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1-17

拖箱女行者的網路筆記。



我可以肯定自己不是一個背包客,因為我是拖著行李箱來到西藏的。想當初我一直堅持著:既然是來西藏度假,美其名也可以稱做是旅行,何必把自己搞的像個挑夫呢?所以我決定拖行李箱。(當然,我得承認這和有阿又和君豪兩個男生同行很有關係。)

除了拖箱之外,另一個沒辦法偽裝成背包客的理由是,我隨身帶著小白。當然這個年頭帶NB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事實上還有許多登山專用背包,貼心添加了放NB的口袋。可是我帶小白不只是為了上傳照片、打打日記而已,而是很有計畫的,就為了可以上網。儘管我曾經,是用了「到西藏可以戒掉網路」的藉口向父母爭取這趟旅行的。  

結果從來到西藏的第二天起,我就忍不住和君豪大街小巷的找起可以供小白上線的網路。其實拉薩的網吧處都是,而且每間都是人。不過這些網吧多屬於當地人或是移民來的漢人在使用,玩線上遊戲,不適合使用NB的觀光客。前一晚找了半天的我和君豪,簡直心浮氣躁到了一個極點,大概是太久沒有使用網路,我的臉色都暗淡下來,前兩天剛進拉薩的開心都減低了。早上到龍王潭時,一點精神都沒有。

不過也許是一大早的樂善好施有了好報,下午終於在北京東路的最末端,傳說中的八朗學旅館對面,找到了一家門上貼著『本店支持無線上網』的Bar,早上沒精神的我臉色馬上閃著耀眼的光芒,開心的推著門走進去。

背包客Bar的老闆也是一個傳說中的人物,在許多的旅遊書上都有提到。聽說這個年輕的老闆在幾年前,第一次從北京來到西藏,才一星期而已,就愛上了拉薩這個地方,他把剩下的旅費頂下來,改成現在的酒吧,經營到現在。而這個故事,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西藏那種能夠讓人不顧一切的獨特魅力。

結果這一整個下午,我就坐在網吧裡邊喝甜茶邊上網,然後和鄰坐,大多數從內地來的客人天南地北隨便聊天。有一個瞬間,我以為自己回到在台北常去的咖啡店呢。而這一坐,就是五個小時過去。

不過說真的,所有來西藏的人們,如果有誰是為了擺脫灰色城市牢籠的,來到這裡一定會很失望吧?西藏,至少在拉薩是如此,遠比想像中的現代很多。

而來到這裡的人,也不再像電影或是書上描述的,追求心靈上的平靜、樸實無華的自然生活,例如隔天住的吉日旅館,裡頭的網吧每一台電腦都沒停過,一個接著一個的觀光客,都正在用msn告訴遠在天邊的親朋好友,在西藏的狀況,好像沒有誰是可以真正的擺脫現代文明的。


2005.08.06。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