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3-21

以瑜珈為名。



一列由幾個二十出頭歲的年輕人組成的遊行隊伍行經過我身旁,個個打扮怪異,多穿著鮮艷且帶有強烈印度、尼泊爾風格的綁帶褲,手臂上刺著梵文。他們順手塞了一張小紙片給我,瞄了一眼,又是某個瑜珈團體的廣告。

仔細看他們散發的傳單,標題是YoGa,以佛陀的慈祥的面孔做為配圖,廣告詞寫著「熱愛你的生命」、「打從心裡過生活」。最底下是:歡迎參加我們的瑜珈和冥想課程。

這類的傳單不只可以從引人注目的遊行隊伍拿到,事實上它們充斥在柏林街頭各處,紅綠燈柱、地鐵站看板、有機食品店的收銀櫃旁或是自家信箱。

YoGa,這個從印度來的、追求身心平衡的古老技術正以不可思議的神秘力量席捲柏林年輕人的日常休閒時光、甚至身心靈。

這些瑜珈課程,不只是這些年也在台灣大行其道、標榜可以讓女人青春永駐長保身材的運動型瑜珈。其上課方式,扭曲身體的動作不多,通常是由一位類似葉教授的「老師」就二、三十個人團體授課,不間斷地在四個小時間闡述內在、外在、生活、生命等等的奧義,並結合冥想打坐、集體演說和討論、和大量的東方宗教元素,加強學員之間心靈上的連繫。

每個瑜珈班幾乎都自成一個團體,參與這些課程往往不需付費,年紀太大者不受歡迎,有堅強宗教信仰的人則被排拒在外。許多瑜珈團體有計畫的向外擴張,甚至有類似行銷公司金卡、藍鑽會員等分別,視成員參與的時間長短、涉入程度、向心力強弱等分成核心成員和外圍學員。

許多團體在不依靠學費然又要打廣告擴張團體勢力的情況下,往往以核心成員滲透進入當地企業,尤其是房地產市場,獲取財務來源。於是外圍學員妝點瑜珈課程的門面,核心成員則是團體運作的主要力量。一些朋友表示,求職的時候甚至被公司要求必須簽署「我不屬於某某瑜珈團體」的保證書,足見這些瑜珈團體已經在柏林形成某種勢力。

除此之外,儘管沒有人確實知道在團體核心的人得修練到什麼程度,不過,為了追求至善至美的境界而走向自殺一途的,也多有所聽之。這已成為柏林另類的社會問題之一。

我暗忖柏林的年輕人為什麼竟然如此著迷於這類瑜珈課程?尤其是這樣的課程儘管冗長,還是有許多年輕人寧可捨棄柏林多采多姿的夜生活,一個星期去撥出三、四天晚上去聽課,可見其吸引力之強烈。

我想,莫約是柏林的活力和多元吸引了德國和歐洲各地的年輕人,他們離鄉背井來到這個眼花撩亂的城市,時常覺得內心空虛、不安和迷惑,於是在「想要相信一點什麼,又不屑相信任何既有的宗教」矛盾情緒下,很容易就被這種既非宗教又帶點東方神祕的瑜珈課所吸引。

事實上只要在柏林最大的書店Dussmann逛逛即可窺見端倪:德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的幾本書,尤其是講述融和東西文化、探求人類內在精神真實體驗的悉達多求道記(Siddhartha),歷經一百多年仍位居暢銷書排行榜;而我發現,西藏密宗和達賴喇嘛的翻譯作品已經接連幾周都被擺在櫥窗展示。

東方文化裡,平和、不執妄且追求自我性靈滿足的特點,確實對於這些生活在快速變化、移民人數眾多、但就業率不高的柏林的年輕人,有著安定力量。

於是YoGa成了柏林年輕人最時尚的休閒活動,連帶著專賣東方文化的衣服、傢俱、飾品和書籍店,都生意大好。越來越多的人希冀在這個西方次文化極為流行的新興城市裡,牽強附會的找到那麼一點東方古老信仰的生活智慧。


2008.03.21,原刊載於《數位時代》的「部落格地球村」。圖片為紅樓原不萊梅隔壁攤某大叔的T恤圖樣。

4 則留言:

Gardagami 提到...

See here or here

莉莉桑 提到...

是說...
這篇要來鼓勵我去柏林教瑜伽嗎>.<

可乐 提到...

最自然的东西不会强迫人们什么,太勉强的灌输往往违背自然之道~

AngelEggroll 提到...

話說為了擴展生活圈和保持容顏,我也打算上瑜珈課。

於是我用goole map搜尋一下,沒想到我家方圓五百公尺之內竟然有七八家瑜珈班,班班客滿,會不會太擠了一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