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11-18

請不要悲傷。



親愛的,我想,在下一段感情開始之前,妳也許會習慣用離開他的時間來計算日子、把日子過的過分的好,以證明自己不在意他已經離開自己的生命。然妳始終在乎他,把他的帳號從msn上分類表的第一位移到朋友之類那欄,甚至刪除,都不足以讓妳忘記。

儘管分手只需要兩個字就能夠成立,但是忘記卻很悠長。

偶爾我會想,假如說分手是愛情的最後一個儀式,那我們到底該如何完成它?

親愛的,我懂妳的不甘心。尤其是當妳以為如果妳在見上他一面,就算結果相同妳也會快樂點,感情結束最恨的就是他沒有給妳挽回的機會。而人們總以為有過愛情就應該有轉圜的餘地。

關於「離開」這件事人們都有太多的執著,所以遲遲無法面對。

可是我永遠都忘不掉那唯一一次面對面說分手時候的眼神:悲傷、失望,可是也很堅定、冷漠。至今我仍然相信,要是能夠選擇,我寧願他無聲無息的消失,而不是如此斬釘截鐵的被告知,從此生離不復相見的結局。愛情倘若走到這一步,那往事只能如雲煙。

我相信,如果妳和他之間就這樣結束了,很好。

因為妳心底知道,這無非就是關乎於在27歲這樣一個年紀分手,總是或多或少會感受到一點茫茫然罷了。例如說不定妳將帶著一點缺憾跨越生命中的第三個十年,等等。

但那又如何?說不定下一根生日蠟燭熄滅之前妳就會找到另一段愛情。

就算沒有也無所謂。時常我們以為人生非得怎樣怎樣才能這樣那樣,但後來就會知道,(或是早就知道),人生無論怎樣都不是我們以為的那樣。

親愛的,嘿,就是那句老話:時間會讓我們以為事過境遷的。

最後,柏林已經極其冷冽,去年買的冬衣似乎應付不了今年的酷寒,我在脖子上圈上一圈又一圈的圍巾。我忽然想起去年在我們口中繞呀繞的男人們現在看來已經遠遠離開,不過一個年頭,感情就是這樣無常哪。


2007.11.17。

3 則留言:

Louise 提到...

你的文字讓我想起過去的感情。
第一段puppy love及第兩段青春之戀對方再說分手的時候都是冷酷的。如果她們後來沒有再來找我,或許我會甘心一點的面對現實然後自我療傷然後痊癒...
不過那些都過去了,都過去了...
現在身邊這個男人讓我很開心....
這裡還沒冷,前幾週的下雪像是短暫的邂逅...有點思念!

Monique 提到...

我愛這篇文
簡直觸動到心坎裡
尤其是 第一段
我就是這樣的駝鳥心態...

匿名 提到...

寫得真好。
推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