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12-06

分居也美好。



找房子期間,我最常被問到的就是:「為什麼不和男友一起住?」

無論我回答什麼,總是有人可以辯駁但是怎樣怎樣,最後我只好打出父母牌,什麼家父家母寧願多付點房租也不願未婚的女兒和男人同居這類說辭來堵悠悠之口。

我承認,和男友一起出國並且同居,是自己從小(指開始交男友的年紀)就時常做的白日夢。那來自一種浪漫的幻象:兩個人在異鄉共同奮鬥,省吃儉用,洗手羹湯,濃情加溫等等等等。

後來,他先到柏林找房子,那時候我在台灣,我們曾一度心動於一間從照片看起來就很完美漂亮的兩房一廳小公寓,但是討論後,我們還是放棄了。

原因無他:關於同居,誰也還沒準備好。

尤其是今年夏天,好友A和M分手的消息對我影響甚鉅,在我眼裡幾乎搭配的完美無缺的兩人,為什麼會終究走上分手一途?我沒有認真追究原因,本來我只記得M後來說的:「同居會失去新鮮感。」而我不願意和他太快走入習慣。

後來我到了柏林,初時和他同居了一個月。一開始當然很新鮮,柏林好大,我們可以一起做好多事情。可是後來都忙了,他要工作,我要念書,倘若我們花太多時間相處,那兩個人擺在不久之後的考試就岌岌可危。兩個人的作息時間也不同,雖然這樣的好處是不會老覺得大家都擠在客廳,但是久了就覺得,怎麼明明同在一個屋簷下,能好好說話的時間都沒有?

我偶爾覺得他沒有花時間在我身上,但馬上自覺兩人已經是住在一起的狀態了。再抱怨些什麼可說是不成熟。這時候我隱約明白M又說的,A感受不到自己的重要性這樣的話。(我不知道到底的原因,只是引用唯二M說的兩句話。)

畢竟約會就是特地抽出時間要和對方相處,無論此刻共同做的事情如何窮極無聊,終究是為了對方一個人。然同樣的事情擺在同居的兩個人身上,「只是緊緊相擁不說一句話」的浪漫大概就淪落成「兩人相對無語」的難堪了。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是我來到柏林,真正同居一段時間之後補上的不願意同居的理由之一。

因長期寄居而渴望擁有一個自己的房間,則是我最初就決定要和他分居的關鍵原因。

自從離開台北之後,我就一直居無定所,無論在哪個房間都是臨時的,寄人籬下的。甚至連回台灣,感覺也差不多,即使在自己的屋子裡,就算可以在以前自己的房間睡覺,擺設變的不多,但光是衣櫃裡衣服的不同就足以讓我感受到:我不過就是個客人。而這種作客人家的感覺讓我沒辦法定下心做好任何事情。

我實在太渴望擁有自己的一個住所了,這樣的渴望連和他同居都填補不了。(再說房子是他找的,我一點參與感都沒有。)

於是我和他各自懷抱不同的理由,達成不同居的共識。這是我們的決定,無關夠不夠愛對方。而我相信,合不合適的兩個人並不需要同居生活來證明,再說,我和他從來也沒有一生一世的承諾。

但我卻深信,男女朋友同居,要是不夠篤定會走向婚姻,那就只有一次機會,一旦某方賭氣出走,幾乎是再也回不來。因同居而分手的情侶,是最感情的,甚至比因為外遇分手還傷感情。而且那是一種安靜的傷害,不一定會大吵大鬧,但兩個人卻無力轉寰。

可是在經歷過好些事情之後,現在的我已經明白,感情畢竟有轉圜的餘地,(年輕時的我卻不這樣想,)只要還有餘地。

以上。請不要再問我為什麼我不和男友住在一起了。不過我們住得很近吶,在同一區,電車四站就到了,而我非常喜歡這種距離。


2007.12.05。

5 則留言:

material girl 提到...

我好喜歡這篇文章啊...
不好意思一直潛水沒有浮上來, 昨天我的 news reader 突然掛了, 於是有那種 "也許所有訂閱的 blog 這輩子再也找不到" 的感覺.
所以, 請問可以把妳的 blog 放入我的網頁連結嗎? (雖然是有點奇怪的理由... ^^)

Lens 提到...

妳說的很有道理耶~
我這個人喜歡隨時看得到另一半影子
是一種習慣了~

就算變成各過各的生活
感覺還是很放心

住在一起但各做各的事
感覺也很美好耶~

妳說的在一起但要煩惱怎麼約會這件事呀~
這對我來說好像已經不是在一起的重點了

也就是真的 我們昇華到親人啦~

我們永遠都會愛爸爸媽媽一樣的愛老公,
應該就是這麼一回事了啦

Lens

艾栗森 提到...

一樣的路,希望妳的會更美好。
畢竟那城市是妳心底最美的歸處。

Ariel 提到...

其實...
女人總是得要有一個空間,不管是實體性的還是思緒性的...
有一個專屬於自己的空間...真的會比較好.
我一直都是這樣想的!

即使已有了穩定的空間,在兩人相愛的狀況下,也是不要輕易地給予那支對方想要的鑰匙.

Sherry 提到...

上次接受一位念某研究所的他系學妹訪談,調查未婚女性獨立購屋之動機。
她問到我一個問題:我會希望將來結婚對象也是個有屋階級嗎?
我略微沈思,覺得自己並不會在乎對方是否名下也有不動產,
但是我卻發覺我對於兩人同住一屋簷下這回事有些抗拒,
甚至認為將來那一半他住他的,我住我的就好。今天他來我這兒,後天我去他家......
因為我已經將自己的窩劃為自己的生活疆域,無法接受他人的長期分割。

要不,我和對方其中一人必須要有能力換個大房子,大到家中什麼地方都是兩套......
那也算是同一個屋簷下。
我知道這樣有些任性與孤僻,但這是讓我還可以保有獨立完整的自我,以及自由的方法。

當然啦,以上皆是理想狀態。我想我遇到的人大多都會很難接受這種相愛卻不同住,
純粹是因為「我‧不‧想」,但享受慣一個人的自由自在之後,實在很難做改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