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5-09

今生不會去到的國度。







這幾張照片是米歇爾送我的照片,他說他喜歡這湄公河的河水,尤其在緬甸和泰國邊界這一段,平靜無波瀾,他希望有天我內心裡也有這樣的風景。那天是我第一次看見他在緬甸旅行的所有照片,在他結束旅行之後的第八個月,在我們之間結束了四個月之後。

後來我翻出他從緬甸寄給我的,他當時寫下的日記。我印象深刻:他說這裡的人不騙觀光客,雖然看起來很懶散,但也很善良。

緬甸嗎?這個世界好大好遠,而這個國度從來不曾出現在我的地圖上,倘若不是米歇爾說要去,也許我永遠都不會多知道一點關於這個東南亞國家的消息。說不定我只會匆匆看一眼緬甸軍政府血腥鎮壓和尚的抗議行動,就把捲軸往下拉,跳到任何一則標示最多人瀏覽的新聞,並在下一秒鐘忘記這個國家。因為心裡掛念的人曾去過那裡,我也開始掛念這個苦難的國家。

今天,我盯著這張照片,試著去想像當這片平靜無波瀾的河水掀起大浪、沖散兩旁房舍和無數家庭、在河水退去之後,不是小船停滿江面,而是堆疊無數屍體的畫面。

為了讓畫面更真實,我還點擊一則又一則的新聞,看到緬甸軍政府公布的死亡人數,看到國際救援組織如何百般被緬甸軍政府刁難,看到目前為止只有二十四個國家願意捐款給緬甸,看到照片上坐在屋頂神情呆滯的受難者,那是多麼殘忍的故事,然善良被欺壓的人們,往往會有更不幸的遭遇,自古、舉世皆然。

我也想起我們這些旅行的人,是多麼幸運,我們自以為體會了他們的天真善良,擅自希望他們不受現代化的影響,然,我們卻不必參與他們的不幸。這世界好不公平吶。

「你很幸運。」我寫信告訴米歇爾,「因為你的確看過緬甸最後美麗的時光,(儘管那也只是粉飾太平,)因為從你離開後,這個國家在也沒有平靜過。」


簡單看了一下,世界展望會發起緊急的救援計畫,有能力的人也許可以幫一點忙。


2008.05.08,很忙,所以寫不了長篇大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