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2-05

瑪吉阿米的目光。



法國當代史學兼社會學家傅柯說,俯視是一種權力。因此,無論如何只要有一點錢的觀光客到了拉薩,一定會來到瑪吉阿米的三樓,不是因為這間餐廳因著達賴六世的風流韻事而來的聲名大噪,而是站在瑪吉阿米三樓往下俯視,八廓街上的芸芸眾生,盡收眼底。

瑪吉阿米本身就是一個象徵權力的建築物,聽說在西藏,民房只能夠是白色的,只有宮廷和寺院才准許用喇嘛黃做外牆。而這座小樓被允許漆成黃色是因為三百年前,達賴六世曾在此寵幸過一個女孩,這個傳說讓瑪吉阿米在整個八廓街裡一片白色藏式建築中,脫穎而出。格外受到觀光客的青睞。

對照著斜對面的傳統甜茶館,在瑪吉阿米吃著不道地的民族餐點,大口的喝可樂和啤酒,怎樣都強過破爛又搖晃的老舊桌子上,3塊錢就能喝到飽的甜茶還要好。因此,當我們這些驕傲的觀光客俯視整個西藏的櫥窗──八廓街時,怎麼可能要融入下面來來往往的人群?更不用提去傾聽他們的苦難、關注他們的命運了。

看著底下的流動的人群,突然想到不知道在哪裡看過這樣一句話:「八廓街已經成為拉薩景觀的最後底限,不逛八廓非西藏,走出八廓不拉薩。」拉薩日新月異,幸好總還是有大量的信徒,從廣大的藏區湧入八廓街,使得這個西藏櫥窗,永遠玲瑯滿目。

這天傍晚我們就在瑪吉阿米用餐,都九點了,八廓街的人潮仍未散去,轉經的人仍然快步的繞著、康巴人依舊在做生意的小攤上叫囂著、遊客也流連忘返,而我的目光終於隨著人們在街角的轉折,移到剛擺滿桌的食物上。


2005.10.19。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