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12-04

給米歇爾的另一封信。(寮國旅行有感。)



親愛的米歇爾,你還記不記得某個晚上我們聊到關於寮國應該有的面貌?

略過那些討論,我要說的是,你注意到了嗎?小攤販賣的那些傳統的服飾,似乎都是賣給來這裡觀光的西方遊客;至於當地人,尤其是年輕人,她們買的是牛仔褲和襯衫,是屬於西方文化裡的樣式。

這大概就像是所有的亞洲女孩都想美白,而所有歐洲女生都希望曬黑的道理。因為不能擁有,所以變得稀罕。

這樣的情況,並不奇怪。

你已經站在文明的盡頭,渴望反璞歸真,你厭惡在一個本該是純樸的小鎮,隨處可見店家播出美國影集六人行,你說,怎麼可以為了賺錢改變原有的生活方式?

然,在寮國,一個沒有門牌號碼、入夜後斷電、人們得在村落水源處洗澡、孩子們的衣服穿了又補補了再穿、幾間教室共用一位老師、人們得越過一兩座山頭才能買到鹽米的國家,如果是你,你能維持這樣的生活多久?

難道你不想改變?

難道你不想有電視機網路而非只有蟲叫鳥鳴?難道你真的能安於每日的長途跋涉,而不真心歡迎一家便利商店?難道你寧願自己的一天裡有1/3的時間只能暗夜摸索,而執意反對政府興建發電廠?

是的,於是在這兒,因人計價,因為你來,對年平均所得只有五百美元的他們來說,是最好擺脫這般落後生活的機會,他只收你比當地人多出一倍的價錢,已經不算貪婪了,你賺的是他們的六十倍有餘。

親愛的米歇爾,你的亞洲行,也許算得上一次貧窮的旅行,但這只是種旅行方式,並不是你日以繼夜的生活樣貌。或者我們應該對這些人多一點諒解,因為我們從來不曾真正的物質缺乏過。

即使我們都知道,物質上的富裕不代表精神上的富裕,但這終究是出自於我們的口裡,而非他們的。


2007.12.03。

2 則留言:

lilimalene 提到...

這一篇寫得更為犀利而直指人心了
我喜歡你的許多想法

原來你現在在柏林讀書嗎?
希望你一切順利
如果來我家
請不要客氣地直接說話喔
我想我們會聊得來

AngelEggroll 提到...

給lilimalene,

妳是女生邊走邊唱的這一個lilimalene?因為妳沒有留下連結,所以我也不是很確定哪。

我現在在柏林,學德文,至於讀書的事情在另一個城市。

希望我們越來越熟捻,好期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