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11-13

短片影展記實。一




一手公事包一手威士忌,西裝筆挺、禿頭又頂著啤酒肚的中年男子邊爬上裝設無數監視器的大樓樓梯間,他已經喝得酊酩大醉,半夢半醒,想盡快回家,丟掉手上的空瓶子,繼續往上爬;忽然間他被樓上滾下來的空瓶子砸到頭,長得很像他剛剛丟掉的那個!!他試了又試了,隨著被砸到的次數,他越來越清醒,漸漸看清楚這樓梯往上又往下的圈成一圈,沒有其他出路,於是他嚇得抓起擱在地上的繩子,打算攀繩上下,哪知道費了大半功夫,他還是在這四方樓梯間裡。他抬起頭看著監視器,彷彿要看穿幕後的陰謀般,忽然間他靈機一動,把瓶子砸上監視器。於是我們從監視器畫面上看到畫面閃了閃,中年男子終於走出這樓梯間,走出這棟建築物。

此時鏡頭不斷拉遠,林立的高樓大廈圍成一座迴旋迷宮,再拉遠,電影的最後一幕停在一座島嶼,高聳的山脈圍成一個四方形,上面全是小方塊高樓建築之迷宮,迷宮裡還有無數的樓梯間。

而這位可憐的中年男子,知道自己終究走不出這個人生的小玩笑嗎?

在底下觀眾一片鼓掌聲中,字幕打出來,一如我所料,短片來自台灣。這個名為「Hallucii」的短片,還真是寫實刻畫了台灣中年男人的困境。

在異地看到來自台灣的作品很讓人驚喜,尤其是其無論是品質、幽默或是意義都立即抓住大夥兒的目光,讓觀眾屏息以待接下來的其他短片。



關於所謂的短片,事情是這樣的。

才剛剛說到,影展幾乎是我對台北僅剩下的印象,是我覺得離開台北最遺憾的一部分;那我必須說,還好我現在身在柏林。

在柏林(除了二月的柏林影展外)幾乎每個月都會有些個影展,散落在城市各角落,不同的區域會有不同的主題的影展,附帶呈現每個區域的特色和關注焦點。例如在我目前所居鄰近的Mitte區,是現在大柏林地區的市中心,文化藝術和夜生活的集散地,這裡像是一塊超級磁鐵,吸引歐洲各地的年輕人匯於此地。

而這星期有個影展,名為「2007年第23屆柏林國際短片影展」。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個小影展,影展為期一星期,分別在三個電影院舉行,現場有許多來自各國的記者或是參訪員之類的,至於排隊買票的人們,使用五花八門的語言討論場次,讓人見識了柏林居民多元化的特質。

既然是短片,理所當然一個場次就是接連五六部甚至更多的片子,每一場次各有主題,按影片類型、故事內容或是國家語言分類,片長一分鐘到二十分鐘不等,每一個分類都讓人好奇。



因為上課和工作,我們也沒太多選擇,星期五夜晚是最合適也最人滿為患的時間,扣除種種因素,我們在「About War」 和「Digital Delusion」選擇了後者。顧名思義就是:3D動畫短片。

儘管是3D動畫片,但短片導演大多都發揮了科技到底來自人性的這一面。一則來自日本的短片,很短很短,卻很有力道:白色房間裡有一隻猴子正在疊椅子,二十來張椅子被疊到接近天花板,猴子試了好幾次,終於爬上最上方,推開頭頂的蓋子,他變成一個小孩了。

先別高興,嘿,蓋子掀開之後竟然是坦克車的位置,大砲轟隆隆的發射彈藥,前方一片烽火燎原。小孩錯愕的想了一下,於是他退回房間,再度變成一隻猴子。

儘管畫面很滑稽,但是在場沒有人笑得出來,簡介上的下了一句德語介紹:Dann doch liber Affe sein.(那還是當一隻猴子好了。)下得很貼切,我們早就知道人類事實上比任何動物都還要野蠻,但是被這兩分鐘的短片一語戳破,還是很令人難受。

(待續。)


2007.11.12。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出發,跟著電影去旅行》電影旅遊達人徵文活動
原子映象經典電影DVD大方送!

旅行永遠不會結束 只要你把故事再說一遍

徵件時間:9/1~9/30
以「我在旅途上- _____電影映象旅行」為題,以自身經歷寫成800字以上的電影旅遊故事,投稿於原子映象部落格,作品將於9月1日活動開始陸續公佈於原子映象網站及新浪部落主題誌。越早參加投稿累積人氣,得獎機會越高喔!

活動網站http://atomcinema.com/go/
活動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tw/atom/