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5-11

在大昭寺前幫藏人照相。




每個人一生總會很多機會照相,然後有幾張是這一輩子都要記在心頭的圖像。我喜歡在大昭寺前坐著,然後拿相機照在廣場上的人們,不管別人都怎麼形容西藏的風景有多美?對我而言,最吸引人的還是拉薩這個城市和這裡的人。

每當我舉起相機的時候,旁邊路過的藏人總是要多看我的相機幾眼,後來才知道,這裡的藏人很少有機會照相或是看到自己的相片,即使每個觀光客都不斷的把他們獵入鏡頭裡。

昨天下午一個人去大昭寺旁逛街,習慣性的正要走到廣場前,才剛蹲下來取一個鏡頭,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就跑過來問我從哪裡來?雙眼緊盯著相機,微笑著。我會意的問她要不要照一張?她開心的說好。

當然不只幫她照了一張,當她看到自己的影像出現在數位相機的畫面時,興奮的大叫大笑的,讓我忍不住又多照了幾張。隨後我到旁邊的相館,沖洗照片送給她,她簡直開心極了,熱情的邀我去家裡坐坐。

這個女孩,叫做以嘎,她說她們很少機會照相,除非真的遇到超大的節慶,對她們而言照相是一件奢侈的事情,雖然觀光客常會要求當地人照相然後給個一兩角,但是會把照片洗給他們的畢竟是少數。

這讓我想到,來西藏的人們總是把當地藏人看作是風景,而不是這個地方的主人,我們舉著相機到處拍,卻忽略了藏人真正的神情。我把這件事情告訴同行的君豪,他振奮的說:「這可是我ㄧ直想做的事情呢,沒想到被你捷足先登。」

雖然我不是一個會照相的人,可是當有人因為我幫她照相而開心的時候,就覺得自己能夠攝影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有了照片上以嘎燦爛笑容的鼓勵,今天君豪滿臉不在乎的買下三千多元的拍立得,我和他就這樣整整一個下午,站在大昭寺前,幫那些從外地來的虔誠到大昭寺朝聖的人們照相。



這幾天剛好遇上雪頓節連續假期,因此大昭寺前聚集了扶老攜幼來自西藏各地的藏人。拍立得神奇的效果對藏人極具吸引力,瞧這一對也是從山南來的父子,開心的拿著自己的照片向眾人炫耀。所以20張的相紙一下子就被圍觀的人搶光了。



在大昭寺前,最多的是這種轉經的老婆婆。但是他們照完像之後,一定會伸手要錢,然後不顧我們再三用筆手劃腳的方式告訴她,要她等一等,我們會洗照片給她。不過最神奇的是,很可能在照完像的好幾天之後,還會在八廓街遇上就是了。



許多拉薩本地,就住在八廓街附近的小女生,就像以嘎一樣,也喜歡湊上來請我們照相,她們通常很大方,有些甚至會打扮一番呢。不過我們比較傾向於,替那些從外地來的藏人照相。例如這三個從昌都來的母女。



倒不是他們的衣著比較像傳統的藏人,而是因為他們這一生之中照相的機會,真的是少之又少,如果是牧區來的,他們甚至一輩子都沒機會擁有一張自己的照片,每當小小的白色相紙浮出他們的影像,都開心的手足舞蹈,連幫他們照相的我們都感染了那一份喜悅。


2005.08.10,在拉薩吉日206。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