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1-08

答案。



後來,我繞過了半個地球到再也聽不到任何消息的城市,可即使兜了一大圈,也不過是在護照上多蓋個戳記,至於要走的路,在步伐邁出之後,我的心裡仍沒有個底。

「那麼,妳現在好不好?會有新愛情嗎?」很多人這樣問我。現在很好,本來柔弱的心在經過累累傷痕之後,已經復原。可是我仍然不敢拿它測試下一次情殤,也許要等到寂寞淬煉堅強之後吧。

至於過去、現在和未來那些看得到的看不見的男人哪,也許我們甜蜜地渡過一些節日、激烈地為些事情爭吵過,但把話說開來,才發現我究竟走不進你們的心裡,而你們永遠也不會了解我和我的文字。

所以不需要刻意討好我,無論如何我都會給一個真心的微笑,只希望當你們對我笑的時候,沒有敷衍;但我不打算為我曾經給過的傷害說道歉,因為我太明白感情裡的虧欠是永遠無法追討的。

這樣的道理倘若明白了,就再也不會對那些發生在自己身上不公平的傷害感到憤恨不平了。

反正還有很多個明天,也許明天之後會更好,也許明天不能成為自己期待的人,但能遇到自己等待的人,不是嗎?如果明天什麼都沒有也無所謂,因為大家還不都是窮盡一生在追求連自己都看不清楚的事物。

獨自走在世界的另一端,時間變得漫長,長到讓我無法計算這幾年的一切到底是多麼從前發生過的事情,長到我對未來感到茫然和無止盡。

因此我不再努力地記憶或是遺忘,就這樣悠悠行走,瀏覽路過的風景,和經過身邊的人們點頭微笑,不靠近。唯一記得是只要不回頭張望,腳步就不會停止。

曾經很親愛的M,原來這些都是答案,即使不盡然正確,也不全都相信,但的確都在我的心裡。

又是幾年過去了啊,在很長、很長的沉默之後,我剛開始明白你那時候說過的,那也不過就是一個逗點而已。只是多少遺憾著:無數的逗點之後,我依舊要不到我想要的句點。


2008.01.08,稍稍改過。也是2006年的舊文章,依然貼切。

1 則留言:

提到...

人生不过是一个一直在行走的过程
在每段路程中不断会有人
以不同的身份陪你同行
或长或短,或快乐或悲伤,
留给你或深刻或简单的记忆
但他们终究有自己的轨迹
只是恰巧这段轨迹与你相同
你的终点终究要自己去寻找
只是别忘了欣赏身边的风景……

我喜欢你说“不再努力地記憶或是遺忘,就這樣悠悠行走,瀏覽路過的風景,和經過身邊的人們點頭微笑,唯一記得是只要不回頭張望,腳步就不會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