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11-21

那是我的,Prenzlauer Berg。



有人說:到了一個新城市,往往為了找個屬於自己的地址,而開始在地圖上慢慢認識這個城市和其區塊。至於我呢,不知道有沒有像我一樣,是因為對柏林地圖上的Prenzlauer Berg一見鍾情,千方百計想在Prenzlauer Berg得到一個地址,於是來到柏林的?

我承認:倘若沒有Prenzlauer Berg,我遲早還是會愛上柏林,但它對我恐怕就喪失了那份決定性的吸引力。

Read mor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