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12-04

大昭寺前,安撫心靈的聲音和跪拜。



耳邊傳來一陣好聽的歌謠,不知道是宗教歌曲還是藏族民謠,歌聲來自一個剛剛不知道已經磕了多少個長頭的女教徒。她輕輕哼唱著,而我做在石板階梯上專心聽著她的歌唱聲。雖然我什麼都聽不懂,可是突然間,初到西藏高原的不適應全都消失了。

經歷了整整三天的飛行,終於踏上說了一整暑假的西藏,意外的,所謂的高原反應,像是噁心、頭暈、心悸等等症狀,都沒有出現在我們三個人身上。於是,等住宿問題安頓好,我們就迫不及待的到了拉薩的心臟:大昭寺。

整個大昭寺前廣場上全都是嗑長頭跪拜的虔誠教徒,他們全赤著腳,一次又一次重複做著相同的跪拜。表情永遠帶著神往和虔誠,而廣場前的地板嘶嘶做響的被磨的光亮。

聽藏人說,他們一生至少要嗑頭一萬次,最好能夠到聖城拉薩來。這些信徒千里迢迢的赤腳行走萬里路,用自己的身長丈量在這塊淨土上行走的路程,紮紮實實,就為了到大佛跟前,親自把自己對佛祖的景仰透過磕長頭跪拜表現出來。這樣的信仰多麼的令人動容?

才剛到西藏只有幾個小時,我還不確定自己會不會喜歡這裡?不過看到這些虔誠又善良的藏人,就知道自己終於來到一個很棒的地方。

這是磕長頭的標準姿勢,要手持佛珠默唸經文。在西藏無論有多熱、運動量多大,因為氣候乾燥的關係幾乎不可能流汗,而磕長頭是唯一可以出汗的方式。

先雙手合十舉高過於頂,然後放到胸前,


低頭,向前一步,



彎腰跪下,


往前趴,


五體投地,完成一個跪拜。



2005.08.04,抵達西藏的第一天,在拉薩大昭寺前。

3 則留言:

lilimalene 提到...

這幾張連拍很有意思呢!
前方那個正在拍照的中國人的對比
透露了現下西藏的某些真實景況

AngelEggroll 提到...

唔,我得承認這個照片不一定是我照的,因為我們當初是三個人都有拿這台相機的時候,偶爾連拍也是分三次喔。XD

Lu。Blue 提到...

哈哈,Guten tag!
你照片的風格我也蠻喜歡的...
現在還在德國唸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