告訴他,我今天打破了一個盤子,他說沒關係呀,他早知道我。是呀,我們還能夠再講甚麼呢?最後,我再次拿報紙把四分五裂的盤子包好,一如當初它還完整個時候,但手心被扎了一下,現在已經不太痛了。



打破盤子時我正在聽這首歌。


2008.05.25,當然,這些文字帶著更多意義,就不寫了。

3 則留言:

Arthur 提到...

vorsichtig.

八月女生 提到...

處女座的我以前也很不能忍受東西的不完整或丟失
這幾年年齡增長,愈發能體會捨得的藝術
不管人事物皆然
當時間到達 就瀟灑地讓它離去
並感謝它曾經的陪伴和曾有過的快樂時光吧

善待自己,也是一門值得學習的藝術
以前學校沒學過
長大後就靠自己逐漸自修嘍^^

匿名 提到...

親愛的天使蛋捲,

無意間讀到你的部落格,陸陸續續從你的幾篇文章中拼湊出你前段美麗且哀傷又令人成長的感情.最重要的是,你住在令我非常喜歡且懷念的柏林.讀著你的文章,我彷彿被牽引進入以往踏在Prenzberg街道的時光,也想起那段起於柏林也終於柏林的愛情.

曾經在英國留學,至今仍往返歐陸旅遊與工作,
我真是喜愛那裡的生活感覺,懷念其中空氣的味道.我也了然獨自一人在異鄉冬夜所需面對的寂寞與寒冷.一方面想為妳加油,一方面又羨慕妳身處於我最喜愛的城市.

你在感情中所受到的委屈,所需要的包容與放下,也是我可以理解的.真的,我也希望一切都會過去.我不必再去夢到無言的他.

一切都將隨時間逐漸淡去與放下.放不下的,就如同妳說的,對我來說,即是在柏林的過往,那城市濃厚的歷史感,那從底層散發的活力,那一直在轉化成長的魅力.永遠也忘不了初到'東"柏林的震驚,之後卻一次又一次的感動,遠超出其他的歐洲大城.

我希望我很快可以再回去,即使是在三十幾歲的身心的我,也可以找到我在裡面的定位.

深深的祝福.加油.加油.我相信下一段的幸福或許就在逐漸到來的夏日,那陽光轉角處,不經意時,來到你身邊.


凱特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