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12-07

可惜不是你。



簽租屋契約那天,他問了我不下五次:妳確定嗎?如果妳想,還是可以繼續住我家呀。那時候的我心裡有些許不安,可是我還是執意的簽了名。當下有種豁出去的快感,有種,無論將來如何我願意一個人承擔寂寞的決心。

我只是沒有想到,事情來的那樣突然那樣快而已。

他已經夠好了,我曾經認真以為我們可以平平淡淡一路走下去的。但是因為謊言。而謊言,多麼輕描淡寫的摧殘吶。

然,我也是一個懷抱著大量秘密和謊言在過活的女生,於是我轉身,把所有的猶豫和恐懼拋在身後。要不然,我該怎樣繼續往前走?

我也訝異自己的平靜,我忽然想起自己曾說過生命在 M 之後就完全不同了,我還可以愛人,還是繼續無可救藥的相信愛情的真實性,還會認真的對待自己永遠的任何感情,但是我不相信還有什麼可以真正的傷害我。

再也沒有了。即使我現在並不真的很好,心臟仍隱隱作痛。

唯一害怕的是,原來我終究得獨自一個人在異地度過漫長的冬天。可是我不是一直想要單獨旅行嗎?看,現在我如願以償了。

我只是很遺憾,這個我好喜歡好喜歡的城市,從今以後卻是帶著傷痕。

在作決定的同時,莉莉桑傳簡訊告訴我:即使我們的距離跨越好幾個疆界,但是她們的擁抱還是會把溫暖傳給我;我也剛好收到貝姬的卡片,她說至少要在歲末找到一個快樂。那已經夠了。

這讓上篇文章顯得有點兒尷尬,笑。我還說,感情都是可以轉圜的,只要還有餘地。或許我得吞回自己寫下的文字,即使我們留了許多餘地,可是我心理清楚,只有頭也不回,才能得到救贖。

但願我的文字別又成為療傷系,儘管似乎無可避免。


2007.12.07,請放心,寄到他家的卡片我當然還是收的到。

7 則留言:

麻糬 提到...

有一股淡然的悲傷,最近才開始看你的BLOG,對於你上一篇的論點才覺得正有所感,...沒想到...
不過還是要請妳加油!異地生活很辛苦的唷~ :)

Louise 提到...

給你擁抱,即使我也在千哩遠之外...
不想說太多,怕會沉重。
親愛的你,保重。

Didi 提到...

雖然才認識妳, 但也想給妳一點鼓勵!
不要堅持在異地一個人吞苦水, 如果有人可以陪伴妳就算不說什麼, 也許一切會痛得少一點!
加油, 好好保護自己最重要!

。。 提到...

恩,希望妳開心。有時候說太多反而會弄巧成拙,一個擁抱希望妳能多點溫暖。

Sandi Liao 提到...

今天看到的結果真是有些詫異,但又覺得世間上的事情不都是在讓人出乎意料的時間點出現的嗎?即使這一刻可以好好的安為自己,笑著跟自己說些什麼,但仍是像你所說的...心總是會隱隱作痛。

恩~加油這句話雖然很老套,但還是期望透過時間的經過再度看到你寫的那些旅行的文字。

PS.正準備寄信的時候,看到的這篇文章讓我想再問一次地址,可以嗎?

Anne 提到...

這時候不管說什麼似乎都多餘,也許遙遠距離的一點陪伴與關懷,可以伴妳度過些什麼。

mamie 提到...

啊!怎麼是這樣的...雖然剛認識妳不久,但遠遠的,想給妳一個擁抱。療傷系沒關係,會靜靜等待妳的平復,只希望妳留意自己的身體,這雖然是陌生朋友的關心,也願能給妳一絲溫暖和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