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8-01-30

長假之前。



從我家住的這個區塊到柏林B區西南邊的自由大學,大概要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加腳程,除了距離,截然不同的街景和房屋外貌讓人很難聯想這是同一個城市。

柏林真是大的很讓人恐慌。尤其是讓孤單的人恐慌,以致於我時常覺得不該貿然就闖來這裡。

從去年註冊Freiburg大學之後,我就在心底猶豫不決,該留著還是去柏林?那時候的男人說我相信妳的未來在柏林、跑兒說妳不可能留在這麼小的Freiburg、任誰都說,除非拿到DAAD獎學金,否則別再回去了。

後來,先是Freiburg被列為德國未來重點發展的菁英大學,接著又是莫名的感情事件作祟,內心總有個小聲音:捨棄它到柏林根本是個愚蠢的決定。

可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不願意回去。

就像我也不願意在去年12月最難過的時候,聽從大家的建議乾脆回台灣。

正是一種不必要又得咬緊牙關的倔強:是我先說要來柏林了,無論一起來的人做了怎樣的決定,該走的絕對不是我。

於是,在那場名為重生的派對之後,我一改之前等待回音的態度,帶著研究計劃到洪堡和自由大學裡攔教授約時間。過程曲折離奇,又不小心犯了學術界的兵家大忌:同時間見了同一個校系裡的兩個不對盤的教授,那還真是驚險萬分,還好在申請過程中認識的柏瑋經驗指點下,一一化解。最後我也得到自己最心儀的教授給的指導承諾,三個星期之後,終於向自由大學遞出申請。

這些日子,我總是很緊張,和msn線上的朋友喊著,怎麼辦?到底會怎樣?可是我堅持著只要起而行就能扭轉局面的態度,每天耐心的做一個半小時的車去學校等待和談話。

至於周末,我就和一月才熟識起來的朋友們去各種搞怪的趴踢。她們見我頗為自得其樂,問是不是真的復原了?我不知道答案,只能回答:倘若過不去,絕對沒有人會同情,過得去,才能大聲宣布自己的未來真的在柏林。

確定教授的那個下午,我一邊在線上告訴文欽和君豪,我覺得他和Freiburg都已經是過去式了,一面打電話給旅行社訂回台灣的機票,還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找到這兩個月的臨時房客。

全都很順利,順利道我願意相信上一年和生命中能夠發生的,最黑暗的都已經過去。而那不過就是幾十個日子的差別:一個月以前,我在柏林除了一間還算漂亮但冷清的房間,什麼都沒有,可現在我有很多很多朋友、有教授和至少三五年確定的時光、還有一個在下個旅程結束後願意回來的家。

而這一切都是接著2007年發生的,不是別人建議的、所謂回台灣等整理好情緒再來德國的重新來過。

我也想到上一個夏天,在日記上寫下『沒有什麼獨自解決不了的事情,也沒有什麼獨自過不去的階段。一切都是能不能咬緊牙關的問題。』這樣的字句。當時我說,說不定這個「夏天的領悟」,就是改變未來的關鍵。

現在,這對我已經不是問題了,我還想說:人生絕對沒有重新來過,能夠不斷不斷往前行的人就可以掙得自己想要的。我希望這個「冬天的領悟」能帶著我走向更美好的境地。



於是,在忙完入學申請之後,離正式入學之間的這兩個月,正如許多人已經知道,還有很多人現在才知道的:我決定回台灣。

儘管做為一個經濟不算寬裕的留學生,一年回家兩三次有點過份,然這是博士班開始前最後的長假,而我還沒有真心真意的擁有過一個這樣不需要擔心未來的長假呢。

倘若有多年素未謀面的讀者想來聚會的歡迎來信預約,至於親愛的妳們,我們再來歌唱吧。


2008.01.29。

5 則留言:

Cecilia C 提到...

我真的好喜歡妳的文章
每天我上班開電腦的第一件事就是連YAHOO
第二件事就是看你的BOLG
(哈哈 希望我老闆不會看到..)

妳真的很堅強也很勇敢
雖然我知道過程中的孤獨及傷痛是旁人無法想像的,我還是很開心妳走過來了!!加油!!!

Welcome Home!! 來得及回來領紅包嗎?

gra 提到...

因為「聖誕手寫活動」的「明信片變成聳卡片」的緣故,我的殘念一直未能消除,所以也許會在近日*****(以上保密為由,打上馬賽克遮掩)
所以想請問,二月期間的郵件依然是送往柏林105那個地址嗎

雨漣 提到...

Angeleggroll,只是想來簡單的說一聲新年快樂。
並且,歡迎回家。:)

提到...

悄悄地就回去了?不过在家里可以复元你的精神气吧……
新年快乐!

八月女生 提到...

我比較想預約妳的那段環島之旅耶^^
八月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