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12-31

疑問?



※未完成之信,2007.11.27。

昨天我一個人到IKEA,採買新家俱。那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得自己把所有的東西搬上購物車,包括一個大型書櫃、小五斗櫃、兩門式的衣櫥和一張沙發床,儘管IKEA號稱是平整型包裝,卻根本無損重量呀,重的半死。

結完帳之後倒是容易點,付些錢請他們送貨就是了。但為了節省運費,我又扛了兩大袋東西坐著地鐵晃到家。

那為什麼不請男人幫忙?或找朋友一起去呢?事實是這些人昨天才剛剛幫我搬完家,從六樓搬下來又搬上三樓,再早一天,他還幫我抬著一張寬3公尺長6公尺的地毯穿越半個柏林回來,更不用提當初從十個鐘頭車程外的Freiburg搬來柏林時,不會開車力氣也不夠的我,只能在一旁搖旗吶喊而已。

於是,我相信在怎樣的疼愛也得有個限度,知道自己接下來得獨力完成。

隔天貨送來,我敲敲打打的把所有的桌子櫃子櫥子沙發全都裝好,那一點都不難,從前讀書的時候,小房間裡所有的東西還不都是自己騎著小紅去買裝好的,只是多了個人幫著,這些能力就慢慢消失了。



我已經忘記自己有多久沒和你說話了,而這是十一月最底,我剛剛完成新家最後佈置的時候,忽然興起修書一封給你的念頭。只是信還沒寫完,就發生了讓我極為難堪和慌亂的事情。

在這三個星期之內,我掩飾不了自己所受的驚嚇、只能不斷和朋友講話、每天都在哭泣中醒過來、還把自己徹徹底底檢討一次、猜想各種自己不夠好的原因,從來從來沒有如此對自己、對人性和對未來任何愛情的可能性失去信心過。

當時我想:如果你剛好在,你會對我說些什麼話?你會敲一下我的頭說我想太多,其實我一點都不差;還是會告訴我,你知道我到底有多堅強?

是呀,就像我今天跟你描述的,我的確是一向都擁有著「異常堅強」的勇敢,也許會掉很多眼淚,也許會有段不長的時間嘗試做些無力的挽回,但是我總是能夠在最快的時間裡接受人生就是如此不圓滿的事實,然後堅定的、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

這就是你認識的這個女生,說走就可以走的這個女生。而我忽然弄不清楚,是不是因為這樣,不管先來後到,我老是成為最先被捨棄的那一個?

嘿,在這麼多人當中,你是少數始終相信,我是只有在獨自生活的狀態下才能因此活得更好更精彩的人,那麼,我想很慎重的問你一句:「你是真心相信我能夠比以往更堅強的在柏林獨自生活嗎?」


2007.12.30,是說該不會今年就以這個疑問做為結束吧?

3 則留言:

Louise 提到...

你的文字給了我想法...
在台灣我是個很獨立的女生,而在這裡他事事都幫我想好,我不用去思考想太多。但是有時候我會驚覺:如果我是一個人了,我該怎麼辦?
其實有些事自己可以來,但是從獨立到依賴,是個多麼詭異的感覺。但是卻很喜歡...女生還是離不開哪種"被人捧在手心疼惜"的宿命吧!
希望還來得及跟你說聲 新年快樂!
Happy 2008~

。。 提到...

嘿!“不管先來後到,我老是成為最先被捨棄的那一位“。

其實被捨棄、捨棄者都是妳,多少也相信妳朋友對妳說,妳一個人時可以活的更好更精彩。

由著自己的心去吧,會有那麼一天誰都捨不得棄妳,包括妳自己。

祝 新年新氣象 一切順心

Ariel 提到...

人生...

本來就是如此地不完美吶!

(輕嘆)
學習接受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