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3-02

二分之一的旅程,也好,就好。



親愛的跑兒寶貝:

前些日子我見到一個咖啡店的老朋友,我忽然想起我和他第一次見面第一次對話時,他向我強調:達爾文的定律已經被證明是錯的,這個世界,不再是「適者生存」,而是「幸者生存」。

那天的話題是什麼我已經忘了,可後來有段時間,我的確一度以為自己是被揀選過的,是有生命力的人,否則為什麼當自己周遭的人們都走進了安穩,只有我充滿不確定呢?我以為要不是老天爺太過知曉無論把我放到哪都能夠生存下去,就不會要一直要我往未知的境地趕路了。

可是,這樣的說法超級自大,哪有什麼是被揀選過的?我只是比較幸運,得以選擇、得以出走而已。



如妳所見,我的msn暱稱換成了「不想停留,就繼續走。」但是要走去哪裡?妳也問了我好幾個星期:到底什麼時候我才要去環島?今年的二月才不過就多那麼一天,竟然就變得格外漫長。

終於,到了三月,本該是冬末初春,寒流卻還不停歇。在北方沙塵暴來襲,溫度還要再降的這時候,我忽然要展開一場旅行。

不是環島,儘管那是原本的計畫,可我怎麼排,就是走不出花東縱谷和東海岸,於是索性不趕路,從七天拖延至兩星期,全耗在那兒。

很多人說可惜,十五天環島一圈綽綽有餘。這我是知道,那天我趕著留學獎學金的最後報名,早上六點還在屏東列印資料,中午十二點就在中興大學和以前的教授聊天,晚上六點已經在師大路吃晚餐了。嘿,不過十二個小時,我已經走完小島一半的路程。

妳看,環島,不過就是個名義呀,我只不過想繼續行走,走半圈、走一圈、火車、機車、自行車,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呢?高興起來,一天就可以繞台灣一圈呀。

也有人對我說了這句魔咒:「有些事情現在不做,以後就不會做了」,意思是,倘若我不趁現在有時間趕快環島一圈,搞不好以後就沒機會了。可是親愛的我們根本心知肚明,很多事情現在不做,很久很久以後還是想做要做而且真的會去做。

更何況,在同樣的時間裡,只在東部旅行、繞台灣一整圈、或到歐洲來個單國深度之旅,或尼泊爾喜馬拉雅山健行,不過就是旅行呀。那是過程,絕非名義。

所以我不環島了。我也不想去什麼特別的地方、用什麼別出心裁的方式、還是有其他的目的,(例如出書什麼鬼的),這一場旅行呀,只要沒有德文課本、沒有論文壓力、沒有過多的懸念、沒有太多無謂的交際應酬,就好了。



記得很久以前妳問:「妳為什麼要旅行?」那時候我沒回答,倒是,又丟給貝姬一個問題:「妳覺得什麼時候才是出發最好的時機呢?」後來我覺得這些個問題一點都不重要,回答得漂亮,我們理所當然地出發;回答不出來,我們也還會出發。不是嗎?

高中的時候看《讓高牆倒下》,立志要在滿三十歲的暑假去加爾各答的垂死之家,當時的我也沒有甚麼特別崇高的目的,不過就是被書感動罷了。後來去西藏,那個連妳都列為一輩子一定得去但似乎不好去的雪域高原,我也隨意的用了個「跟著想跟著的人去」的理由,就去了。要到德國遊學,說嘴了好久,久到論文寫完,去蒐集原手史料的必要性都沒了,竟在一場無聊的足球賽中拍板定案。熱戀時我硬是要去到鳥不生蛋的寮國,失戀後又莫名的遠走一趟荷蘭。

無論是在獨自在國外求學,還是獨自在島內旅行,親愛的跑兒寶貝,我是決計找不到精準的詞彙闡述旅行的意義,但我會這樣比喻:就像是已經成熟的蒲公英,一定會被獻給風,飄向四方。這樣而已。


2008.03.01。

P.S. 想要東海岸明信片的人,請留下地址。

6 則留言:

小費 提到...

記了封信附上地址

衷心期待

謝謝

Louise 提到...

你現在人在東海岸?那裡還是依舊美麗嘛?
有時候會夢到那些在那裡發生的時光,
雖然身邊的伴在改變,但是景色的觸動還是很深沉。
好好享受吧!!

Chris 提到...

我喜歡你這樣的比喻: 就像是已經成熟的蒲公英,一定會被獻給風,飄向四方。這樣而已。...
不知道你還會在台灣待多久, 真希望有機會可以當面認識你...

跑兒 提到...

寶貝,

我整個很想回信給妳但是兩個禮拜來事情排山倒海的一發不可收拾,整個混亂的想尖叫。

我也想要明信片!還有想念妳。

AngelEggroll 提到...

親愛的大家,

關於明信片這件事,考慮到花蓮賣的明信片上景點我都沒去過,而且不夠漂亮,所以,我就來寄自己做的吧。

XD

AngelEggroll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