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3-18

請支持政黨輪替。



旅程最後,我從台東市坐莒光號回家。

火車在下午兩點多行駛,乘客全都昏昏欲睡,整個車廂只有一個聲音,一則對話。清晰的童音躲都躲不掉。

一個小男生,國小六年級,趁著媽媽打盹,轉過頭和後面的叔叔聊天。他說他是棒球校隊,第四棒。那怎麼沒有練球,跑去高雄幹麻呢?他說他和班上同學組成合唱團,要去參加比賽,去年就得到第一名喔,還出國表演喔。好厲害,那政府有沒有補助呀?我不知道,不過有董事長送我們球鞋喔……

小男生侃侃而談,像個小大人,據他的形容,想來唸的是個小小學,但是他對未來卻充滿希望。

我聽著他的描述,望著窗外南迴的線的風光,一路平靜無瀾,心裡卻動盪不安。小男孩的言談是我很久沒有聽到的希望之辭,像是大選期間莫名奇妙議題裡的一道曙光,我很想就這樣一直聽下去。

倒沒想到台東和屏東的距離這樣接近,兩個小時就到了,儘管台灣在世界地圖上很小,可是全島地圖上,行政區和行政區之間,感覺起來卻很遙遠呀。於是很快的我回到屏東,回到現實世界。



所謂的現實世界就是亂糟糟的總統大選混戰,偏偏這又是我這次回台灣兩個月重要的代辦事項之ㄧ,不得不為。

然整個過程就是歹戲拖棚。

本來回來之前,我的心裡還沒有定見,但現在我得說,投民進黨投謝長廷,這一票我真的說什麼都投不下去。

先不要談謝長廷本身的操守或是治國能力問題,或是這些日子以來莫名奇妙的恐嚇抹黑的選舉招數,光是這幾年的經濟越來越糟糕,社會價值越來越墮落,倘若民進黨再度執政,那台灣以後要怎麼走下去?

當然呀,儘管謝長廷不等於陳水扁,(他說:陳水扁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但是謝長廷難道是半路殺進民進黨的嗎?他還擔任過行政院長,在這個沒有實質作為但常常上街頭不知道在抗議什麼的執政黨政府裡軋過一角。

現在他大聲嚷嚷,如果開放一中市場,台灣就會陷入恐怖的境地:男人沒有工作、女人沒有老公、年輕人沒有大學可以唸等等,但是台灣的經濟衰退、失業人口增多、自殺率偏高、產業和人才外移、更甚者,社會價值扭曲,這樣的情況並非未來的狀況,根本就已經是八年來的事實。誰造成的?

八年前,無數不滿20歲的年輕人(包括我)扼脕自己年齡不夠,沒資格投陳水扁一票來政黨輪替,讓台灣向上提升;現在我們都長大了,也許進入職場,到了結婚生子的年紀,謝長廷現在還得特別打廣告告訴我們:他會推出什麼教育補助、就業機會、買屋基金等等什麼鬼的。

他當行政院院長時為何不做?說真的,他做過什麼?想不起來吧各位?他已經有機會在中央擔任行政院長,是執政黨的一員,卻沒有作為,難道只有當總統才能做事嗎?

而經濟終究還只是民生問題,四年前,已經有很多人忍著困頓還是要給民進黨機會。可這變本加厲的四年,已經不是經濟好不好的問題了,還有價值的問題。

例如這些年,當陳水扁操弄族群議題、縱容家後一干人等貪瀆亂權時,幾十萬人上街頭反貪腐時,謝長廷和那些搞不好將來會變成新政府閣員的民進黨黨員為什麼這麼沉默?為什麼他不站在人民這邊?是打從心底認同陳水扁的行為,還是沒有能力檢討制衡?

道不同不相為謀,既然不敢挺身反對,仍相為謀就是同道中人呀。直到最後兩個月才做切割,不是為選舉是什麼?

而這一路選舉,抹黑抹紅這類就算了,沒有能力討論一中市場的利弊也算了,最讓人生氣的是民進黨和謝長廷的愚民政策,也許,大多數的北部人感受不到,然在屏東,眼見耳聽的全是另外一種選舉語言,斷章取義、剪貼拼湊弄出聳動的馬英九賣台大計,(指一中市場,)日夜恐嚇善良無知的百姓,還說倘若民進黨若輸了,就會回到威權時代,加上中共軍隊過來,台灣會亂成一片。

如果謝長廷得用這些個手段才能贏得選舉?如果謝長廷果真因為這樣的手段贏得選舉?那,台灣還剩下什麼核心價值?

我們真的還需要一個可以拱出像莊國榮這副德性的教育部官員的執政黨嗎?

為什麼謝長廷和民進黨的支持者不願意面對他們這八年的確做的不好,該是下台檢討的時候了?難道沒有人想到,就是因為四年前的縱容,才讓陳水扁政府更加膽大妄為的?如果做的不好,卻可以憑恐嚇抹黑的伎倆或是「台灣人」這個族群政治正確的議題再一次得到選票,那還有誰可以制衡?

是的,國民黨已經在國會一黨獨大,這不是個好現象,但前車之鑑,想來就算馬英九選上了也不至於太囂張,他們總不會只想要贏這次不想贏2012年吧?如果他們做不好,四年後就在輪替一次,如此簡單而已。

但如果我們無法用選票證明做不好的政黨不用被輪替,那無論是哪個政黨執政,人民都將失去談判的籌碼。



我和貝姬提到我正在寫一篇關於選舉的文章,整個收不了尾,有寫三立台劇本的感覺。

在德國一年,我總是秉持著既然不在台灣就不要評論台灣政治的原則,不寫相關文章,後來,索性不去理會,以致於後來對莊國榮陌生的很,完全不知道他是怎樣一號人物。

回來,就不能夠置身事外,卻痛苦指數飆升,每天打開電視就是唇槍舌戰,讓我總是有種想拿椅子砸電視、大喊趕快結束吧這樣的衝動。本來我想這樣的選舉,要是身邊有人不聞不問不打算投票,我是絕對能夠理解。直到看到莊國榮昨天的發言,我忽然感覺到一陣慌亂:是怎樣的執政黨能夠容忍這樣的教育部官員?

於是在選舉前的最後幾天,我想嚴肅的表態:如果已經決定投民進黨,我無話可說,反正歡喜選甘願受;然所謂的中間選民、還沒決定的人呀,請千萬不要放棄自己手中的一票,而且請支持政黨輪替。


2008.03.18,太多事情發生都來不及寫。

2 則留言:

生活中的點滴 提到...

終於回到只罵國民黨的時代
希望小馬哥成立廉政公署
修改憲法
重新劃分行政區域
回歸正常政黨政治

fiatlux 提到...

選完了,希望一切都能更好。

其實我更好奇,這篇文章跟那照片有何關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