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12-21

告別。Heimatstresse。



今天我去了Freiburg的戶政事務所,把自己從Heimastresse正式遷出。Heimastresse,是我在Freiburg最後住的那條街,直譯就是家鄉路,不過就是兩個月前,我才從這裡出發到柏林。



『所以你住哪?』急於找到新房子的我幾乎是逢人就問。

『Heimatstresse。』

看著我一臉疑惑,他重複說一次,『Heimatstresse。』,他怕我聽不懂,還解釋,『Heimat,zu Hause,home,country,妳知道,妳家在這裡,然後……』這樣這樣走就會到我家喔,他比手畫腳的解釋,說完之後給我一個燦爛的微笑。

當時我只聽得懂,Heimat就是家鄉的意思。

那是我和他第一次見面,在朋友的婚禮上,我被巧妙的安排在他身邊。他一直一直附在我耳邊說話,讓我有點不知所措,因為我一句也不能聽懂。即使如此我還是憑著修歷史的腦子把所有的話記下,許多內容是後來德語變好之後才恍然大悟的。

後來忘了哪天,他陪我一起從城裡的PUB走回家裡,當我們經過Heimatstresse時,他給我一個長長的吻。

那瞬間,已經在外旅行兩個月的我忽然有種好像回到家的感動。



Heimatstresse。我呀,是真的真的很喜歡很喜歡這條街,還有這條街上的這幢房子。

也許是因為房子裡住的人。幾乎是上了年紀的獨居老太太,又可愛有和善。她們總是對我噓寒問暖,拿手工餅乾蛋糕給我吃,端花茶咖啡讓我喝,編織的圍巾陳年的葡萄酒或是香精蠟燭,臨走時連盆栽沙發都送給我呢。

也許是因為這條街的名字。每當我說我要到這條街、我住在這條街、我會從這條街出發時,聽起來都是家的意思。所以我很喜歡。

我也曾經好喜歡好喜歡住在Heimatstresse上的他。和其他過往的男人相較,我不是對他一見鍾情的,但是自始自終,甚至至今,我都覺得在他身邊,有種回家的感覺。

可是,當我再度走過Heimatstresse,房子還在,老太太們熱情依舊,連樹葉飄落的位置也和離開前差不多。只是他已經不住在這裡,再也不回坐在那張對他來說嫌小的沙發上拿著話筒跟我說:『Ich bin Daheim.』(我在家。)這樣而已。

而Heimatstresse依舊是Heimatstresse。



於是我今天刻意晚一站下車,經過Heimatstresse,從一數到七,那道曾經在他第一次吻我時像回家一樣暖流又竄過我的身體。

我沒有哭。即使觸景傷情,即使人事全非,但是我竟然沒有哭。

想起十月底我們要搬去柏林那天,所有想帶走的東西都放在租來的大貨車上,我坐在前座,望著前方的路牌,Heimatstresse,心想我又要再度離家了。我問他:『你覺得我會從此走遠,還是很快又回來?』

他是怎麼回答的,他說:『妳會喜歡柏林的,而且如果我不回來,妳一個人回來有甚麼意思?我們就待在柏林好了。』

這也不過就真的是兩個月前的事情,卻又像是很久以前。

現在,當「我們」已經不見了,我終究是一個人回來。可是我站在門口,卻進不了家門,離開那天我就放棄這個家了。我早就做了選擇。

Heimatstresse,我在想等到我很老很老的時候,不知道在哪裡已經停留多久了,會不會還記得,這年在德國,我住在一條以家為名的街,以那兒為家,甚至擁有過家人?


2007.12.21。

6 則留言:

跑兒 提到...

親愛的,
那天匆匆掛斷電話真抱歉,希望這幾天什麼都稍微好了一點。我又旅行來到溫哥華,剛剛從滑雪場回來,渾身痠痛的連打字都嫌吃力。

希望過兩天還有機會再多說說話。還有能夠的話,把冬天過暖一點,好嗎:)

希望能夠在妳身旁供給擁抱,不過這個冬天真是嚴冷的叫人都失溫了。

theAbsolute 提到...

hey, 好久不見!
突然發現, 妳也轉來Blogspot了, 算是件好事吧?
妳的文字, 我依然很愛..

很高興還是有這個地方可以讓我偶爾來一下...

mamie 提到...

hi~angel
雖然妳說這麼叫妳覺得怪怪的,呵~但就暫時一下下好了,希望現在天使是在妳身邊
收到妳來自德國的明信片,有些高興,但五味雜陳的多,記得妳說會去紐侖堡,但現在忽然有些感傷。
原本想是從mail那兒回給妳的,告訴妳我收到了,但怕嚇著妳^_^"
雖然對妳我是個陌生朋友,但無論如何想給妳溫暖的擁抱,希望妳一切都好。

阿邦 提到...

異地的妳.保重喔~
講了一堆很美的地名及街名....呵
雖然都看不懂.但照片上的美.我看得懂
聖誕快樂囉@@
阿邦

Chris 提到...

我是Chris
別忘了去收信喔~

MEB 提到...

真是遺憾, 越洋電話就算能講也講不了多久, 聽也聽不清楚.
不管怎樣, 該來的總會來, 該過去的總會過去, 在這之間, 好好照顧自己. 然後, 一切都會再度不一樣, 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