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3-05

金夜值多少?



將近六點的時候,我終於繞過黃金博物館園區後頭的輕便道路,緩緩往小山頭上的報時台時級而上。聽說這兒,前可眺望金瓜石著名的陰陽海,還可回望山城夜景。

於是我坐下來安靜等待天色全黑。停車場幾個大學生已經揮舞起仙女棒,亂吵鬧的,我在台上暗忖,欣賞夜景最怕吵,那廂說了些什麼,不管多久我都會莫名記得一清二楚。

就像,記得小時候我跟著媽媽去香港,坐船夜遊吃飯,香港導遊操著廣東國語說呀,他覺得香港的夜景可是值一百萬港幣的,彷彿怕我們不認同,還硬生生加了句:「不然妳覺得這裡的夜景值多少?」

十幾年過去,香港的夜景到底如何美麗?我早就忘了,倒是那導遊的廣東國語聲調,每每在我欣賞夜景的時候,都會在耳邊圍繞,還會輕聲的多問一句:「不然妳覺得這裡的夜景值多少?」

我很想回答:「無價。」可有時候偏偏就是嘴硬反骨的想著,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用付出代價。我私心以為倘若這夜景無價,那是因為代價太高。

夜景的記憶,還有這些:有次我坐在凱旋門旁大道上的一台巴士裡,探頭出去看空中的燦爛煙火秀和巴黎鐵塔的四色燈光秀,並且向街上擠滿了已經開心到瘋癲的人群揮舞螢光棒時,我當時認為巴黎夜景才是舉世無雙,豔光四色;後來,我從紐約某家市區旅館五十幾樓的位置,向下俯瞰,白天用高樓大廈構成的天際線,灰濛濛的,傍夜竟透露著藍色光芒,折射在大片玻璃窗上,彷彿一顆雕工完美的鑽石,讓人愛不釋手;又後來,我從峇里島外的海域乘船回來,沙灘上已經燈紅酒綠,斛光杯影,沙灘閃閃發亮,讓人迫不急待走向前把自己融進小島夜色裡。

至於當我飛行時,無論是在台北、曼谷、法蘭克福,甚至是杜拜,起降之間,彷彿飛機倒著在地上行走,底下那片才是繁星點點的夜空。

夜景值多少錢呢?是無價還是無法估計?

直到我去了Freiburg,有次爬山在上頭待晚了,天黑才往回走,在斜坡上往城市中心看去,城裡的輪廓在月夜照射下若隱若現,萬籟俱寂,才知道夜景不需要燈火通明也可以很有魅力。


Freiburg是個以環保著稱的城,夜裡不點燈的。那麼眼前這座小城呢?沒落的黃金城,家家戶戶連著路燈,早就全亮了,只等天黑而已。

終於,白天走著看著、被烏雲矇住的小城倏地就從夜裡浮出來,點點盞燈,大塊大塊的點綴山谷,像是下午我在礦坑看到的礦脈,是亮澄澄的金色。

面對此景,我又聽到那個廣東導遊的聲音:「不然妳覺得這裡的夜景值多少?」


2008.03.04,標題上的「金」沒用錯喔。還有請寄信到我的新信箱。

1 則留言:

bwPingu 提到...

喜歡這一篇,在各個不同的城市間自由的跳躍著。

尤其是這一段,真酷。

"直到我去了Freiburg,有次爬山在上頭待晚了,天黑才往回走,在斜坡上往城市中心看去,城裡的輪廓在月夜照射下若隱若現,萬籟俱寂,才知道夜景不需要燈火通明也可以很有魅力。"

曾經在美國坐夜間飛行的小飛機,看著飛機場的燈,大賣場的燈,住宅區的燈,真有點奇幻的感覺,彷彿那種景象不屬於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